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章 似曾相识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162 2019-05-11 03:04:12

  过马路时,吴漾手机突然响起,对方是座机打的,她并不认识,如果是外地的座机号打来,她一般都不接或者挂掉,因为常常能接到那些推销的电话,不是给她推销房子就是推销保险,什么时候我这土豪的身份曝光了?为此她特反感这类电话,可这次显示的是本市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万一是哪个公司的人打电话找她呢。

  “你好”

  对方是个男的,听声音有点熟悉,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他说:“你好,你是吴余的家长吧”

  吴漾一愣,警觉的产生不妙的预感:“我是他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一提吴余,吴漾大概能知道这人是谁了,以她当了多年学子的经验,老师打电话给家长一般都没好事。

  “我是他的班主任,如果有时间你现在就来学校一趟吧,吴余犯了点事,现在就在办公室里,”

  她看着前面与客户相约的地点,再走几步就到了,左右纠结了一番才说,:“我方便跟吴余同学讲几句吗?”

  “可以”

  听到吴余的声音吴漾立马气不打一处来,拿出家长的威严审问道:“你说你在学校又犯了啥事,你怎么不让老师打电话找你父母呀,怎么找上我来了,这个学期已经第几次了”

  只听他压低声音,须溜拍马屁道,“我没犯什么大事,我觉得你比我妈更冰雪聪明,处事方式冷静理智。她一来只会当着老师的面教训我,我同学都知道我有个泼辣的妈,我这脆弱的心灵承受不了。”

  吴漾毫不领情,无语望天,数落了他一顿仍气结难消:“你这拍马屁的本事哪学的,我现在很忙,约了客户谈事情,你的事情我爱莫能助,所以还是打电话给你爸妈吧”

  第一次把笔墨甩在女同学的新裙子上,女同学气急败坏的去告状,第二次揪女同学的辫子,被当场抓包,第三次跟男同学打架,直接被拉到办公室教育,第四次……次次就知道在她这里横,这次她不为所动,也不想给他商量的余地,都是给惯的,班主任也早就认定她是他家长,估计他父母的电话都忘了,他的同学估计都认为吴余有她这个年轻貌美的妈了,有时候她都要怀疑我是不是有个儿子了,正想说完就挂电话,吴余又急切的向她求助:“别呀,姐,现在就你能帮我了,其实也没什么事,你来走个过场就好了,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我现在一分钟时间都没有”她挂了电话,一个电话紧接着打进来,东裕集团经理问她到哪了,他说他已经在餐厅等我了,坐在靠窗的位置,吴漾说这就到了。

  一进餐厅,就看到靠窗的位子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吴漾一步一步的离他越来越近,他衣着很正式,身形挺括,一眼看见就让人觉得英姿勃发,气宇轩昂,赏心悦目。

  吴一进来目光都在寻找,他也一眼就能认要见面的人是她,她微笑的客商的打招呼:“你好,我是乔屿公司的吴漾,你就沈缙沈经理吧”

  他目光狐疑的打量着吴漾,让她不禁怀疑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今天的衣着,打扮,形象,修身的裸色的纪梵希无袖连衣裙,裸色的高跟鞋,还化了个淡妆,没什么不正常吧,脸上也没沾什么东西吧,她正奇怪的时候他微笑点头应道:“你好,吴漾,请坐”

  连多一个字都没有却礼貌有度,可吴漾竟产生无以名状的感觉,吴漾很自然的看他的脸,客套的说:“你什么时候到的,我没让你久等吧”

  他把菜单放到吴漾面前,漫不经心的说:“我也刚到没多久,还没点菜”

  “我不挑食,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他嘴角微扬,“你不挑食,那也好,这个简单,我也不太挑,那我就随意的点了”

  然后他一边粗略的翻看菜本,边对服务员说:“先来一杯西瓜汁吧,”把菜本翻到头之后又面露茫然之色,最后又翻回来向服侍员报了几个菜名,还不忘问我可以吃辣吗?我说没问题。

  为了节省时间,提高效率,在菜上来之前吴漾就跟他直接进入主题,他也得体大方的给回应,吴漾一杯果汁见底了服侍生才把菜给端上来,他一杯白开水却只喝了小几口,或许是因为说话最多的就是我,就想喝点润燥解渴的,或许西瓜汁的味道很好,吴漾从小就喜欢这味道,吃冰淇淋,喝奶茶,西瓜味首选。

  她和沈缙池边吃饭边聊,不过这次聊的是和工作不着边的事,他吃东西时动作很优雅,他突然跟她说:“我们是不是曾经认识过呀”

  吴漾突然停顿了一下,看着他的脸和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不像,她承认自己脸盲,很难记住一闪而过脸庞,亦可能在哪见过,只是不记得了。

  他嘴角扬着不羁的笑意,毫不掩饰的看着她泛笑,吴漾苦思冥想,最后毫无头绪,也许人家就是开个玩笑活跃气氛,她也全当开玩笑了,一脸笑意道:“沈总,不能够吧,你一没整容二没改名,我也没整过容没改过名,如果我们真的认识过不至于都忘了吧”

  然而他却一本正经的语气,面上玩世不恭:“我改了姓”

  她随口一问:“哦,是吗,那你改之前叫什么”

  “许缙”他倒不避讳。

  沈缙,许缙,她大脑里像炸爆米花一样,这世界上感应能力脑电波这玄乎的玩意或许是真存在的,不然才刚刚才梦见他怎么现在还真的见面了。

  吴漾心立刻不淡定了,今天又不是愚人节,老天却跟她开这种玩笑,从学前班到小学六年,她做梦都想弄死的人,今天竟然跟他单独坐在一块吃饭,还相聊甚欢,只是十几年没见,换了个姓,模样变了点,皮肤也白了点,个子长高了一节就已不知道得这个人了,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居然没有仇人化成灰也能认得的本事。

  吴漾大脑混乱得厉害,以前据说许缙的父亲是开电子厂的,虽然规模不大,不过在那个年代也算是小有成就,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家,如今发展成了大商家,此一时彼一时,看他现在意气风发风光无限的样子真是牛掰了。

  吴漾眼神有意似无意的往桌上的水煮鱼片瞅了两眼,面上淡然定无比,但此刻内心嗝应无比,还有无比的排山倒海,我是想一盆红红火火盖在他脸上,因为他在笑,神气的笑,一脸玩味,一脸欠揍的笑,看她的脸色如同一道复杂的数学题的解析,高深莫测以及变幻莫测,看她是怎么从淑女变成泼妇的,看来他一开始就认出她来了,还兜了那么多圈子好玩吗?

  “你该不会端起这碗辣椒报仇雪恨吧”他邪魅一笑。

  真有自知之明,还知道自己有多招人讨厌。

  她现在的我心理素质挺好,已经不再以前那个是一点就炸的火爆脾气了。

  其实就是个人而已,很多年前的熟人而已,她这样想着。

  吴漾拿起筷子,依然优雅从容的夹了一块水煮鱼片吃起来,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他有点意外了,她勉强的一展笑颜,不知道自己笑容得还是不是依旧灿烂的。“噢……,原来,许同学,好多年不见了。没想到我们还有在一块应酬的机会。”

  他握着杯子漫不经心道:“好多年不见,说来真巧,没想到十几年不见这一见就成了生意伙伴。,”

  吴漾语笑阑珊,语气却夹枪带棒:“是挺巧,你的变化没能让我认出来,既然认识我不早说,你怎么把姓给改了,该不会是怕我把你认出找你来报仇吧”

  “我小时候跟我母亲的姓,后来为了学业便利才改跟父亲的姓,以前的事很对不起,那时候我不懂事,总是得罪了你”他脸上歉然的样子。

  说到这吴漾想起有件特别有意思的事,许缙有个妹妹,但她妹妹姓沈,我以为那是同母异父的妹妹呢,现在终于同一个姓氏了,没有人再质疑他们的血缘关系了。

  “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这暴脾气也没吃什么亏,再说这年头和气生财,那些事已经不值一提了。”

  对吴漾来说,这些道歉不痛不痒,再说,错误犯都犯了道歉有什么用,她就不是那种会轻易跟人说对不起的人。

  吴漾耐着性子没有甩脸就走,还得低声下气的讨好,还要试探他对乔屿公司的投资意向:“沈总,关于我们这的项目,需不需要我再重新写一份详细的策划书给你……”

  沈缙所在的公司可是赫赫有名的科技巨头公司,但业务方面涉猎广泛,名下各个传媒影视公司还有房地产开发和国际酒店都有东裕财阀团的投资,混商场上的很多上市公司都争先恐后的争取合作,或争取他的投资,吴漾的公司也不列外,乔屿的公司来头也不小,如果这单她谈成了,那可是一笔巨额奖金,她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挣钱套买房属于自己的房子

  他模棱两可的回道:“不用了,梅娅还在时,我就已经对你们公司做了详细了解,至于合作,我们得在进一步审核,要先看审核结果我才能给你答复。”

  吴漾有些失落,内心怅惘,这次没谈拢,说不定有变数,说不定下次更得大费周章,她欲要开口,看他在自顾吃着饭只好把话咽回去,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向他讨口饭吃,而且还得看他脸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