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霜生,我们来日方长

李霜生的从前

霜生,我们来日方长 耳东田半 4511 2019-04-16 02:00:59

  “这次模拟的分数出来了,等下我上课的时候就发试卷。”一个中年女老师在讲台上说着,穿着校服的李霜生戳了戳前面那个女孩子的背,她个子矮被分到了第二排,现在是初二下学期,在北京四中已经说是很紧张了,毕竟这个重点中的重点,已经要求把初三所有的知识点全学完了。在这个硬式教育下,没有上一个好高中,人生就大概完蛋了,李霜生非常明白。

  前面那个女孩子转头,李霜生扒拉着椅子背问她“马丽,帮我看一下我几分呗,试卷儿离你近。”她是个活泼的女孩子,成绩好长相好多才多艺老师喜欢,更要命的是她还努力。

  马丽偷偷的看了下班名册,上头李霜生标记了一个“1”上头写着“148”。马丽马上转头,“又是第一,148分。”的确语文150的卷子,她考148已经是很厉害了,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看自己的理科作业。其实李霜生最好的科目就是数学和英语,本来语文是她的短板,但这做了几套练习题,有了题感,成绩就上去了。

  就听下课铃响了,她拉着马丽两人就去厕所,女孩子总是喜欢结伴上厕所。“你最近做什么练习题呢?”马丽成绩一直都很一般,她的志向也不在学习,一心都扑在艺考上,但是艺考也是有文化课成绩要求的,她现在的文化课的成绩真不咋地,就开始咨询李霜生关于练习册的事情。李霜生说来也神奇,她的语文成绩一直都在第五名到第十名徘徊着,就做了几套练习册这次考试就跑到第一了。

  “你要学习?”李霜生惊讶的问着马丽,她可没见过马丽和她讨论过练习册的问题过,一般讨论的都是电视剧,男孩子,衣服之类的东西。

  “嗯啊,我现在初中知识点都学完了,我也该努力一把了,玩了小两年,也开好好读书了。”马丽挽着李霜生的胳膊,她个子高挑,又瘦又高,怎么也说也有一米七五的个头,比班里的一些男生还要高,所以所有人都把她当汉子使,什么搬水啊,搬教材啊都有她的份,就连老师说四乘一百接力男生组选人的时候,还有男生都会在下头起哄说选马丽赢天下。她也没什么朋友就只有李霜生愿意和她玩儿,她成绩不好又不讨老师喜欢,这身高个性还像个男孩子,都叫她大马猴子。

  马丽拉着李霜生就走进教室,目光盯在了那个坐在角落里头的男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李霜生看着她,笑笑“有在看他呢。”那个男孩子是班里最高的,长得虽然一般,但是总是吵吵闹闹的,和老师顶嘴,也能算是班里的孩子王,那个男孩子就是徐浩鑫,仗着自己就是徐家的小儿子就无法无天,目无章法。

  “你不觉得徐浩鑫真的很帅么?”所有青春期的小女孩都会喜欢这种类型的男孩,马丽当然不例外。

  “哪里帅了?我看也就很普通啊。”她从来都没觉得徐浩鑫优秀过,他成绩不好,也不努力读书,就靠着家里背景,这种是她最厌恶的人。

  “算了,和你这种木头没什么好讲的,反正徐浩鑫就是帅。”马丽走到位子上拿起水杯,特意走到了徐浩鑫后头的饮水机接水,给李霜生看笑了,想着要是她能把这心思放在读书上什么学校都能上了。

  没一会儿上课铃响了,语文老师走了进来,把马丽前头的那叠卷子抱了起来,是他们的期末模拟考的卷子。

  “这次模拟考咱班又是年级倒数第二,我都不知道你们这每天都在想些什么,下课就输咱班声音最大,上课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啪的一下把卷子又全都扔在了讲台上,上学的时候可能班里都有这样一个老师,天天骂人,但是最后最贴心的,最爱护自己的还是她,把自己的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保护着,这就是李霜生对于他们班主任的看法。

  “这次我们班考试年纪第一个和倒一都在我们班,特别是我们班这个倒数第一啊,都连着多少次了,还是倒数第一,选择题给我空着,连猜都不会猜么!”说这个倒数第一所有人心里都有数了,还是马丽。马丽的语文成绩真的很差,她其他学科倒是能考到班里二十多名,就唯独这个语文,次次倒数。马丽低着头,她就是因为语文成绩不好被换到了第一排,班主任上课时刻盯着她,做什么小动作都会让马丽到后头罚站,一开始她还不习惯,面子薄,现在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发下卷子后,李霜生看着自己148的卷子,她这次真的是发挥的很好,就连作文都是满分的,唯一的两分扣在了阅读题里头。

  “我们班这次有一个作文满分的,也是全年级唯一一个,来,李霜生上来念一下你的作文,当范文。”班主任说着,李霜生一直都是让人表扬的对象,但是她的语文成绩以前不是这么优秀的,还是让人惊讶的。

  李霜生站了起来,走到讲台前,念起了自己的作文,她的作文题目是从未走远,大概讲的是原来小学门口每天都会出现的卖煎饼果子的人老爷爷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见过他。她边读边看这下头的同学,她的目光不小心瞟到了徐浩鑫,他正在看着她,让她发毛。其实她在班里人缘很一般,很多人都觉得她傲气都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她又偷偷瞟了一眼马丽,她正看着自己的卷子,这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来,拿着纸巾在那里擦拭着卷子上因为她眼泪晕开的字,这分数的确就是学生的命根啊。

  她读完了之后走了下去,回到自己的位置,她轻轻地拍着的马丽的后背,从课桌里拿出了她上课记得笔记,递给了她。马丽泪汪汪地看着她,然后拿走了笔记放进了抽屉里,她的书整整齐齐的在课桌抽屉里,上投放的就是她的蓝色笔记本。

  下课后,李霜生就走过去安慰马丽,“别哭了,我以后给你补课,把我的笔记看了,下次只能考好。”班里很多人都想要李霜生的笔记,清晰又明了简单。

  “嗯,谢谢你霜生。”马丽一直都很喜欢霜生,的确在这种难受的状态下,只有霜生理解她,所以她也从来都不嫉妒霜生,她的确努力,马丽没有资格嫉妒她。

  李霜生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虽然招人喜欢,但更招人嫌,很多人问霜生为什么事事要完美,她每次都说因为她要强。的确她是要强,什么进选班干部一定得是她,什么升旗手大队委员也一定得是她,但她从来都不会因为嫉妒别人或者是害怕别人超过她而去使诈。她就是个大大方方的人,光明磊落。

  就在放学前最后一节自习,她正在教马丽语文作业时,班主任来了。“李霜生!出来一下。”班主任看上非常气愤,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和马丽两人看了看对方,马丽担心地看着她,她心里也是慌的,虽然她什么都没做,但是听到语文老师这么说她就害怕。

  “吴老师..”李霜生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她就是害怕,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给我解释一下。”班主任把一沓打印的作文给了她,她看到了有篇文章不管是题目还有内容和她的大作文非常雷同,但是署名是一个叫谢安琪的人。

  “不,这文章是我的,怎么是谢安琪的呢?”她都不知道这谢安琪是谁,她都懵了,看着班主任,这篇文章是她当时写大作文时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文章,每个词每句话都是她想出来的,怎么变成了别人的?

  “这篇文章是2006年上传的,”班主任叹了口气,她看着李霜生都快急哭了,“现在年级语文组决定把你的大作文分给取消。”李霜生心里不开心啊,明明是她的文章,为什么说她是作弊。“这不公平,我没有作弊啊,吴老师。”她着急的哭了出来,她最讨厌被人家冤枉了,她还开心的和爸爸妈妈说了这次语文考了年级第一,让他们回家好好奖励她,这大作文分没了,自己不是只有88分了?连及格点都没有,今年的三好学生都没了,就连报送人大附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真的没有作弊啊,要是这次不及格的话,我到时候就没有报送人大附的资格了,吴老师我真的没有作弊,你们再好好看看,这篇文章真的是我自己写的。”她看着班主任没有说任何话,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她真的没有作弊啊。

  “这是年级组的决定,老师是相信你的,但是年级组的确觉得你这个分数高的有些离谱。你以前分数都在120到130之间徘徊,特别是大作文成绩扣分一直不理想,突然写了个满分作文再加上这篇文章在2006年就有人上传了,你让老师怎么办你说话?关于报送问题我还要和学校讨论一下,人大附要求本来就高,我觉得八成是没希望了。”班主任其实特别喜欢李霜生这个姑娘,又乖又有上进心还聪明。李霜生就坐在班级门口的小桌子上哭,还好班里的窗帘时拉上的,没人见得着,她没有作弊,受不了冤枉,这语文成绩还是她每天做题做出来的,凭什么要取消她的成绩?

  “你在这儿哭啥?“李霜生趴在那张小课桌上,哭得可伤心了,但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本来就是个傲气的人,自尊心强的要命,这突然想起一声字正腔圆的北京话,她吓得猛地一抬头,这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可丑了。

  ”要你管?“李霜生看了一眼刘浩鑫,她本来就瞧不上他,根本连搭理都不愿意,就要往厕所走,却被他拉住了。他撇了撇嘴,把校服脱下来,然后递给了李霜生,和个地主小霸王似的说“给你。”然后又指了指她的裤子,用手捂着嘴笑,笑的李霜生膈应。她想了想,立马结果他的校服然后缠在腰上,跑到厕所的镜子一看,果然是来好事儿粘裤子上了。她又恼又羞,今儿是她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全被这个徐浩鑫看着了。

  第二天,李霜生早上在班级前面做英文早自习领读呢,她刚放进了一卷儿新磁带,一声报告在班级门口响起。她一转头,就看到这徐浩鑫正靠在班级门口,他从来都没有准时来过学校,每次都在这早自习快结束才会出现。他手里拿着煎饼果子,单肩背了个黑书包,个子高高的吊儿郎当的倚在班级门上,他就这么盯着李霜生看着。要是平时,她连头都不抬一下说进来,然后他就会坐在椅子上拿起他的早读课本,但是今天她足足看了他快一分钟,都忘记让他进来了。徐浩鑫等的不耐烦,又急匆匆地说了一声“报考,班长我可以进来了吗,再拖早自习就结束了。”李霜生才回过神来,她尴尬症都要犯了,想到昨天她正哭的那么伤心的时候,被他看到了,就连大姨妈粘裤子上都能被他笑道初中毕业吧,万一他在给自己取什么外号,真的要没脸见人了。

  “进来吧,班里不许吃东西。”李霜生,转过去放磁带,可是他那会管这些,这一进来就开始吃他手中的煎饼果子,这味道闻的李霜生直流口水,他在她身边听了一下,小声地和她说“校服等下还我,不然我明天就要裸奔来学校了。”每个学生只有两套校服,一洗一换,徐浩鑫这种一天不洗校服就全身痒痒的人必须每天穿干净的,再加上他天天还愿意去打篮球,这一股子汗味儿,他根本受不了。她看了一眼他,她更是瞧不上他了,他觉得他就是个不求上进的人,她瞪了一眼他,大声的说“别给我在班里吃煎饼果子,到时候一股味儿。”徐浩鑫装作没听到,吃得更香了,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旁边,把窗户打开,也不拿书就坐那儿吃煎饼果子。所有人都知道徐浩鑫是班里孩子王,不管是同年级还是高年级,就连老师见到他都要敬三分,他可是徐家小儿子,谁敢动他?他从刚进学校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他一心都不在学习上,这上课喜欢在后头看漫画,老师也拿他没办法,就算气的牙痒痒但也不能打不能骂的,就这么忍着。

  早自习结束后,李霜生从书包里头掏出一个格子纸袋,里头有昨天家里阿姨洗的烘干的校服,还有着和她身上一样的洗衣服味儿,她就这么走到他的座位上,递给了他。“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啊昨天。”李霜生面子薄,她就这么递给了他,然后准备马上走时,就听到徐浩鑫油里油气地说“这洗衣粉味儿和你身上的一样,真香。”李霜生就看着他把校服拿出来在自己鼻子下凑着闻着,给她吓得,她认定了这个人绝对是变态。后来徐浩鑫做的所有的事情让她觉得这个人变态至极,倒胃口至极

  她没理他,畏畏缩缩走到位置,她余光瞥着徐浩鑫的那个角落,他正在看着她,看得让她发毛。自从这以后,她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这个人在看着她,看得让她毛骨悚然,再加上他诡异的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