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九章 好为难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35 2019-06-28 20:36:25

  孟演思忖再三开口道:“我想去。”

  “好。你准备下吧,京城的生意以后也还是你来管,你安排妥当了来……上官谨那来找我。”其实孟芙想说到他姐夫那来找她,可她还是忍住了,现在好像还不妥当。

  “为什么要到上官谨那去找你?猊院你不要了吗?”

  “呃……”孟芙有些不想提猊院,感觉那地方太血腥了些,她有些逃避。“当时姐姐弄那个猊院只是想为我们提供一些便利帮助,现在……”她想解散猊院,但她不知道怎么给孟演说。

  孟演见她吞吞吐吐的,一时气急想说气话,可他瞬间忍住了,“姐姐以后怎么打算呢?”

  “姐姐的一切都是你的,姐姐的这些都会给你,给你做后盾去给你做想做的事。”她什么都不想要,轻轻松松离开。

  “砰!!!”

  孟芙突然被吓了一个机灵,孟演突然一拳头打在桌上,也不知道孟芙哪句话刺激到他了,他很生气很愤怒!“姐姐给我提亲了再走吧。”

  孟芙诧异,他怎么知道她要走了?“你真要和北辰玫在一起啊?好吧,我准备一下过两天就去给你提。”那去襄阳的时间就得延后了。

  “我现在不想提亲,过两年后再去提。”

  两年?孟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为什么要等两年后,两年后万一有人和北辰家订亲了怎么办?你不担心?”

  “那姐姐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走呢!”孟演很生气,说话很冲带吼。

  孟芙讪讪笑着,“我不急啊,我要除了七王爷再走。”她这个弟弟怎么了?阴晴不定,她现在和他说话还得保持小心翼翼的,好累啊!

  “我不会去上官谨那,姐姐,倍运镖局我没有分出去,还在我的管辖内……”

  孟演的话还没说完孟芙就急急打断他,“为什么没有分出去!我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吗!”孟芙说话口气很严厉!

  “为什么要分出去,那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你的想法,你出的银子,凭什么做大了以后就要还给别人!别人出一点力就能得到那么大的报酬,那我是你弟弟,我又得到了什么!”孟演也是气急了,直接对着孟芙吼出来。

  他这一吼直接把孟芙吼懵了。

  “我得到了什么?得到你一次次的忽略?得到见你一面都难?得到看着你跟着别的男人走抛下我一个人?你心里有过我吗?”

  孟芙舔舔嘴唇,她被孟演毫不留情的质问,她怎么有种想临阵脱逃的感觉?她被他数落得一无是处。“我只有一双手,一个头啊,我顾了这边那另一边就会顾不上啊,所以我才会想要帮手啊,我一点一点把权利分下去,让你们替我管经营,这样我才能看个大概啊,有时间去做其他事啊。”

  “你做什么事?这几个月来你有做什么事吗?有事了才想起你有个弟弟?我一直被你忽略,是不是我真的不重要?”孟演步步紧逼,口气咄咄逼人,声音中却带着颤音,他是真的气急了。

  孟芙动容了,他在闹脾气,那也还是她弟弟,他好像说的也是实话,她确实忽略他太多了,可她曾经孜然一身惯了,不知道如何对待身边的人……只有他们有要求给她提,她想办法去满足,可孟演都没向她提过要求。

  孟芙低着头轻轻说:“可当初是你自己要离开的啊,你想出来历练,让我给你机会,我给你机会了,现在又来抱怨我,不在我身边总会多多少少被我忽略的。出来历练体验生活,总会有那么一点不如意,你要忍得住寂寞耐得住孤独。”她曾经就是这么过来的,所以她觉得孟演行。

  “我当初只是想让你看到我能变得强大,我能让你看到你弟弟不是懦弱的人,做个有出息的人,让你有我你很骄傲,不是让你把我忽略!既然如此,那你把我的一切收回去好了,我不要这些!”

  “哎别!”她好不容易才一点一点甩下这些东西,她不要捡起来!“姐姐给你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那你又不去找我,我哪知道你想要什么呀?”

  “我进得去吗?上官谨防我们像防贼一样,谁进得去他的那鬼地方啊!”孟演提起上官谨一脸的怨恨!

  孟芙笑了,她这个弟弟对上官谨有很大的怨气啊,她要不要牵线试着让他们和好?“你们以前不是挺好的吗?怎么突然闹成这个样子?”

  谁和他好了!他那是为了拉拢上官谨,让他愿意为他们做事故意装出来的样子!“他不让我见姐姐,我就是恨他!”

  “好吧,你以后想找我可以随便去,我说的!”孟芙说这句话那叫一个底气十足,她说的话上官谨敢不听吗?

  “我不去!既然当初我们是在镖局汇合的,那现在、以后也去镖局!”

  孟芙扶额!

  “好吧,随你吧。”她要走了,再不走晚饭时间就过了,她等着回去跪搓衣板吧!

  “姐姐这就要走了?”

  孟芙愣愣的答道:“嗯。”

  “就不能留下来吗?每次都是来了又走……”孟演的声音带着可怜、祈求,眼里星星点点,他这样子好无辜。

  孟芙扶额,这小子不去当演员可惜了啊,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她真的不忍心了,可她答应了上官谨要回去吃饭啊!好为难!

  孟芙突然脑子一闪,她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是不知道两人尴不尴尬了。

  果然,两看两相厌。

  孟演被孟芙骗来了上官谨的地方,孟芙坐两人的中间,她想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一起吃饭了。可她看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孟演想转身就走,孟芙赶紧可怜兮兮道:“演儿,你不想陪姐姐一起吃饭吗?我们的姐弟关系已经到这一步了吗?连坐在一桌吃饭都难吗?”

  “……”

  “……”

  两人看着她这演技看得一愣一愣的,孟芙心里大笑,跟她装可怜?也不看看他是谁带出来的。

  “还有你,大家一起吃饭就那么难吗?黑着个脸,那是我弟弟!黑着个脸,不欢迎我弟弟啊!”孟芙这话说得很明显了,那是她弟弟,换句话说,孟演是上官谨的小舅子!

  “……”上官谨郁闷,他什么也没说好不好?他没有黑脸啊,是对待外人他一直是这个表情啊……难不成对待一个外人都要温柔亲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