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二十章 提亲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8 2019-06-29 11:30:37

  饭桌期间,谁都没有说话,上官谨往孟芙碗里夹菜,孟演气的牙痒痒!狠狠嚼菜,孟演把菜全往他碗里夹,他要把上官谨吃空!

  上官谨淡笑着:“小孩子正在长身体,多吃一点是好事。”

  孟演突然想把嘴里的菜全吐出来……

  孟芙的眼珠在两人之间转悠……

  孟演突然站起来,“我吃好了,我要回去了。”

  孟芙见好就收,“小心点。”

  孟演走前狠狠瞪了上官谨一眼。

  “……”

  “……”

  “其实我挺想做好一个姐夫的,好好对待我的小舅子。”

  孟演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孟芙一脚给上官谨踹过去,憋着笑瞪了上官谨一眼,上官谨不以为然。

  孟演走后孟芙忍着笑说:“你还逗他干嘛?”

  “我没有逗他啊,作为一个姐夫,虽然有名无实吧,但好歹也是一个姐夫,我觉得我得为我的小舅子做点什么。”

  “你要做什么啊?”

  “我们去给孟演提亲,去给我的小舅子提亲。”

  孟芙憋笑,“你怎么比我还积极?”

  上官谨没说话。

  “他不要,我今天问他了,他说想要两年后再去提。”

  “为什么要两年后,女大当嫁,北辰家的女儿,再不去提亲就怕门槛都被挤破了。先把亲事订下来吧,等他们两年后成亲也是一样的。”

  “哦。可这些事我都不会啊,万一北辰家不同意,演儿会不会怪我呀?”

  “你不会我来吧,你跟着跑趟就好,因为你是他姐姐,你不去我又以什么身份去呢?”

  “好!”孟芙答得很干脆。

  “……”上官谨也憋屈啊,他都没有成亲,就要为他未来的小舅子操办婚事。

  上官谨的动作很快,没几天就准备好了一切,孟芙有些胆怯,这好正式啊。

  “有没有人去通知北辰家一声啊,要是我们吃闭门羹那就尴尬了。”

  “放心了,走吧。”上官谨一脸的轻松,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北辰家有什么理由拒绝,他们家特地培养的人啊。

  一群人阵势壮大的去北辰家提亲,聘金都堆了一条街,既然是提亲,气派就要有。

  豪华的车厢里,孟芙心脏怦怦跳,她的手心湿润,汗渍渍的,上官谨环抱住她,握着她的手,不忍笑道:“有那么紧张害怕吗?”

  “有。”孟芙看着他一脸的不爽,谢父谢母死得早,不然也让这厮尝尝这感觉!让他来她家提亲,让他紧张死!

  马车停了,孟芙心脏紧紧提起,“你快看看我穿着得体吗?”

  她穿着大方高贵,典型的大家闺秀。

  “很好。”上官谨拉着她下车。

  孟芙惴惴不安的从车里下来,豪华气派的大门前站着很多迎接她们的人,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么受人注意。

  她深吸口气,姿势端庄的跟着人进北辰家。上官谨走旁边。

  北辰家主见他们来了笑脸相迎,她女儿的婚事定下来了,他比任何人都高兴,“老夫可把几位盼来了。”

  孟芙大方的施礼,“让家主久等了,失礼了。”

  北辰家主对孟芙的态度很满意,不愧是大家闺秀啊,一个人独挑大梁也能挑得那么好。他看向旁边,“这位是?”

  上官谨微微颔首,“上官谨。”他已经很给北辰家面子了,上官家不屈腰的傲气,他尽量收敛了,因为他今天不是代表上官家来,是代表孟芙的丈夫、孟演的姐夫、他的小舅子来。

  北辰家主一听,惊讶道:“上官谨?神医上官家的嫡子上官谨?”他听说上官家的嫡子上官谨来京城了,可一直都没能见到,转眼,人家都到家里来了。他大喜啊。“那两位……这……今天……”他一下子看明白了,哈哈大笑,得到上官家相助,简直锦上添花啊。

  两人也跟着北辰家主尴笑。

  “老夫在后堂设了酒席,我们入席吧。”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酒席上还算融洽,谈笑宴宴。天快黑了他们才走,孟演的亲算是订下来了。

  孟芙一到上官谨的宅子,什么端庄仪态全不顾了,她直奔房间把身上这雍容华贵的华服脱了,这就像一个枷锁,压得她喘不了气,脱下了,她整个人都顺畅了。

  她舒服的喘了个气。

  上官谨一直看着她低笑。

  “原来做一个端庄的大人,那么累!要顾及仪态,说话,走姿,不能失礼,哇,这可真麻烦!”她还是喜欢那种无拘无束,随意穿搭的日子。

  “其实也还好了,你习惯了就不那么觉得了。”

  “不,我觉得我适应不了,大宅院里的女人,啧啧啧……尤其是主母,那得牺牲多少?”她想想就觉得可怕。她突然想起来什么,走到上官谨旁边坐下。“你是下任家主吧?”

  “嗯。”

  孟芙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她突然问道:“你们家小妾的待遇怎么样啊?”

  “你……什么意思?”

  “我不想做主母,那太……太烦躁了。”

  “其实我也不想接那个家主。”

  孟芙一听,“好啊!我们两去浪迹天涯吧。或是我们不要那么高调,我们去一个小渔村,你看病,我抓药,养养家打打鱼,每天日子过得有滋有润。好不好?”

  上官谨一脸的宠溺,把孟芙往怀里一拉环抱住,“好。”做决定很简单,可为了这个决定要付出的可不简单啊。

  他是嫡子,他身上压了上官家的未来。虽然上官家的才子不止他一个,可他该怎么走掉呢?

  “上官谨。”

  “嗯?”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孟芙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们家不是很傲气吗?如果,你的一件事牵扯到上官家的傲,上官家的尊严,那你会选择上官家的傲放弃你的事,还是选择你自己的事放弃上官家的傲?”

  上官谨低笑,“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没什么,就是挺好奇的。”

  上官谨想了想,“我应该会选上官家的傲吧。”

  孟芙神色有些黯淡,但她没让上官谨看见。她问的这个问题和妈妈和媳妇同时落水的那种问题差不多,这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她不懊恼烦躁,只是角度不同罢了。

  “既然你问了我这个问题,那我也问你个问题。”

  孟芙憋笑,“你要问我什么问题?”不会是问他和她弟弟同时落水她选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