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扰乱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1 2019-06-25 18:45:05

  杀七王爷,该怎么杀,杀了以后又该如何全身而退?孟芙这些天头都大了。

  七王爷阴险狡诈,身边保护的暗卫武功高强又隐藏得很好,明着来打不过,暗着来又搞不定。烦躁!

  上官谨看她脑袋瓜子一歪一歪的,他用手按了按,孟芙一脸的烦躁,“干嘛?”

  “呵呵……”上官谨一脸的宠溺,孟芙看他笑得那么开心,更烦了,“你笑什么笑啊,想想怎么杀人啊,操!”什么事都要她来操心,真是心累!

  “咳……”上官咳了一声清清嗓子道:“你可以借别人的手啊。”

  孟芙一愣,“借谁的手?我们现在还有能用的人吗?齐奕能从七王爷手下逃生已经是万幸了,难道再让他去送死啊?”目前她能接近七王爷的人只有齐奕,可齐奕上次为了救牡丹,被她废掉了。

  “借有野心的人的手。”

  孟芙等着上官谨的下文。

  “如今皇上病重,太子年幼,七王爷把持朝政,现在七王爷就是朝中的老虎,如果七王爷出事了,别人的机会是不是就多了一点?解决七王爷,挟天子以令诸侯……”

  上官谨顺势一拉,把孟芙拉进怀里,美人在怀,姿势舒服,好像差了点美酒。“如今朝中势力都在七王爷的手上,七王爷这些年,京城的势力防御已逐渐扩大,想从京城动他可能几率不大。既然京城不能,那就从别处。

  七王爷如此有底气,在京城只手遮天,无非就是自己在襄阳有三十万大军,一旦他的军队进攻京城,京城立马攻城虐地,拿下京城易如反掌。或是襄阳就是他的退路,京城落败,他可以逃到襄阳,自己起兵,卷土重来,一步一步打天下,只是那样可能比在京城兵变要困难些。

  七王爷的军队目前由他的儿子王青掌管着,父子两一个鼻孔出气,里应外合。我们只需要拖住七王爷,让七王爷自乱正脚,或是给别人制造机会,让别人觉得自己必胜的把握大于他,然后就会有人替我们除掉他。”

  孟芙听得一愣一愣的,全听上官谨讲,脑子都不动,“怎么制造机会?怎么让七王爷自乱阵脚?又怎么引别人替我们除掉她?”

  上官谨把她按在怀里,一脸嫌弃又带着温柔,“怎么变傻了呢?”

  “……”孟芙憋笑,的确,她真的变傻很多了。

  “我们只需要除掉七王爷的儿子王青就行了。任谁也不会料到王青会突然死掉,又接着死了几个主帅,领头人死了,军队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势必会乱军心,军心一乱,势必人心惶惶。到那时,七王爷就不得不离开京城去襄阳安抚军心,然后再挑个人帮他管着军队。七王爷最得意的儿子死掉,怎么也得让他痛心疾首几天。

  我们把七王爷军心散乱的消息放出去,朝中大臣就会质疑七王爷的能力,靠不靠得住!赢则平步青云,享受一生荣华富贵,败则死无葬身之地,还会连累一家老小。他们就会估量,七王爷值不值得他们冒险,同处一线的人就会变得各怀鬼胎。

  老虎离了山,就会有其他老虎来抢夺地盘。有野心的人自然不会让七王爷再回来。”

  “哦。”孟芙懵懵懂懂的点头,“那我们是要去襄阳吗?”

  “你想去吗?”

  “襄阳那边好不好玩啊?有没有风景啊?我们去玩吧。”

  上官谨咳了咳,一脸笑意,“好。”

  “那我要去通知我弟弟一声,上次我去京泸没告诉他,我回来他脾气可大了,整天阴阳怪气。”孟芙一脸的嫌弃,一想到她那个弟弟她就火大,真是青春期不好带啊,叛逆!

  “我陪你去?”

  “不用,我去去就来。”

  “那好,我等你回来吃饭。”

  “……”孟芙捂脸离去,她活生生把一个傲娇的神医养成一个管家保姆,照顾她起居饮食,还要为她的事操心,感觉她就是一个离了他啥也不会的人了,不过想想,这有家的感觉还真挺好,有人等她回来吃饭,时刻有人惦记。嘿嘿……

  孟芙坐在窗台上气定神闲,闲情逸致等着孟演来,不过孟演好像有凉着她的嫌疑,这么半天过去了还不来。做人好难啊,做个姐姐更难,她都依着他了,他还这么不给面子。

  孟演姗姗来迟,“姐姐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

  “……”

  孟芙还没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半天才来,是不是不想看见她,结果,他一出来就给了她这么一大句话。唉,难!做姐姐更难!

  “你在生什么气啊?气这么多天?我是你姐姐唉,说这些话你也不怕我伤心?也不怕我急火攻心,心肌梗塞而死?”

  孟演沉默。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们要去襄阳了。”

  孟演疑惑,“去襄阳干什么?”

  孟芙把一切来龙去脉给孟演讲了一遍。

  孟演自嘲道:“那姐姐就是来通知我一声啊,那通知到了……”他突然厉声道:“姐姐走吧。”

  “……”我去,这又是怎么了?不通知是错,通知了又是错。

  “你怎么了?你有意见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说出来啊,憋在心里好受啊?憋在心里说气话气我,我是你姐姐,不是你的出气筒。”

  孟演沉默,手不自觉握紧。

  “你有事敢不敢说出来啊,一直说气话只会把自己在乎的人越推越远,最后成为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你是我弟弟,我可以忍着你……”

  “如果我不是你弟弟,你就不会忍着我了是吗?”

  孟芙的话音还没落就被孟演打断。“可你是我弟弟啊,我当然会忍着你。可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是你姐姐我,他们可不会忍着你。”

  孟演又沉默。

  “我只是来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或是有什么想法,因为这个决定只是暂时想出来的,还没有决定,如果你不去也不强求,到时候后悔了,可别说我没通知你啊。”

  她还是有私心,她这次去襄阳,如果七王爷的事在这次事件中真的成功了,那她可能就不回京城来了,她就直接和上官谨浪迹天涯去了。

  至于带上孟演,她只是想尽最后一点姐姐的责任,到时候她的一切都会交给他,他的天空就由他自己去闯了,她不可能罩着他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