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零四章 试探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6 2019-06-08 23:25:08

  六王爷走后,苏寄予扒开红莲的衣服,胸前果然也同样有一朵彼岸花。他怎么想也不对,他说她的主子是狐狸一个女人时,她没有反对,当初那个女刺客也说了她们的主子是一个女人,那这说明那个女人是七王爷的人。

  可这一切都说不通啊,如果说那女人是七王爷的人,在京城有这么大的组织,那女人出事了没道理七王爷不施救啊,换而言之,那女人差不多已经暴露了,为了大局,七王爷这么谨慎的人,没道理不秘密除掉她。

  那这么说,只有一个可能,那女人知道七王爷的存在,而七王爷就不一定知道她的存在了。那她设计这一切的目的又是如何呢?

  他霍然抬起头,他头脑里闪过一句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她做这一切都只是想让他们上钩,让他们互咬!

  他心里十分愤恨!他急急去找六王爷,可不能中计了!

  六王爷一听顿时从椅子上站起来,“你确定?”

  苏寄予阴笑道:“王爷,是不是我们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六王爷疑惑道:“怎么试?”

  苏寄予说:“王爷,我们可以派几个死士去刺杀七王爷。”

  六王爷一惊!

  苏寄予笑道:“我们买她们的命,买她们必死!说白了就是让她们去送死。在她们的胸前刺上彼岸花,让他们去刺杀七王爷,告诉他是狐狸派她们去刺杀他的,去试探七王爷,看看他是惨遭手下背叛呢?还是意外突然被人刺杀!也许,他并不知道有这帮人的存在,我们反而可以给他做个引路人。”

  六王爷皱着眉头说:“那万一我们要把他真杀了呢?”

  苏寄予被六王爷逗笑了,“王爷,七王爷多大势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他有那么容易被杀死?”

  六王爷瘪瘪嘴,他果然想多了。

  突然围墙上跳下一群黑衣人,个个杀气腾腾,来着不善!

  七王爷一惊,他眯眼看着,语气冰冷,透着杀气:“你们是谁?”

  一个黑衣人说:“你是七王爷?”

  七王爷承认道:“本王是!”

  “哼!”黑衣人冷笑一声,“那你就去死!”几个黑衣人突然攻击七王爷,七王爷镇定如山,他脚都不曾动一下,他身后的人似乎也不怕死一样,提着灯笼的手都不曾晃一下,手抬得四平八稳,他们漠视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从暗处跳出几个暗卫挡在七王爷身前,七王爷冷漠说了句:“留个活口。”

  只见暗卫刀剑出鞘,剑光一闪,刀锋一划,人便消失了。他们迅速、冷酷,手里的剑更加冰冷,来无影去无踪,就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几个黑衣人站定不动,突然鲜血四溅……场面极其残忍、恐怖。

  “啊!!!”

  有个断了手臂的黑衣人吓得大叫!她眼睛凸大,惊恐万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忘了断臂之痛,鲜血溅了她一身,她被吓得魂飞魄散一直向后爬。

  七王爷身后的一个属下走过去把女人提过来踩在地上,动作粗鲁。

  七王爷居高临下看着女刺客,冷漠道:“谁派你们来的?”

  女刺客被吓得张口就说:“是狐狸,她说她叫狐狸,要我们来刺杀你。”

  七王爷沉声道:“狐狸?谁是狐狸?”

  女人惊恐万状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买我们来杀你,她蒙着面,听声音是个女人。”

  “女……人?”七王爷眯眼,危险气息浓郁,他看了旁边人一眼,属下一刀……女人倒地。

  七王爷一回府就叫齐奕过来,齐奕十分疑惑,这大晚上的叫他干嘛?他赶来七王府,“王爷你找我?”

  七王爷坐在书桌前,沉声嗯了一声,“那个肆夜楼,你知道底细吗?”

  齐奕一惊!“王爷怎么会突然问那个青楼?”

  七王爷依然沉声道:“本王想知道。”

  齐奕垂下头,这突然问起肆夜楼,他该怎么回答?“能在京城把青楼开得这么大,想来后台应该很大吧。”

  七王爷眯眼看着齐奕,意味不明,“你不知道吗?”

  齐奕垂首道:“我不知道。”

  “那你就去给我查清楚了!”

  秦时临急急跑来,孟芙见他急匆匆的身影,现在肆夜楼还没有关门,她说过让他们不要这个时候来,而秦时临急冲冲来找她,如此想必是出什么大事了,她掩身回房。

  她一进房间秦时临就急急说:“蓉姐,不好了。”

  孟芙沉声问道:“怎么了?”

  秦时临说:“刚刚突然有一群人冒充是我们的人去刺杀七王爷,而且还爆出了你的名号,狐狸。”

  孟芙一惊!“查清楚是谁派的人了吗?”

  秦时临摇头,“没有,我收到这个消息就赶紧来跟你禀报了。”

  孟芙思忖走着,“我们死在外面的人有几个?”

  秦时临算了算,“四个。”

  孟芙沉声道:“死在六王爷手里的就有两个。”她的手指拍打着桌面。

  秦时临说:“刚刚齐奕传消息来说,我们可能被七王爷盯上了,七王爷让他查清楚肆夜楼的底细,他问,他该怎么说。”

  六王爷一阵愤恨!可他不得不佩服狐狸,这招移花接木使得好啊!让他成功转移注意力,她好坐收渔翁之利!他一拳头打在桌上,咬牙切齿道:“这个狐狸好狡猾!”

  苏寄予笑道:“王爷,狐狸的天性不就是狡猾吗?如今我们成功识破她的计谋,她应该很生气!”

  六王爷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苏寄予不明意味笑道:“王爷,接下来就靠你了。”

  六王爷皱眉,“什么意思?”

  苏寄予说:“王爷,那些女人敢肆无忌惮来刺杀您,却不敢去动七王爷,不就是看你毫无势力,如鱼肉一般让人宰割吗?

  既然她不敢动七王爷,那我们就拉拢七王爷,告诉他这一切利弊,若王爷您死了,那接下来就是七王爷!然后是整个皇宫!你和七王爷一起联手除掉她们,有七王爷在,事半功倍啊,不仅立了功,别人还会说你手足情深,不一心为己独占功劳,而且我们也除了一个大隐患!

  我们没有势力,我们只能慢慢依附,然后在强大的树阴下慢慢发芽茁壮成长,然后顶翻树阴,重见光明!”

  六王爷一把压住苏寄予的肩膀,“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