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零八章 酸涩无比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4 2019-06-12 21:37:48

  孟芙来到猊院,傅首一不见,秦时临也没看见,她微微有些诧异,又有些担心。

  她寻思着走到傅首一房间前,一个属下看见她,大叫一声:“主子?”

  孟芙点头回应,属下走过来说:“主子是来找傅堂主吗?”

  “嗯。”

  属下说:“主子,傅堂主不在,他出去了。”

  孟芙诧异,“不在?他去哪了?”

  属下笑道:“属下不知,堂主没交代。”

  “哦。”孟芙半信半疑,她上前去推门,属下赶紧拦住,讪讪一笑,“主子,堂主交待了,没他允许谁也不许进去,主子,这……小的任务,这也挺为难的。”

  孟芙薄唇轻启:“让开。”她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刺骨,眼里寒光无限乍放,摄人心魂。

  属下一惊,心脏紧紧揪起,主子生气了啊!怎么办怎么办!他也急啊!“啊!”

  孟芙一脚把他踹开发出一声闷哼,她上前推门,秦时临突然从里面出来,然后把门关上堵住门,“蓉姐来了。”他声音里透着丝丝慌张。

  孟芙皱眉,“你在里面做什么?”

  秦时临笑道:“大哥有些东西没收好,他让我帮忙收拾。”

  “他去哪了?”

  秦时临张口就说:“不知道,可能回家去探亲了吧。”

  “呵……”孟芙冷笑,秦时临也跟着呵呵笑。孟芙趁秦时临不注意一把扯开他推门进来,秦时临大急,坏了!他赶紧跟进去,他突然一惊,傅首一坐在桌前安然的倒茶。

  傅首一背对着孟芙说:“你深夜来,是有什么事吗?”

  孟芙凝视了他几秒,径直走向桌前坐下,看着他侧颜说:“我的地方我还不能来了?”

  傅首一手一顿,继续笑道:“对,我忘了,这是你的地方,需要我离开吗?”

  孟芙往椅子里一靠,表情沉得能滴出水来,“马上收拾东西,滚!”

  傅首一起身去收拾东西。

  秦时临在一旁看着,心里怒火中烧,他真的忍不住了,他走过来倒了杯茶先喝下,茶杯砸在桌上,“呵……”他冷笑,“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需要时就百般拉拢利用,这利用价值没了,就让人滚!”

  “时临!”傅首一呵斥一声。

  秦时临不听,又继续在一旁嘀咕,“不需要就说一声,我们自己滚,别这么折磨人,换法子赶人!”

  孟芙一直沉默。

  “来时我们好好的,走时我们也应该好好的!”

  傅首一强撑着走过来捂住他的嘴,拖着他出门。

  “站住!”

  两人一顿,定定站住。

  “秦时临,有话就好好说清楚,说清楚了,你要滚就滚!”孟芙冷得想座冰山,伫立着纹丝不动,寒气逼人。

  秦时临甩开傅首一,力气有些大,傅首一被他摔在地上,他又赶紧去扶起来。

  孟芙看着这一切,眼睛都没眨一下,心里压着股怒火。

  秦时临吼道:“我忍不住了!”他走到孟芙跟前,“蓉姐,我们敬重你所以叫你一声蓉姐,你让我们心服口服,我们愿意跟着你,可你弟弟做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孟芙站起来抓住秦时临的衣服质问道:“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秦时临!”傅首一额头渗出汗珠,整个人虚脱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咬牙切齿叫着秦时临。

  孟芙冷眼旁观。

  秦时临忍痛看着地上的傅首一,“蓉姐,你也看到了,你弟弟逼着我大哥吃了毒药,血滴子。”

  孟芙一惊,刹那间松开手被吓退,脚绊倒椅子差点摔倒,她手撑着桌子才稳住,“这……”她焦急的走过去抓住傅首一的手掀开他的袖子,红痕触目惊心。

  孟芙眼睛徒然睁大,她不可置信的瞪着傅首一!

  “我大哥毒发好几天了,你弟弟说要二十天后才给解药,我大哥每天都在极力忍着痛苦。”

  孟芙瞪着傅首一,她突然一巴掌扇在傅首一脸上,她撕心裂肺吼着:“你疯了,他逼你你就吃啊!”

  傅首一强撑着说:“他是你弟弟。”

  孟芙深吸口气,握紧拳头闭上眼睛缓一缓,极力压住内心的愤怒,指甲陷入手心里。她再睁眼时,眼里一片冰冷,像地狱走出来里的修罗,满身煞气。她起身离开。

  孟芙一脚踹开孟演的门,“嘭!”她面无表情走进去,整个人阴沉可怕。

  孟演惊了惊,他站起来笑道:“姐姐来了。”

  孟芙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踢在他身上,她居高临下看着孟演,“解药,拿来。”

  孟演自嘲笑了笑,“姐姐是为了他打我?”

  孟芙又一脚踹在他身上,用尽全身力气,丝毫不留情,“我再说一遍,解药!”

  孟演爬起来,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和善,他笑道:“姐姐,他就这么重要吗?”

  “你选解药,还是我?”

  孟演一愣。

  他把解药拿出来,孟芙看了一眼,“毒药也一起拿来。”

  孟演看向她,有些不可置信,“姐姐?”

  孟芙眼睛都没眨一下,依然冷得像座冰山,让人难以靠近。

  她拿着药就走,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孟演。她把解药给傅首一服下。

  房间里静悄悄的,静得能听到各自的心跳声。她等了许久,屋里人气息平缓后,她冷漠的说了声:“跟我走。”头也不回。

  傅首一和秦时临对视一眼,跟上孟芙。

  孟芙深吸口气,慢慢吐出来,踏进上官谨的地方。

  上官谨脸阴沉的能滴出水,那张脸如寒冰地窖,冷得刺骨,整个屋子都冻得慌。

  孟芙鼓足勇气介绍道:“他叫傅首一。”她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上官谨蹙眉,冷峻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谁允许你带他来的!”

  上官谨的怒气直喷孟芙,可她连嘴都不能还,还得稳稳接住,半点不能刚,她赶紧说:“你别生气呀,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呵……”上官谨冷笑,“不是说不需要我了吗?我为什么要帮你!”

  孟芙吞吞口水,脸上一直带着讨好的笑,怯生生比了一个指头,“最后一次。”

  孟芙时刻保持小心翼翼,细声细气,脸上挂着讨好祈求的笑,时刻怕惹怒上官谨,卑微地恳求上官谨。

  上官谨微微一愣,心里莫名酸涩无比,他眼神轻藐瞥了一眼傅首一,眼里全是厌恶!他看着孟芙讨好的笑容,一股无名火往上涌,“给我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