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零七章 心事难当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3 2019-06-11 23:32:02

  孟芙在门外等得着急,上官谨许久才出房门,孟芙立即走上前焦急地问道:“怎么样?”

  “她已经醒过来了。”

  孟芙松了口气,“谢谢你啊。”

  上官谨越过她离去,“进去看看她吧。”

  牡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孟芙走到床边坐下,“牡丹。”

  牡丹把脸转向另一边不看她,冷漠道:“你不用感激我,我没有救你,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孟芙沉默了半响,“你的主子……是南宫尘。”

  牡丹手动了一下,“嗯。”

  两人一度沉默。

  牡丹说:“救我的人是上官谨?”

  “嗯。”孟芙笑道:“没想到吧,我能和上官谨能扯上关系,你这个探子做得不称职哦。”

  牡丹看向她冷笑道:“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孟芙说:“上次段正气势汹汹来肆夜楼抓人我时。”

  牡丹想起来了,那次,她做得太明显了。

  孟芙问道:“老鸨,是你杀的吗?”

  牡丹别过脸冷漠道:“没人能背叛他,包括我自己也不行!”她又有些诧异,“你是怎么猜到是我的?”

  “其实以前我对你就有些怀疑,在那次才确定的。老鸨死的那晚,你全程都不在,出于敷衍,你也应该出来哭两声。虽说老鸨这人是势力了些,可人不坏,待你也不薄,可你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因为你知道那不是她,而且,你也不敢面对。”

  “她……的确真心对我很好,若不是你来,非要插上一脚……”

  “可在她和他之间,你选择了他。”

  牡丹沉默不语。

  孟芙笑了笑,“你们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

  牡丹想了想,“起初你到肆夜楼来时,行动想法都很不寻常,我只是接到任务监视你,后来出事,你的那种镇定,处事不惊,有心计的表现、态度让他看上,我的任务变成了监视你和保护你。”

  “所以你设计我闹到公堂上,只是想让段正做你的证人,而你,是我的证人,目的是保护我,为我做掩护。”

  牡丹沉默,答案不言而喻。

  孟芙笑了笑,发自内心的笑,“牡丹,谢谢你。即使你不接受,我也要说声谢谢。”

  牡丹瞥了她一眼冷漠道:“可我还是不喜欢你。”

  孟芙笑道:“我知道,我又不是圣人,任何人都必须要喜欢我。”她顿了顿说道:“你……喜欢南宫尘啊?”

  牡丹不自然的把脸别开,孟芙笑道:“你讨厌我,是因为你觉得我会喜欢上南宫尘,会和你抢他?”

  “难道不是吗?”

  孟芙笑出声,“你多心了,我不喜欢南宫尘。”

  牡丹微微惊讶,“怎么可能,他这么优秀,世上没几个女人不喜欢他。”

  孟芙笑着摇摇头,“不是所有的优秀都会被认可,也不是所有优秀的人都会被人喜欢。”

  牡丹忍不住问道:“那你喜欢谁?”

  孟芙笑着摇头,“反正我不喜欢南宫尘。”

  牡丹也不再问,过了一会儿她说道:“我五岁就跟着他,我跟了他十年,十六岁时,我一举夺得花魁,我和他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有时,一年也见不到一次,可自从你来了以后,我却总能沾你的光看见他。你让我嫉妒!”

  “你嫉妒我是因为你自己自卑!你觉得我比你优秀,如果我真的和你抢他,你将输得一败涂地,所以你没有自信,你讨厌我。”

  牡丹有些生气!

  “你生气了,那是因为你被我说中了,你恼羞成怒了!”

  牡丹怒道:“够了!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喜欢你就去追啊!感情里一直退让,在身后默默的喜欢,反而不会让他注意到,只会让他更加忽视你的存在!”

  “不,你错了!我喜欢他,可我不会去打扰他,我从不奢求他能为我停留,我只需要做好他给我的任何一项任务。他的雄图大志,不应该停留在女人身上,我要他随心所欲,不被任何人,任何事牵绊,挡了他路的人,都该死!”

  孟芙笑道:“你倒是看的透,南宫尘他就像一匹野狼,有野心,有欲望,没有任何人能拴住他,他只会取他需要的东西,没用了,不要了,那就没任何价值了。”

  牡丹沉默。

  孟芙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上官谨屋里的灯还亮着,她敲了敲门,里面说了声进来,声音依然清冷孤傲。

  她推门进去,上官谨在包药,孟芙站在旁边看着他弄,他弄好后递给孟芙,头都没抬一下,“这是她的药。”

  孟芙接过,“哦。”

  上官谨见她还不走,“有事?”

  “没……没事啊。”孟芙把药放桌上,走到他旁边靠着桌子,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你轻功那么好啊,你抱着牡丹从远处飞来那场景,老帅了。”

  上官谨一顿,抬起眼皮看她,冷冷道:“你想学?”

  “不想啊。”

  上官谨突然冷道:“滚!”

  孟芙一怔,怒不可遏的声音如一道闪电,吼得她一个机灵,她眨了眨眼睛,吞吞吐吐道:“你……你怎么了?”

  上官谨寒气逼人,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满是戾气,像头随时会扑上来咬人的猛虎。他眼里的情绪,孟芙实在看不懂。

  是她害他暴露他生气了吗?可她也没让他帮忙,是他突然出现让她撤走的啊。她拿着药离开,到门边时,她还是忍不住说声:“谢谢。”

  她带上门,门刚关上,里面灯就熄了。

  操!讨厌人也不要这么明显好不好!生个鹅毛气啊!

  她换个方向想想,也是,她麻烦上官谨太多了,人家只是报恩,她搞得他好像欠她的一样,他讨厌她、厌烦她,纯属正常了,是个人都会讨厌她。

  “孟姑娘。”

  一个小厮提着灯笼追上孟芙,“孟姑娘,给您备的房间在牡丹姑娘的隔壁。”

  “哦。”孟芙一抬头,她都快出大门了。

  小厮带着孟芙来到房间,“孟姑娘,你歇着,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唤小的,小的先退下了。”

  孟芙一把抓住小厮提着灯笼的手腕,“去告诉你们主子,我答应他一个条件,一个终身有效的条件。以后,他不用帮我了,谢家的恩情还完了,这个条件是他帮我救牡丹欠的。”

  “好的,小的会告诉主子的。”

  孟芙推门进屋。

  以后她该做什么呢?肆夜楼暴露了,她不能再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