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1上架
  • 15113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噩梦重现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2673 2019-05-11 02:36:21

  周围都是灰蒙蒙,阴沉沉,没有没有阳光,没有清风,没有绿油油草也没有红艳艳的花,只有一个男孩和我,他个头很高大,却留着一个很有阳光气息的平头,皮肤黝黑,眼神却很深邃。我们在教室里,他坐在我前面,我在专注的画着又萌又可爱的的丘比特机器猫,我一边描绘着手里的画作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才华,正要收尾时突然一只手从我手里把我的画作一把夺过去,我急着想抢回来时男孩竟然当着我的面把画给用打火机烧了,我从胸腔里迸发出熊熊烈火,这个人太可恶了,我的一边咒骂他一边对他拳打脚踢,我想抽死他,踩死他,踹死他,用火烧死他。

  一时被激怒,我气急败坏的带着天大的仇恨一脚狠狠的踹向男孩,却像踹到棉花一样轻飘飘的,我更加咬牙切齿,我懊恼及了,脚部却也回馈了我一阵剧痛,那张可恶的脸居然还对我露出又贱又欠揍的笑意。

  “姑娘,你别把我的座驾给踢坏了”

  吴漾猛然惊醒,是突然被一道声音给喊醒的,她困难的睁开眼,发现还在出租车上,师傅从后视镜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又若无其事的开着车。

  ……………

  原来是在做梦,在梦境里,吴漾很懊恼,都踹了那么多年怎么还是没踹到人哪,真是邪门,莫名其妙的又做这十六年前常做噩梦。

  是个没有妖魔鬼怪的噩梦

  吴漾恍惚的想起,这个人,从她入学前班的第一天开始,就和这位男同学拉开没有硝烟的战争,他经常欺负吴漾,经常在放学的路上扯了她头发后又一股溜烟的逃逸,在学校里还总对她动手动脚的,吴漾的脾气向来遇强则强,不是班上那些逆来顺受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弱女子,相比她们,她柔弱的外表之下是刚烈的性子,睚眦必报是她的原则。她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克星,是个不折不扣的扫把星,就像茅房里的苍蝇无处不在还甩不掉,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吴漾小学的时候经常在梦里跟他打架,她做梦都想踹死他,可每次猛地一脚揣出去都会被一声巨响给惊醒,那是她又把闹钟踢掉地上的声音,一做这种梦,木式床头柜也会难免深受其害,总是被她踹到发出震颤的声响。

  小时候睡相不好,经常睡到半夜就换了方向,有时候早上醒了发现自己脚朝着床头,脑袋朝着床尾,有时候是横着睡,睡得七横八叉的,还有更诡异的,第二天发现自己睡在床底下。

  至今为止,都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吴漾早就释怀那些过去了,怎么又做那种梦。

  “师傅,我睡了多长时间了”她轻抹了眼睛,把头发捋到耳后问的士师傅。

  师傅一脸亲和力的笑容,似乎也没再意踹他座椅的事,“没多久就十分钟,姑娘看你挺累的,一上车没两分钟就靠着睡着了,刚才是在做噩梦了吧,那么用大力的踹”

  看到人道中年却一脸和谐的大叔随和的性格,吴漾竟忘了刚才的尴尬,笑了笑道了实话:“我突然梦见了小时候总是欺负我的人,我以前做梦都想踹死的人,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我都忘了那些事,现在又突然做那些梦”

  师傅也很幽默,略幽黑的皮肤笑眯眯的很有亲和力,说:“要不怎么说,梦里啥都有呢”他顿了顿又跟吴漾说起了他的过去,大概是借物抒情:“小时候我也不是什么三好学生等级分子,经常在学校惹是生非,也会欺负女同学,也常常被班主任揪着耳朵上去教训,还让那些被我欺负过的女同学上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着四十多人的面,我当时觉得很羞愧,每次见到那些女同学我都低着头走,后来我对我当时的班主任挺钦佩的,她曾经说一番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人和人之间互相尊重,是品格,男生谦让女生是一种风度……”

  真羡慕他遇到个好老师,他班主任的大公无私,教育有方,平等待人,让她想我以前最讨厌的老师,校长是这男孩的亲戚,你怎么告状也只不过是不痛不痒表面上教育,治标不治本,那些老师端着着为人师表的作态极度虚伪。

  同时想起那几张让吴漾厌恶致极的面孔,那时候还上二年级,有一回,吴漾和班上的男同学起纷争,后来他故意爬到桌子上一脚踹到她眼睛,以她一个小女孩的力气很薄弱又打不过一个男的,小吴漾气不过就等到老师来上课的时候告状,希望老师惩罚他,老师却是仿若未闻,连正眼都没看我小吴漾一眼,也没有惩罚那位男同学,她承认当时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吴漾很讨厌那嚣张跋的男同学,讨厌冷漠的老师,后来那男同学转校了,那女老师一直留着那所小学教书,一连几年都常常在吴漾面前出现,其他学生遇到她都很礼貌的对她打招呼,而吴漾冷漠的无视了这个人,觉得她不配得到自己的尊重,吴漾很讨厌她。

  ………………

  这几天,为了手里的几个项目与对方公司负责人费尽心思的周旋又得分分钟对他们阿谀奉承,为了策划项目方案天天睡得比猪晚起的比鸡早,虽然能把自己整成国宝,但好歹她看到了一把一把的红票子在朝着她招手,虽然把自己弄的分身乏术,身心疲惫。如果给我放几天假,我一定会睡个昏天地黯,睡个够本,因为别人都说梦里啥都有。

  虽然现在一脸苍容,不过跟司机司机聊了几句好像感到身心放松了不少。

  吴漾看了马路边显眼的标志性建筑:赫然立着四个大字:“四季酒店”。

  东裕集团的经理约她在四季酒店旁边的餐厅见面谈,吴漾转头跟师傅说:“师傅,你在前面的路口停车吧,我走路到对面就行”

  “不用我送你过去了吗?”

  “不用了,你看前面路边上站着的女孩好像正在打车,你正好把她带上”

  师傅笑笑说:“那好,我就不送你过去了,过马路小心点!”

  你对别人微笑,别人就对你微笑,你怎么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对待你,这句话究竟出自谁的笔麾下其实她也忘了,只记得那是在大四时偶然在某本书上看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