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白鹅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205 2019-06-22 11:41:31

  “芙儿。”

  “嗯?”孟芙窝在上官谨怀里,懒懒的应了声,声音慵懒,抓心挠肺。

  上官谨想问一个问题,可又忍下来问另一个问题:“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孟芙神色黯淡下来,她有点拒绝提这些事情,尤其是对着上官谨提。在他面前,她总少了一些算计计较,活得像个傻子,放飞自我。“我现在也不知道啊,跟你在一起,我能忘了我在哪,我该干嘛,像个孩童一样需要依赖。”她什么事都忘了,要不是今天动静太大她都快忘了她是谁了。

  “那你还想报仇吗?”

  孟芙叹了一口气,头不自觉靠着上官谨。杀手有了心还是杀手吗?无心无情,有了牵挂,还能一往直前吗?她不确定她现在还能不能动手杀人。说实话,那种日子她厌倦了。她想和现在一样,每天都无忧无虑和上官谨在一起,嬉戏打闹,随心所欲。

  她以前也想要过温暖,只是她不敢奢望。没有人知道她以前多么想要安稳温暖的生活,不然她不会因为谢母给她的那点短暂的温暖而伤心,想着替他们报仇,为他们做点什么。那温暖,她真真实实感受到了。现在她想一直这样依赖在这个怀抱里,可谢家的仇没报,她就不能停下来。

  孟芙突然冷不丁来一句:“你会喝酒吗?”她好像从来没见他喝过酒,都是茶呀什么的。

  “会。”只是他喝酒的时候没人看见,他的傲气不允许他的脆弱被人看见。

  “我们去喝酒吧。”她现在好想醉一醉,她以前不敢喝醉,都只是演戏,她现在想要醉一醉,大醉一场,有上官谨在,她很放心。

  “好。”

  两人兴致勃勃出来喝酒,碰巧今天是中秋佳节,晚上有灯会,一路都堵了不少人。猜灯谜、放灯笼,热热闹闹。

  上官谨带着她走到酒楼,孟芙晃眼看见阁楼上有个人好熟悉,定金一看,是孟演!他站得有点高有点远,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旁边还有一个小姑娘,那是谁?

  孟芙捏捏上官谨的手,指着前面,“我弟弟。”

  上官谨顺着视线看过去。

  “他旁边那女孩子是谁呀?你认识吗?”

  “北辰玫,北辰家的嫡传女儿,掌上明珠。”

  孟芙大惊,“这小子一转眼就把别人家的闺女勾搭上了?”

  “呵呵……这么看不起他?”

  “他就一混球,没想到骗女孩子的技术还不赖。”孟芙停了一会儿后说:“我弟弟要是真和北辰玫好上了,我是不是得去给他提亲啊。”

  上官谨拉着她进酒楼,他走前她走后,“按理是这样,家里长辈去提亲。”

  孟芙想着,北辰家是大家,就算苟延残喘那也是大家,她得准备多少彩礼呀,还有礼节一定要周到大方,一样也不能少,大户人家最在乎的就是礼节,她要忙好多事啊,想想头就大!那她还真得去和孟演聊聊了。

  孟芙喝得烂醉如泥,旁边的上官谨依然还很清醒,“你怎么还没醉啊?”

  上官谨宠溺的靠近她说:“我要是醉了,谁带你这只醉猫回家呢?”

  “嘿嘿……”孟芙憨厚的笑着,从桌上爬起来躺在上官谨怀里,温暖柔情的怀抱,坚毅宽厚的胸膛,她舒服得昏昏欲睡,一时之间把心里想的话都说出来了,“其实来个酒后失身也不错。”

  她这话就像一个炸弹!上官谨脑子里瞬间炸开花,姹紫嫣红,他脑子嗡嗡响,全身燥热!抱着孟芙的臂弯紧又紧。

  等他再次看向怀里的孟芙时,她已经沉沉睡去。他哭笑不得,每次她都是扰乱一池春水后不负责任的离开,还真是可恶,每次都是他备受煎熬。

  他轻柔的抱起孟芙,瞬间离去,落地时已到了他的宅子。他给孟芙灌了杯茶,擦擦脸,熄灯搂着孟芙睡觉。

  孟芙嘴里叽里咕噜念叨,他凑近仔细一听,还真让他哭笑不得,又欢喜又郁闷,别提有多酸爽。孟芙嘴里叽里咕噜念着:“死傲娇,死白鹅,大白鹅,菜鹅……”

  孟芙次日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准确的说是被吵醒的,屋子外面一堆声音,难听死了,把她都吵醒了。她烦闷的起床,头晕沉沉的,一点也不清醒,她一打开门,瞬间清醒,精神抖擞一脸的惊恐!

  屋子外面一大群白鹅!!!!

  只只腿短身子肥状,伸着个长脖子眼高于顶嘎嘎嘎叫着,一身傲慢!

  孟芙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我擦……”那种发自内心无力又郁闷的无奈。

  她怀疑是不是自己昨晚醉酒走错地方了,心里又把上官谨骂了个透,一点好事也做不好!她上前两步回头看,不对啊,这就是她房间啊!

  一只白鹅靠近她,脖子伸着去咬她,她吓得大叫,胡乱跑突然撞进一个坚硬的怀抱,是上官谨,白鹅被吓回去了。

  孟芙带着哭腔惊颤的说:“这些……这些鹅会咬人。”孟芙小脸一白一白的,她这个样子弱小又无助,特别惹人怜爱,上官谨内心喜欢得要死,好想吻她,可他还是忍住了。

  “芙儿,你看我多疼你多爱你,昨晚你喝醉后嘴里一直叫着鹅鹅鹅,今早我就给你弄来这么一大堆鹅,你都不夸夸为夫?”

  孟芙一脸吃了屎的表情,“你是……”煞笔吗?

  上官谨看着孟芙那一脸惊吓过度的样子,“还喜不喜欢白鹅?喜欢这些都全给你养着了,它们的吃喝拉撒你都要负责。”

  “不不不。”孟芙一脸惊恐的拒绝,“我不要!我说的白鹅是你啊!操!”她忍不住抱怨爆粗口。

  上官谨一本正经道:“可我是人又不是白鹅,你一直叫白鹅,我以为你很喜欢白鹅,就给你弄来这么一堆。”

  孟芙欲哭无泪,“我……我……”

  “以后还叫不叫我是白鹅了?还死白鹅。”他突然对着那些看守鹅的人说:“把那些鹅宰了,做成菜鹅。”

  孟芙赶紧拉住他,“宰了吃不完不浪费了吗?还是不要了。”

  “不要了?不后悔?”

  “呃……”

  “我还是不是白鹅?”

  孟芙讨好道:“呵呵……上官谨。”

  上官谨满心欢喜,终于给她板正了,“带走吧。”

  那些赶鹅的人把鹅赶走了,那些鹅嘎嘎嘎走出院子。

  孟芙问道:“他们赶去哪啊?”

  上官谨打横抱起她,“它们从哪来就回哪去,我那是租过来让它们赶趟的。”

  操!贱人!孟芙一脸的郁闷,她被上官谨摆了一道。

  上官谨把她放床上猛亲,把刚刚差的吻全都补上,还要加倍讨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