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下定决心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2 2019-06-23 11:07:15

  孟芙坐在窗台上,孟演推门进来,看见她礼貌叫道:“姐姐。”他声音里没有惊讶,没有惊喜,只有平静,如泉水一般的平静,无波无澜。

  孟芙微微一愣,孟演眼眸黝黑深邃,一身黑衣,俊美又邪魅,透着冷漠与疏离,他站在门边一步也没有动。孟芙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和他越走越远了。她尽量保持言语和善,直接切入正题:“演儿,你和北辰玫的事决定了吗?要我去给你提亲吗?”她看见了他,她相信他也看见她了。

  孟演笑道:“既然姐姐愿意,姐姐就去提亲吧。”

  孟芙皱眉,“什么叫我愿意?那是你的终身大事,又不是我和她过一辈子。”她带了赌气的意味,说话有些严厉。

  孟演反问道:“那姐姐想和谁过一辈子呢?”

  孟芙哑然。

  孟演走到桌边,侧对着孟芙,不咸不淡道:“其实我挺想知道我在姐姐心里到底有多大的地位,我到底重不重要,还是可有可无,姐姐竟恨心到连个面都不愿意见。”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却笑得感觉有些自作多情、阴郁。

  孟芙看着他沉默。

  屋子里寂静无声,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姐姐说过会永远保护我,那话是真的吗?或是那话还算数吗?”

  孟芙注视他许久,沉声道:“算数。”

  “姐姐说人要有野心欲望,姐姐现在的欲望野心又是什么呢?”

  孟芙沉默,这些问题她多久没想过了呢?或许,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这些,只是命运任务推着她走吧了。

  房间里寂静得如同在煎熬。

  “姐姐今晚来就是来说北辰玫的事吗?”

  孟芙点点头。

  “那我已经回答过了,姐姐请回吧。”

  孟演冷漠决绝,不愿和孟芙多做交流。他们中间隔着的这段距离就像楚河汉界,永远不可跨越的鸿沟。谁也不侵犯,一旦踏进一步,就是敌对,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孟芙的心刺痛一下,这是她的弟弟啊。

  她跳下楼,一个人走着。她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一个被情绪左右的人了,一点点伤心都受不了。从小心肠过硬的她,从来不会流泪的她,也会有被改变的一天。

  她可真失败。她坚硬的外壳一点一点塌陷……

  孟芙看着猊院,她突然觉得这里好陌生,好恐惧,她甚至有点不敢踏进去。她鼓起勇气走进来,一切都没变,可她变了。三个多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以改变她。

  她在底下望着那把椅子,那把椅子她从来没有坐过,也没有爬上去过。她缓慢一步一步走上去,坐下。

  冰冷。

  椅子是冰冷的,冷得刺骨。

  她一刻也坐不下,慌乱站起来。她走下来,有脚步声靠近。

  秦时临看见她高兴得大叫:“蓉姐!”

  孟芙看着他,平静道:“不是要走了吗?”

  秦时临发挥他小奶狗的潜质,跑过抱着孟芙的胳膊猛蹭,“蓉姐,我错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我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了吧。”

  “你就是小的顶梁柱,你不要小的了,小的以后该怎么办呀,小的不能失去你呀蓉姐,我们都需要你,你不要我们了,我们就像一些无头苍蝇,蓉姐,原谅小的吧。”

  “小的这些日子来,茶不思饭不想,整天惦记着你,我懊恼、悔恨、烦躁,蓉姐,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错了。”秦时临抱着孟芙的手臂一个劲撒娇道歉,把小奶狗的潜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孟芙实在提不起心情,甚至有些烦躁,她推开秦时临平静道:“下去吧。”

  “那不生气了霍,我一听人说你回猊院了,这不是马不停蹄的就赶来认错,我吃不好也睡不好,就怕你不原谅我,每天祈祷你能出现原谅我,蓉姐,我这份知错就改的诚心,你就原谅我了霍,不生气了哦。”

  孟芙点点头。

  秦时临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他放松的吐了一口气,这些日子以来,他还真吃不好睡不好,就怕孟芙一直生他的气。这下他放心了,气也喘顺了,他喜气洋洋道:“小的告退。”然后愉悦地离去。

  孟芙看着他的背影沉默良久,即使秦时临早已消失在视线内。

  她出猊院时微微惊讶,上官谨站在门外。“你怎么来了?”

  上官谨走过来扶着她的双肩,温柔道:“你迟迟不回来,担心,就过来看看,我来接你回家。”

  孟芙笑着靠近他,缩在他怀里不想动,在他怀里就莫名舒服轻松。

  上官谨划着她的脊背,“怎么了?”

  孟芙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她沉默一会儿后说:“我想过了,皇家人被我除得也差不多了,那些大臣就那样吧,政敌历朝历代都有,只是我父亲不幸成了他们争对的对象而已。我现在只想除掉一个人,那就是七王爷了。

  皇上病重,都那样了就随他吧,六王爷一直在牢里,我家的事与他无关。等除掉七王爷后,我就跟你走,我什么都不要了,也什么都不顾了。”她第一次做这种不顾一切的决定,心脏怦怦跳,即使万劫不复她也认了。

  上官谨激动得从怀里撑起她,“真的吗?”他的声音里难掩激动喜悦,目光深情急切。

  孟芙肯定道:“嗯!”

  “呵呵……”上官谨激动得笑着,他紧紧把她抱在怀里,“我会帮你的,芙儿,芙儿……”他心满意足的一遍又一遍叫着她的名字,孟芙也紧紧抱着他回应他。

  孟芙调皮道:“这是你自己愿意帮我的哈,我可没有逼你哟。”

  “呵呵……”上官谨低笑,“知道。”

  孟芙手指刮着上官谨的衣服,在他胸膛画圈,“那又得麻烦你了。”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上官谨把她的手握住,按耐住纷乱的心跳。

  “不是,我是说你得去配血滴子的解药,事成之后,我想放了那些人。”

  “好。”

  在回去的路上孟芙想起来什么,“我的心可是很小的哦,跟我在一起一辈子,你不能纳妾,不能有除我以外的任何一个女人。”

  上官谨笑道:“我的心也很小,只容得下一个女人,那就是你。”

  孟芙害羞得捂脸,可有只手被上官谨紧紧牵着,只能挡住脸。上官谨笑得合不拢嘴,欢喜得不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