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月底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3 2019-06-19 22:47:21

  孟芙专心练字,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姐姐。”

  孟芙抬头,是红袖。她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拿药,到该发解药的时候了。”

  孟芙有一瞬间的恍惚,一转眼都过了三个月了。

  上官谨把药给红袖,她起身离开想要出去透透气。她走到院子里逛逛。她倒过了三个月的安稳日子,她前脚刚出房间,气还没喘顺,红袖就出来了。

  红袖面色浮现一抹沉重道:“姐姐。”

  “怎么了?”

  “姐姐真不要……少爷了吗?”

  孟芙沉默。

  红袖泫然欲泣道:“少爷每天伤心欲绝,不吃不喝,整个人消瘦了许多,姐姐就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吗?你去看看他吧。”

  孟芙冷漠道:“死了吗。”

  红袖一愣。

  “没死有什么好担心的。是我让他不吃不喝的?他做这些又不是我让他做的,好笑,幼稚。不要来给我哭惨,我这人一旦绝情起来,六亲不认。”

  “姐姐你……可虽然姐姐你没有明说,可个你也间接脱不了干系啊。如果少爷真有什么危险,那就算通知你,不是也晚了吗?姐姐就不怕自己后悔吗?”

  “那你回去问问他做了什么,他有什么资格在我这寻求安慰同情原谅,该原谅他的人不是我。”

  红袖有些怒了,她质问道:“姐姐是想让少爷去给一个手下道歉?少爷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你居然要他低三下四去道歉?”

  孟芙脸色冷下来,“红袖,你还记得你是什么身份吗?是不是我真的太纵容你们,太平易近人了,让你们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

  红袖一惊,她越举了,她也是一个下人,她没资格质问主子的事。“对不起小姐,红袖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就去领罚吧,念在你是初犯,十板子。”

  红袖咬唇道:“是。”

  孟芙觉得,她得设个规矩了,就是她太纵容,对人一点威严都没有,所以这些人才会忘了谁是主子,随便出来个人都可以对她大呼小叫,随便发脾气。

  晚上,孟芙给上官谨磨药。

  “哎,你要配什么药啊?”

  “我跟你很熟吗?你呀我的,没名字吗我。”

  “……”死傲娇。

  “上官谨,我是不是再伺候你一个月我就可以走了?”

  “你伺候我?你什么时候伺候过我?你给我煮过一次饭?洗好一件衣服?还是暖过一次床?”

  “……”好像还真没有,她唯一洗的那件衣服还给他洗破了。“我煮的东西你又嫌弃看不上。”

  “你有认真去学吗?用心去煮吗?”

  孟芙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大哥,咱好好说话嘛,发什么火哟,小心急火攻心。”

  上官谨冷冷看向她,“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

  “……”

  “别这么绝情啊,好歹我们也朝夕相处了三个月,咱说话就不能温柔一点,和气一点?不要这么长毛嘴粗句句带刺啊,这多伤人心。”

  上官谨笑道:“你是忘了你以前怎么说我了吗?”

  “……”

  孟芙一本正经道:“那是以前年轻不懂事,这不是一到年纪了,就悔不当初嘛,我作为一个过来人,给你指明路呢。”

  上官谨走过来,似笑非笑,“一把年纪了?”

  孟芙感到莫名其妙,“嗯。”

  “那我觉得我能让你重返年轻。”

  “你那么厉害?”

  “要不要试试?”

  孟芙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上官谨脸上带着无限诱惑,透着擦枪走火得危险气息。“还是不要了。我觉得我现在很好,虽然年纪去了,可岁月并没有在我脸上留下痕迹。”

  “……”

  上官谨兴致缺缺又坐回位置做自己的事,孟芙还是忍不住问道:“哎,说句真的,你多大了啊?”

  上官谨一脸郑重道:“你想要多大的?”

  孟芙愣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手里的东西直往上官谨砸,上官谨赶紧躲开,孟芙开口就骂:“操,你吃老娘豆腐!去死吧!”

  “还怪我咯,我又不知道你问什么,我哪知道你要多大的。”

  孟芙见什么拿什么砸,上官谨桌上的东西全给他毁了,满屋子狼藉,她咆哮道:“我是问你年纪!年纪!”

  上官谨东躲西藏,还要回孟芙话,“那你问清楚啊,世间万物那么多,我哪知道你问什么,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门外的小厮一脸的惊恐,屋里面动静很大啊,赶紧开溜,脸上笑的很贼。

  孟芙砸了半天也没砸到上官谨,站一边喘气,嘴里骂骂咧咧,“你多鹅毛啊!”

  “满身都是,鸿衣羽裳。”

  “……”简直了,傲娇鹅这么不要脸了。

  “我三十而立差一点。你呢?”

  “……”

  孟芙想了想,“我双十年华多一点。”

  “……”

  孟芙看着这满屋子的狼藉,没有一块干净地,待会儿不会要等她收拾吧?想想她就头大!她扶着腰坐下,面色痛苦道:“我腰疼。”

  上官谨冷冷看着她,一脸的鄙视,“刚刚神龙活虎的,现在腰疼?”

  孟芙反驳道:“用力大了,当然疼了!”

  上官谨假装关心道:“还能走路吗?”

  孟芙可怜兮兮的摇摇头。

  上官谨走过去抱起她,孟芙吓了一大跳想要挣脱开,上官谨冷道:“别动!你不是腰疼走不了路吗?我送你回房间!”

  “……”她还真不能反驳。

  上官谨踢开门,门又关上,上官谨轻轻把孟芙放床上,然后熄灯躺下去。孟芙愣了又愣,这一系列动作就在眨眼睛,他怎么做到的?

  上官谨抱着孟芙睡觉,孟芙全身僵硬,上官谨的气息萦绕在她耳边,“别担心,我不碰你,只是抱着你睡觉。”

  她该回什么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愣愣的回了个:“哦。”

  “呵呵……”上官谨低笑。

  孟芙全身僵硬,心脏怦怦跳,她以前居然没发现这厮声音很好听,清冷孤傲又带着无限魅惑的那种。

  孟芙怎么睡都不舒服,旁边躺了那么大一只鹅,床都被占了一大半了,又不能有什么大动作,怎么可能舒服。她压低声音说:“喂,上官谨,你睡了吗?”

  “没有。”

  上官谨突然出声吓了她一跳,不过她放心了,她终于可以翻个身了,她看了一眼上官谨,他气定神闲。“你不热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