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五章 很急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2 2019-06-21 13:04:02

  孟芙一觉醒来,夕阳西下了。睡得她晕沉沉的,全身快散架了,昨晚天快亮了她才睡着。她手划过旁边,早已没了上官谨的温度。

  她爬下床,揉揉脖子,有人罩着的感觉真爽,睡到自然醒,不用时刻警惕担心自己有什么危险。

  她今天穿了女装,特地化了个淡淡的妆,打扮得美美的,她看着脖子上那个深深的痕迹,真是让她苦笑不得,衣服无法全部遮挡,她这个样子很难让人相信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仅仅只是抱在一起睡觉而已。

  她出门,小厮毕恭毕敬地叫了声:“夫人。”

  孟芙一愣,“你叫我啊?”

  小厮抬头看见她脖子处的痕迹赶紧低下头,笑道:“是的夫人。”

  孟芙感觉有点变扭,这称呼把她都叫老了,“上官谨呢?”

  “主子在药房。”

  小厮看着孟芙远去的背影,心里美滋滋,没多久他就有小主子了,软萌软萌的小包子。

  孟芙推门进来,上官谨在柜子前找药,他没转身说道:“醒了?”

  孟芙一阵惊讶,昨晚这里被她毁得乱七八糟,现在这里摆放有条,她走到桌边,这些药分得清清楚楚,这是得有多大的耐心啊。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圈住她,上官谨的下巴抵在她头上,“怎么了?”

  “你好有耐心啊,这些都能给你分好。”换做是她,她早已当成一堆垃圾扫走了。

  上官谨笑道:“没办法,你给我砸的啊。”

  孟芙讪讪一笑,“嘿嘿……”

  “怎么换女装了。”

  “不要,我就要穿这样,我本来就是个女孩子,干嘛要整天穿男装。”

  “呵呵……”上官谨低沉一笑,将她翻转过来,吻了吻她。

  孟芙头压得低低的,好害羞啊。

  “饿不饿?”

  孟芙摇头,“不饿。”

  “那你等我一下,我过会儿再去给你弄吃的。”上官谨的声音尽显温柔,整个人柔情似水。

  孟芙忍不住羞涩道:“哇,你好温柔啊。”这和以前那只傲娇的死白鹅差别好大啊。

  上官谨的手划着她的脸,“呵呵……你想来点刺激的啊?”

  “不不不。”孟芙赶紧拒绝。

  上官谨亲了亲她的额头,念念不舍放开她,再抱下去,他的药就不用配了。

  “你要配什么药啊?”

  “给你调身体的药。”

  孟芙惊讶,“给我的?为什么会突然想起给我配药?”她嫌弃道:“这些药苦兮兮的,难喝死,我不要。”

  上官谨满脸宠溺道:“又不叫你单独喝。”

  “那怎么喝?”

  上官谨走到她面前,手刮了刮她的鼻梁,“芙儿,我给你做了三个月的饭啊。”

  孟芙一惊,“我擦,我不会被你毒死吧!”三个月,她竟一点察觉也没有,这也太惊悚了。以后决不能惹上官谨,不然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上官谨眉头一皱,空气突然冷下来,拉住孟芙将她困在身前,孟芙一愣,嘴猝不及防被上官谨吻住。上官吻得猛烈,带着浓浓惩罚的吻,孟芙后背抵着柜子,手撑在上官谨的胸膛,脑子一片空白。

  上官谨紧紧抱着孟芙,声音里蕴含着怒气,“如果我要你死,你能活到现在,不知道早死千百回了!”

  孟芙秒怂,手划着上官谨的胸膛,“我这不是习惯了,一时之间没个分寸嘛,消消气,消消气。”

  深夜,上官谨给孟芙扎针,动作小心翼翼,动作轻柔。“疼吗?”

  孟芙摇头,“不疼。你这么温柔想疼都难啊。”上官谨整个人柔得能滴出水来,还时刻担心她疼不疼,真让她哭笑不得。

  孟芙好奇问道:“我是不是有什么病啊?”

  上官谨头不抬,专心做着手里的事。“没病。”

  “那没病为什么要给我扎针啊?”

  上官谨没回答她,拔出最后一根针,放好,帮孟芙把袖子拉下来,然后上官谨直接抱起她往床边走。

  熄灯睡觉。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孟芙这次自然许多了,乖乖窝在上官谨怀里。

  上官谨温柔的划着她的头发丝,一路向下,手划到孟芙发尾,孟芙腰带处,他迟疑了一下,其实他超级想解开。

  “芙儿,跟我回家吧。”

  孟芙一愣,“回家?回哪个家?”

  “回上官家,我们回去成亲。”

  孟芙全身僵硬,整颗心脏紧紧揪起,“成……亲?”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

  “啊不是。”孟芙也说不清她是个什么状况啊,成亲,这感觉好惊悚啊。“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还准备什么?你只需要做个美美的新娘就好了,其他事我来操心,好不好?”

  “额……”她恐惧,要见家长了,她宁愿和敌人在死亡边缘周旋,也不要战战兢兢去见公婆啊。见公婆这感觉太惊悚了,她一点经验也没有啊。

  “万一你父母不喜欢我怎么办,没有哪个公婆会喜欢一个蛇蝎心肠,双手不干净的儿媳妇,况且你们家还是救人的神医。”

  上官谨笑道:“我的手也不干净啊,他们会喜欢你的。”

  孟芙吐吐舌头,上官谨好像是被她拖下水的。

  “跟我回去一趟。”

  孟芙妥协,“好。”

  第二天一早,民间传的沸沸扬扬,人心惶惶,皇上病重的消息莫名其妙被传出来。

  孟芙一听到这个消息好开心好放松啊,全身紧绷的神经都放松了,气也喘顺了。不为别的,只因她找到了一个很好很大很重要挡上官谨的理由。

  上官谨一脸的郁闷烦躁,脸黑得能滴出水来。原本他们打算今日就起身回上官家的,这下回不成了,尤其是看着孟芙那张笑颜如花的脸,更气了。

  孟芙一脸惋惜道:“唉,不是我不和你回去,是老天不给这个机会啊。”

  “芙儿。”

  “嗯?”

  “你口是心非的样子真丑。”

  “噗!!!”孟芙没忍住一口笑喷出来,她狡辩道:“我哪有。”

  “过来。”

  孟芙走到上官谨旁边坐下。

  上官谨抱住她,吻着她的秀发,嗅着她的秀发发出的芳香。

  孟芙安慰道:“我们可以下次再回去啊,为什么一定要赶在现在啊,你很急吗?”

  “很急。”简直急不可耐,多等一天都是煎熬。

  孟芙憋笑,被堵得哑口无言。心里忍不住吐槽,大白鹅,你的高冷傲娇呢!离家出走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