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气复苏 谁拨打的电话

谁拨打的电话

谁拨打的电话 白碗窑 2258 2019-03-25 22:46:15

  桂莲究竟去了哪里?桂莲父母匆忙跑到隔壁来,桂莲的爷爷奶奶已经起床坐在客厅。

  桂莲的爷爷看见儿子焦虑的表情,联想到桂莲刚才吞吞吐吐的告别,心中略过一丝阴影——

  “爹,桂莲跟你说了什么?她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她没说什么,进门就问我们好不好,帮我和她奶奶捶捶背,又到我们卧室理理床,反正跟往常表现不一样。”

  “爹,桂莲走的时候,她说了些什么?”桂莲的妈妈问。

  “我没问她,那么晚,她能去哪里?!再说,她那么乖,我还担心她吗!”

  “唉!都怪我粗心!——应该问问——应该问问——”桂莲爷爷自责道。

  “对了,她有没有说去百花湖?”桂莲爸爸追问。

  “没有,她只是说前两天看见一个离家出走的同学往百花湖走,她马上跟班主任打电话,这个同学的家长就来到百花湖找——”

  “她后来补充说,也不一定,只是像,神情恍惚的样子。”爷爷补充道。

  ——

  “要不我们去百花湖看看!”桂莲爸爸迅速站起来。

  “因为,桂莲刚才说她想去百花湖走走——”桂莲补充说。

  ——

  四人快步来到百花湖,月亮孤独地高悬着,一颗星星都没有,树林阴森森的,偌大的湖面就像一盆水,静得可怕,只有身旁的一棵大树偶尔像被风吹似的动一下。

  “桂莲应该不会来这里,那么黑!”桂莲的妈妈像是有点害怕。

  “嗯,桂莲胆子小那么小,她一个人不敢来这里。”桂莲奶奶补充道。

  “桂莲——,桂莲——,桂莲——”桂莲爸爸对着森林喊起来,回声也有节奏的从森林里传回来,唯独没有桂莲的回音——

  凌晨一点,四人疲惫不堪地回到家里,盘算着桂莲究竟去了哪里?

  “要不报警?!”桂莲妈妈问。

  “先问问她们班主任,请班主任问问其他同学,有没有人和桂莲联系过——”桂莲爸爸说。

  “那么晚了,打班主任电话好不好?”桂莲妈妈追问。

  “这个时候还考虑那么多!”桂莲爷爷盯着桂莲妈妈说。

  ——

  桂莲爸爸开始打电话——

  连续打了五次都没人接,“班主任可能睡着了,明天再说吧——”桂莲爸爸自言自语。

  ——

  早上七点

  班主任刚到学校门口,桂莲爸爸妈妈冲上去,吐枇杷籽似的把桂莲失踪的事和盘托出,急切地想知道桂莲的下落。

  “我马上问一下全班学生,一会儿告诉你。”班主任回复道。

  七点五十,早读开始,班主任叫大家安静下来——

  “今天有谁迟到吗?”

  “没有!”

  “那个空位是谁?”

  “是杨芳。”

  “这个空位呢?”

  “桂莲。”

  班主任跟同学在教室互动起来——

  “那桂莲去哪里了?”

  “我们只知道杨芳离家出走了,桂莲我们不清楚。”

  班主任顿了一下,向全班同学扫视了一周,忽然,刘丽站了起来:“桂莲在我家!”

  “她为什么不来读书?”班主任盯着刘丽。

  “她本来要来读书的,她说她肚子痛,在我家休息。”

  ——

  班主任走出教室,向站在走廊上的桂莲爸爸妈妈招手——

  “桂莲在刘丽家休息,她说肚子痛。”

  桂莲爸爸妈妈一颗高悬的心终于落下来——

  “老师,我们叫刘丽带我们去她家看看桂莲如何?”桂莲的爸爸问。

  “我先问问刘丽吧。”班主任向教室走去。

  ——

  刘丽带着桂莲爸爸妈妈往回走,刚走到学校门口,刘丽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钥匙,我得去我妈妈单位拿钥匙。”

  拿钥匙的路上,桂莲妈妈不停地问刘丽——桂莲昨晚几点到她家的,桂莲说了什么,桂莲为什么肚子痛——

  刘丽只是说:“桂莲担心我手机被偷了,不开心,就来陪陪我,至于几点钟,不清楚,没有手机嘛——”

  桂莲爸爸在旁边自言自语道:“还是同学亲呐!”

  ——

  从刘丽妈妈单位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十点了,正要开门,桂莲爸爸又自言自语道:“明明桂莲在家里,还要到刘丽妈妈单位拿钥匙,我们是不是有点昏了——”

  刘丽打开门,正要换鞋的时候,突然发现桂莲的鞋不见了,冲进卧室,被子叠得好好的,卧室里空无一人,只见书桌上留下一张纸条——

  “刘丽:我错了,我不应该拿走你的手机。你应该知道我有手机的,只因我上厕所玩游戏时,手机被我不小心掉在厕所里了,我怕回家挨骂,我俩的手机一模一样,我只要把你的手机带回家,我就安全了——我就这样着了魔似的打你的主意——”

  “刘丽:我不知道怎么向杨芳交待,明明是我偷的,我还装腔作势污陷杨芳——”

  “刘丽:我现在要去找杨芳,我把她找回来,那天,我看见杨芳在百花湖边上走,最后精神恍惚地在一棵大树下徘徊,我现在就去那里找她,我一定把她找回来,我要乞求她的原谅——,如果她不回来,我也不回来——”

  “刘丽:对了,你的手机我把它放在学校的女厕所里,三楼的那个女厕所,那里有一个坏的排气扇,我把它夹在排气扇的叶片里——,对不起,你自己去拿吧。”

  ——

  桂莲爸爸妈妈和刘丽迅速向百花湖赶,到了百花湖边,到了那晚那个被风吹了偶尔动一下的大树下——

  他们各自对着森林喊“桂莲”,声音在森林里来回飘荡,但始终没有桂莲的回声——

  中午一点,心力交瘁的桂莲爸爸想到桂莲在“留言”中说要找杨芳道歉,心想——能找到杨芳就能找到桂莲。

  桂莲爸爸马上打电话给班主任,打听杨芳的情况——

  “杨芳上周五就离家出走了,至今没到校上课,具体情况你问问杨芳家长吧。我把杨芳爸爸的电话给你。”班主任一边接听电话一边上课。

  桂莲爸爸给杨芳爸爸打电话的时候,杨芳爸爸正在太平派出所,像泄气的皮球,软绵绵地:“杨芳还没有找到,我刚到派出所。”

  “你在派出所报案吗?”桂莲爸爸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

  “不是,他们说,有一具女尸,让我过来看看,他妈的,吓死我了!——太可怜了,不知道是哪家闺女呀!!”

  “你看见我家杨芳了吗?”杨芳爸爸终于记起了桂莲爸爸,上次开家长会聊过。

  “唉,今早,我家桂莲也离家出走了——”桂莲爸爸也像泄气的皮球。

  ——

  挂完电话,桂莲妈妈建议桂莲爸爸去太平派出所报案,为了不耽误学习,让刘丽先回学校上课。

  太平派出所挤满了很多人,都是前来登记认尸的,他们大都痛苦流涕的来,倒吸一口凉气地回去。

  桂莲爸爸报案的时候,警察建议他也看看尸体,桂莲爸爸怒气冲天,——“桂莲是刚刚不在的!”

  “这个尸体时间不长——”

  ——

  来到太平间,揭开白布,桂莲妈妈顿时嚎啕大哭——

  

白碗窑

桂莲说,杨芳不回来她就不回来了,桂莲已经确定不会“回来”了!   难道桂莲已经知道杨芳永不回来?   厕所里手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