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零九章 分和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30 2019-06-13 19:27:02

  孟芙捂住耳朵,被上官谨震得发聋,她有些气馁了,她尝试着继续哀求道:“帮我救救他吧,他中毒了。血滴子。”

  上官谨微微有些诧异,面上不动声色,“谁给他下的?”

  “孟演。”

  上官谨皱眉,他盯着孟芙沉默了许久,“这毒根治不了,只能定期服解药。”

  “你确定?”

  上官谨肯定道:“我确定。”

  孟芙焦急道:“怎么会救不了呢?这毒不是你制的吗?你试试看能不能解?你是神医,有什么毒解不了呢?你试试吧?”

  上官谨桌下的拳头握紧,他站起来烦闷道:“我说了救不了就是救不了!是你当初说要控制他们,我就没配制解药,全是剧毒,现在又要我解毒,你当我是什么!这毒我解不了,你们另请高明吧。”他一副不可商量的样子,语气决绝,毫无回旋之地。

  屋里一阵沉默。

  孟芙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突然趁人不备一口吞下毒药,几人一惊,他们甚至都来不及阻止!孟芙掀开袖子,鲜红的红痕,她笑道:“现在可以试试炼解药了。”

  房间里静得可怕。

  上官谨冷冽阴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把周围的空气都冻住,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像头恶虎,随时会扑上来将她撕碎。许久,上官谨冷冽高傲的声音响起:“你真让我厌恶!”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一字一字重若千斤地砸在孟芙心头,她微微一笑哀求道:“帮我救救他,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麻烦你,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不会再让你恶心,我……求你了。”

  上官谨握紧拳头,如果现在他提让她给他跪下,她一定会照做!她求他,为了另一个男人啊。他的心有了一丝抽痛,手紧紧握住,他极力忍住内心的怒气,“滚!都给我滚!”

  孟芙被上官谨粗鲁地甩出房间,用力有些大,她在门外摇摇欲坠。

  乒乒乓乓!

  屋子里全是砸东西的声音,房间里的一切都被上官谨毁了个干净,剩下个空壳,里面一片废墟。

  慢慢归于平静。

  孟芙走到台阶上坐下,看着天上的星空,眼神淡若如水,傅首一走到她旁边坐下,“对不起。”

  “滚。”孟芙的语气无波无澜,没有任何感情。

  她像个木偶人一样坐在台阶上,看着天上的星空一动不动。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坚强啊。“呵……”她自嘲地笑了笑,她是怎么活到大的,又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呢?怎么现在变得多情伤感起来了。

  无心无情的杀手啊。

  她站起来,脚麻了有些站不稳,她缓了一会儿,然后离开。

  孟演坐在窗台上,脸上带着自嘲,眼里全是怨毒,他憎恨!

  孟芙推门进来,他微微有些诧异,更多的是惊喜,又带了点点惧怕,他蹑手蹑脚从窗台上下来,“姐姐。”

  孟芙面无表情说:“我们现在有多少钱?”

  孟演想了想,“现在大概一千万两现银。”

  “去分五百万两出来,把镖局也拆出来。”孟芙声音死气沉沉的,提不起一丝生气。

  孟演疑惑的叫了声:“姐姐?”

  “是人家的就是人家的,总归是要还的。再拿一百万两出来,放在一起,给上官谨送过去。”孟芙说完转身出门,孟演拉住她,“姐姐,我错了。”

  孟芙冷漠的把手收回来,“既然你见不得他们,那我们就撇下他们,你那么厉害,把精力放在他们身上可惜了,也该你自己出去闯一闯了。”

  孟演沙哑着嗓子叫道:“姐姐,你不要演儿了吗?”

  孟芙没有回头,冷漠决绝。她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离开这些地方,她好像一无去处。她坐在河边小桥上一天一夜,看着脚下鱼儿流动,自由自在,她哑然失笑。

  走过来一人,孟芙抬头,是上官谨。她有些慌乱,又有些惧怕,她尴尬的笑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她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浑浑噩噩就走到这了。

  上官谨没回答她,他坐下去,把一个小盒子拿出来,打开,里面躺着个小圆粒,“他的那颗我让孟演给他拿过去了。”

  孟芙有些惊讶,“这么快啊?其实不用这么急的。”

  上官谨冷冷道:“这毒有副作用,在你体内呆久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死。”

  孟芙一噎,被怼得哑口无言,淡淡一笑,她拿过药丸吞下,低头看着河水流动。

  “看看吧。”

  孟芙会意掀开袖子,红痕慢慢消失,孟芙笑道:“谢谢你。”

  两人一度沉默。

  上官谨把玩着手里的盒子,他突然沉声道:“对不起。”

  孟芙一愣,怔怔看向他,“你在给我道歉吗?”

  “我……那晚,说话有点重。”

  孟芙笑道:“不,你没错,不用给我道歉,如果换做是我,被别人逼着做事,可能我说的话比你还重,有可能我还会把他打死。”

  “呵……”上官谨低低笑了声。

  上官谨笑了,气氛缓和了一点。孟芙松了口气,这气氛太尴尬太严肃了,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

  “孟芙。”

  “嗯?”孟芙看向他,他一脸的认真。

  “我……咳……”上官谨清清嗓子,“我……”

  孟芙一直注视着他,“我……”他轻轻叹了口气别过头,冷冷道:“那一百万两什么意思。”

  孟芙心颤了颤,舔舔嘴唇,“利息,还有你这次帮我的酬劳。”

  “所以我上官谨在你心里,值一百万两?”他的眼里星辰大海,透着淡淡柔情,语气轻柔如羽毛拂过,痒痒的。

  这是个坑!孟芙笑道:“不是啊。”

  “那是多少?”

  孟芙别过头,“这一百万两算是对你的弥补吧。”

  “弥补?呵……”上官自嘲地笑了笑,“你想弥补我?”

  孟芙沉默,低垂着头,手指刮着桥板,她这副样子真的无辜极了。

  “你想弥补我,这一百万两不够。”

  孟芙抬头,“那要多少?”

  “我要你……做我三个月的丫鬟。”上官谨不自然的别过头。

  孟芙惊讶,“丫鬟?我什么也不会啊。”

  上官谨冷冷道:“不会你不可以学吗?”

  孟芙愣了愣,突然笑道:“可以。”欠人情真的太烦了。

  上官谨起来,冷冷道:“走。”他率先离开,孟芙爬起来,坐久了突然站起来脑子晕晕的,她赶紧追上上官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