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一百零三章 崛起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1 2019-06-07 22:27:05

  月黑风高夜,苏寄予藏在假山后,他突然喜出望外,远处飞来一只燕子,它嚎叫几声后飞到假山上停下。

  苏寄予时刻盯着前方,有个宫女偷偷摸摸出来,她走到假山后燕子飞到她的肩上,她嘴动了几下以后燕子就飞走了。突然,那只燕子被一暗器打下,宫女一惊,她还来不及反应就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手刀劈晕。

  等她再醒来时她在被绑在椅子上,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她顿时有些惊恐,使劲在椅子上挣扎,弄得椅子吱吱嘎嘎响。突然出现一道火光,一根蜡烛被点燃,房间里透着昏暗的光线,她的前面好像坐了个人。

  “谁派你来的。”

  那人突然说话,吓了她一跳,她吞了吞口水紧张道:“你是谁?”

  突然一根棍子打在她腿上,疼得她大叫!

  “我的话,你只要回答就好。谁派你来的。”

  红莲稳了稳心神,忍痛咬牙切齿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从那只鸟死的那一刹那,她就注定死了!她的解药每次都是那只燕子带来,她们谁负责哪只燕子,猊院都是有记录的,燕子突然死亡,猊院就知道她已经暴露了,无论如何,她都将成为弃子。

  “你!给我打!”

  红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苏寄予走出阴暗的环境,他一把捏住红莲的下颚,“说还是不说!”

  “呸!”红莲一口血吐在苏寄予的脸上,“你死了这条心吧!”

  苏寄淡定的抹掉,他甩手一巴掌拍在红莲的脸上,他掀开红莲的袖子,那里果然有条血痕。“你的主子是不是叫狐狸,一个女人。”

  红莲一惊!她下意识问道:“你怎么知道?”

  苏寄予一笑,“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她是谁,抓你不过是想确认一下,你想不想解毒呢?”

  红莲霍然抬起头直视苏寄予,解毒?这个词真的太有诱惑性了。

  苏寄予继续笑道:“你虽在宫中,天天和太医打照面,可你却不敢去找太医解毒,只能等着他们给你送解药来,可如果你说出了他们的藏身之处,我就让人给你解毒,摆脱他们的控制。”

  红莲吞了吞口水,她的确动摇了,没有人不想活着,她也想好好活着,她甘愿被他们驱使利用,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可只有这样她才能活着。

  苏寄予见她犹豫不定,他继续说道:“瞧瞧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蛋,你还这么年轻,真的甘愿为了他们而死吗?”

  红莲内心在做挣扎,她反正也要死了,何不赌一把?况且当初也是他们抓她做的细作毁了她,是他们先毁了她的,如今,她只是还给他们罢了。“你说的是真的?你当真会找人给我解毒?”

  “当然!”苏寄予答得干脆利落,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红莲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好,你有什么想知道的?”

  苏寄予急切的说:“你刚刚接收到什么消息。”

  红莲想了想,燕子刚刚传来的消息只是让她好好做好自己,燕子每次来都是带着任务来的,而这次什么任务也没带来,只让她好好做好自己,难道说主子知道她要暴露?“说让我好好做好自己,监视好皇宫里的一切,有情况就立即传出去。”

  苏寄予皱眉,“你们的老窝在哪?主子又是谁?”

  红莲眼睛眨了眨,“我是七王爷的人,窝点当然在七王府。”她说出这句话后轻松许多,嘴角含笑,淡若如水。别人对她不仁,可她不能不义,即使她如今已是一枚弃子。

  苏寄予一惊!“你……你确定?”这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的。

  红莲笃定道:“我确定!我们一共刺杀六王爷两次,七王爷想六王爷死,他想一家独大,六王爷出狱后明显在和他争权,他怕六王爷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要六王爷死。”

  一直站在暗处的六王爷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愤恨地一把掐住红莲的脖子,他怒道:“你确定!”他双眼猩红,怒不可遏!

  红莲挤着嗓子眼说:“我确定,七王爷想要你死,这样京城就没人会威胁到他了。”求生欲让她使劲挣扎,可手脚又被绑着,她连自救都做不到。

  七王爷一阵愤怒!他手上力度不减,越来越用力,苏寄予赶紧在旁边说:“王爷,再掐她就死了。”

  六王爷不听,他用力掐着红莲,脸上阴森恐怖,他就是要她死!红莲两眼翻白,眼底带着死亡的恐惧,嘴唇张大,她极度缺氧,她的手被绑着,连挣扎都不能,最后活活被掐死。

  六王爷收回手,眼神狠毒,“这么想要我死,那我就让你先死!”他此时如同黑罗刹,身上充斥着地狱之气,站在旁边的苏寄予怂了怂,下意识摸摸脖子。

  苏寄予说:“王爷,七王爷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刺杀你,只能说明他不怕你,因为他的势力高过你,王爷,你要培养你的势力,让自己的后盾足够强大,足够硬!这样你才能报仇,杀掉七王爷。”

  六王爷沉声道:“你说得对,本王的确太弱小了,只能依附皇上。”他的拳头握紧!既然那么多人想要他死,可他偏不死,他不仅不死,还要他们先死!

  孟芙坐在窗台上,手里拿着一根笛子在研究。秦时临突然跳进来,他走到孟芙旁边,“蓉姐,红莲死了。”

  孟芙云淡风轻道:“我知道了。”同样的错误,她不会犯第二次,她就将计就计,利用红莲最后的价值。

  秦时临动了动嘴没发出任何声音,最后还是选择闭口不言,孟芙突然沉声道:“保护红莲的死士呢?”

  秦时临答道:“他已经回来了。”

  孟芙说:“叫他来见我。”

  “是。”秦时临转身消失在窗外。

  半刻钟后。

  烛火摇曳一下,一个黑影闪进屋。死士的动作很快,他低着头唤了声:“主子。”他的声音毫无温度,全身充斥着一股黑暗肃杀之气,冷血如毒蛇。

  孟芙抬头看向他,“你叫什么名字。”

  死士依然冷漠答道:“我已经死了,死人,没有名字。”

  孟芙满意的点点头,“那么从现在开始,你拥有新的名字,有新的任务。”

  死士意外的抬起头,有新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