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春水戾影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4 2019-06-16 23:13:28

  上官谨的手臂逐渐收紧,怀里得到满足,可身体上、心灵上远远不够,他想要更多更多!

  孟芙大急,心脏怦怦跳,一阵慌乱,她使劲挣扎,可奈何挣脱不开上官谨!她灵光一闪,既然挣脱不开,那就……孟芙抓住上官谨往后用力一拉。

  “噗嗤!”

  两人双双掉进水池里,激起一地的水。上官谨瞬间清醒过来,浮出水面就看见孟芙远去的背影。孟芙掉进水里立即推开上官谨爬出水池离开,头也不回。

  上官谨心颤了颤,恐慌,漫无边际的恐慌。他安静地坐在水池边,他现在在冷静的思考该怎么挽回刚刚犯的错,把责任推出去。

  做错事首先不要惊慌,不要自责,先冷静下来静一静,沏一壶茶茶,再品尝一杯,好好的想一想,该怎么把责任推卸给别人。

  跟孟芙呆久了,他这不要脸的本事学德炉火纯青。

  孟芙回到房间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头发刚干,“咚咚咚”响起了墙门声。

  孟芙警惕地问了声:“谁?”

  门外迟疑了一会,“我,上官谨。”

  孟芙心脏瞬间提起来,全身僵硬!她第一反应是:他来干什么!她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去开门?她肯定是打不过上官谨的,万一他再来强的怎么办?她想逃避,这感觉让她不安,一点也不好。

  上官谨见里面半天没动静,心里的恐惧更深,他准备好的心态一下子就崩了,他忍不住说道:“你别怕,别担心,我没有恶意,我是来道歉的,为我刚刚的举动道歉,对不起。”他说对不起时十分生涩不顺口。他第一次低头给别人道歉,还真有些难为情,这感觉一点也不舒坦。

  孟芙瞬间松了口气,上官谨的声音的确带着忏悔和愧疚,一看就是和自己经过了思想斗争后决定的,以他那么傲娇的人都低下头来道歉了,那应该是真心悔过了吧?她过去开门,让人吃闭门羹不好,况且她也没损失啥。

  门响了,上官谨大喜,孟芙开门了就说明他有希望,孟芙可能……会原谅他。

  门开了,入眼的是孟芙半垂着头,青丝未束,柔顺的头发,白里透红的脸蛋,睫毛长长微微轻颤,红润的双唇……出水芙蓉。孟芙此时美得惊心动魄。上官谨心脏狂跳,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他赶紧别过头不看孟芙,他不能再做错事。

  他不自然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我每天都和药打交道,杂七杂八的药混在一起,偶尔会模糊意识的,我每晚都会洗澡消消毒,可这……所以对不起。”

  上官谨一脸无辜样,他把所有的错都推在了药上面,这一切都是药的错,是药使他意乱情迷的,跟他没关系。

  孟芙惊讶,这厮一次性说那么多字,看来是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态度诚恳啊。孟芙笑道:“没关系,你的道歉我接受了。”

  这厮也没个丫鬟女人服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生理需要了,她能理解。

  孟芙原谅上官谨了,他松了口气,恢复正常。他看了一眼孟芙又别过头,又不自然道:“以后在我面前别穿女装。”

  孟芙诧异,“为什么?”

  上官谨认真道:“如果你不怕我再次意乱情迷要了你的话,你可以随便穿。”他说完急急离开,有落荒而逃的嫌疑。

  孟芙纳闷地摸摸脸,感情这一切还是她的错了?是她勾引上官谨的?转而她骄傲的笑了笑,她的颜值就是高!

  第二天孟芙中规中矩的穿了男装,在离上官谨八尺的地方练字读书。

  一个小厮跑进来在上官谨耳边嘀咕两句,上官谨皱眉看向孟芙。孟演在外面排队,他一直将她的人挡在门外,没想到孟演无招了竟乖乖地跑来排队了。可他能挡一时挡不了一世啊,那毕竟是她弟弟。

  他轻声喊道:“孟芙。”

  “嗯?”

  “你弟弟来了,在外面排队。”

  孟芙低头轻轻咬着嘴唇,她在想怎么把孟演挡开。她现在不想看见他们,谁都不想!这对他们也是个惩罚,对亲近的人来说,冷落是最折磨人的法子,身心煎熬。

  上官谨见她迟迟不语,提议道:“要不我替你把他挡回去?”

  “好!”

  “……”他怎么觉得孟芙就是在等他说这句话呢?上官谨朝小厮使了个眼神,小厮会意走出去。

  孟演很生气很愤怒!他一把提住小厮,“到底是我姐姐不愿见我还是上官谨压根儿就不想让我进去!”他接二连三被挡在外面,能不气吗!

  小厮淡定的说:“这是孟姑娘的意思,公子要生气小的也没办法。”

  孟演撕吼着:“这怎么可能,我姐姐不会不见我不要我的!”

  “这真的是孟姑娘的意思,公子不信我也没办法。”

  孟演烦闷地甩开小厮,愤恨离去。

  上官谨走到孟芙跟前,“你弟弟年轻不懂事,做错事也在所难免,你真不打算见他吗?”

  “他已经十八岁了!还小啊?”孟芙顿了顿继续说:“好吧,就算他小不懂事,可他对自己人下手,这是不懂事就能说清的事吗?”

  “那可能是你做了什么让他有了危机感,感觉他在你心里已经可有可无了,有人代替了他的位置,这种感觉让他嫉妒、憎恨,小孩子控制不住情绪,所以做错事也能理解。”

  孟芙愣了愣,斜眼看着上官谨,“你这么清楚啊?”

  上官谨一惊,全身僵硬,心脏怦怦跳。

  孟芙自顾自说:“也是,你和他走得比较近。”

  “呵呵,还好。”

  上官谨转身找出一本账本丢给她,“把上面错的地方都找出来。”

  孟芙拿起来一看,“账本?”以她的天赋,已经学会很多字了。

  “你只需要学会查账,记账,对账就可以了。”

  孟芙往旁边一丢,“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账本,这东西给我看没用啊,我又不用记账。”

  “怎么会没用呢?你弟弟这样就是你放任的时间太久了,给他的权利也太大了,他才会无法无天想到伤害自己人。你应该适当把他的权利收一收,他管银子,那你就偶尔去查查账,一般管钱的人最怕上级查账了。”

  孟芙恍然大悟,“哦,你说得好有道理。”她又拿起账本看起来。

  上官谨嘴角勾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