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去留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2 2019-06-30 09:10:00

  上官谨小心翼翼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一开始认定的事突然有一天被改变,打翻了你以往的一切认知,你会怎么做?”

  孟芙眼睛睁大抖抖眉,这问题问得好有深度啊,“什么认知啊?我有认为什么事情会被打翻的吗?”

  上官谨笑着摇摇头,“没事,只是好奇你会怎么处理。”他只是想先给她打个预防啊,到时候不要心肌梗塞而死,让他忙活几天。

  “孟演的事也告一段落了,我们准备去襄阳吧?”

  “好。”

  两人继续搂着睡觉,一夜好眠。

  秦时临听见属下来报孟芙终于到了的消息,他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激动道:“看来蓉姐是真的原谅我们了,这下我真的放心了。”

  傅首一坐在椅子上,他有些紧张,好久不见,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孟芙,突然莫名其妙紧张,他的无能给她舔了不少麻烦。

  孟演走进来了,他后面跟着孟芙,孟演的身高把孟芙完全挡住了,她这次带了前所未有的……陌生。

  秦时临率先讨好道:“蓉姐。”他跑过去直抱住孟芙的手臂猛蹭,孟芙好嫌弃,赶紧推开他,“这大热天的,你别把你额头上的汗都蹭到我衣服上了。”

  “……”秦时临一脸的可怜兮兮,“蓉姐,你嫌弃我啊。”

  “呵呵……还真是。”

  “……”秦时临像个大姑娘一样捂脸跑开,被人当面嫌弃,不开心!

  孟芙找了个位子坐下,她把所有的权利都交给孟演了,让孟演去安排,现在,她只负责跑趟就行。

  孟演走向台上,这下显得他更高了,他漠视一般俯视其下,有着君临天下的气势。“从今以后,猊院包括所有的一切,我说了算,当然,我姐姐说的也很算数,只是以后你们可以不用请示她了,有什么事,直接向我汇报,懂了吗?”

  孟演说完,在座的各位都互看几眼,看看孟芙再看看孟演,不知道孟芙弄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是退位让贤吗?

  “主子,怎么突然……让位了?”

  孟芙没说话,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依然闲情逸致坐着,她说了不管,就真的一点不管。

  “如果有人不同意这个决定,那么你们有一次机会,一次离开的机会。那里有解药,中毒的可以自己去拿一颗,以后,你们和猊院再没有任何瓜葛。”孟演突然想到什么,他笑道:“这个解药可是你们原主子以身试毒给你们换来的。”

  大家一惊,个个惊讶得不可言语。

  孟演看着众人的反应笑了笑,“你们原主子亲自吞下毒药,给你们换解药啊。”

  傅首一手下意识握紧,他看向孟芙,孟芙坐在椅子上,后背靠在桌的边缘,闲情逸致又透着陌生,她好像变了不少。

  孟芙淡笑,孟演有私心啊,他说这些话,只是想留下更多的人,他们有这样的主子,他们舍得走吗?她不以为意,如果真的铁了心要走,那么一切都是可以抛下的,比如她,她什么都不会再捡起来。

  “这个药吞下去后会昏迷一天,因为我们要为留下来的人着想,我们不保证你们出去以后会不会去通风报信,告诉我们的敌人我们的藏身之处。在这一天里,我们会送你们去一个全新的地方,没有人认识你们,我们会给你们留下足够你们生活的钱,你们可以重新生活。”

  这个决定在众人心里激起不小的浪花,对于他们这种不确定生活的人,这个决定真的很诱惑,他们忍不住心动了。重新生活啊。

  “好了,大家排队来拿药吧。”

  说全忠心,那是不可能的,多多少少有人厌倦了这种生活,有些当初就是被抓来的,现在能走当然想走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人想离开。

  “你们不走吗?”

  剩下的人不走,他们想重新适应新环境很难的,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不想改变。而且,他们的主子万事都替他们考虑,以他们的安全着想,每次出任务,都替他们准备了后路,虽然深中剧毒,可只要不犯错,又怎么会受毒药的折磨呢?有这样的主子他们知足了。

  “我们不走。”

  “想清楚了,现在不走,你们今后将不在有任何机会离开。只能战死沙场。”

  又跑出去几个人拿解药。

  “现在剩下的人已经真的决定不走了吗?”

  “不走!”声音洪亮,这声音就如同他们的决心,放弃那么大的诱惑不容易。孟演很满意。

  人群散去,只剩下那么几个负责人。

  孟芙依然坐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

  “我们要去襄阳弄七王爷的军队,京城就得几位照看了,我们得重新整顿一下。”

  “明白。”

  陈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两位主子,那个米店一直都是我照看的,可这几个月干旱,很少有百姓来送米,我已经把米的价格抬得很高了,可还是没有人送来,所以,我们的米好像不够了。”

  孟演沉思小半刻,“既然没人送来,那我们就下乡去收,直接把价钱抬到一两一两。”

  “好的,我准备下明天下乡去收米。”

  “不,不是让你去,你收好米店就好。”

  陈振疑惑,那让谁去?

  孟演走到孟芙旁边,“姐姐,可能要劳烦你一下了。”

  孟芙一愣,“你让我下乡去收米啊?”

  孟演点头,“嗯。”

  这小子有拿她示威的嫌疑,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她,发挥他主子的权利。好吧,当她为猊院做的最后一件事。“好吧。”

  孟演见孟芙答应了露出微笑,他转头,“劳烦傅堂主陪我姐姐去一趟了。”

  傅首一一愣,“我……跟着去?”

  孟芙的眼神在孟演和傅首一之间转悠,她好像看不懂这小子了,是她真的变傻了?还是他进步太快,快到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姐姐,我和傅堂主的误会都解决了,姐姐和傅堂主的误会也要解决,这就是个很好的机会,是吗?”他转头问着傅首一。

  孟芙耸肩,“我无所谓啊。”无论如何,孟演怎么使主意她都不会改变,她执意要离开。

  傅首一抿了抿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