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九十九章 挡箭牌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042 2019-06-03 23:55:52

  孟芙突然被凶,心里也不爽!“你凶什么凶啊!不耐烦就走,我又没拉着你!”

  “你!”上官谨气急!身上寒气逼人,他又突然笑道:“你是不是没看过我发怒的样子?”

  孟芙打量了他几眼,心里有些虚,“干嘛?你难道还想搞强暴?”死傲娇!

  上官谨笑道:“来青楼,不来嫖来干什么?你是不是还欠我一万两银子?”

  孟芙心里咯噔一下,她看上官谨笑得很贼,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惨人,孟芙突然大声说:“喝酒啊!来青楼喝酒啊!喝花酒!”孟芙说得理所当然,义正言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上官谨突然站起来,吓得孟芙也跟着站起来还接连退后几步,“干嘛?我不打文弱大夫!”

  上官谨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很是邪魅,他一步步逼近孟芙,孟芙一步步后退,“是不是文弱,你要不要试试?”

  孟芙震惊不已,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上官谨这种表情,她一下子推开上官谨正色道:“哎哟,现在什么局势你也看到了,现在要我乱动不是要我去死吗?我习惯动手前把事情查清楚了在动手,绝不做盲眼瞎子,不然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哪里能走逃命啊。现在局势不明,你要我做什么啊?”

  上官谨又恢复高冷的表情,他转身出门,“你闲了到我那里去一趟,我给你说件事。”

  孟芙看着他的背影淡淡道:“哦。”死傲娇!这厮变脸变得比天上的云还快!

  今晚的月色比往日皎洁许多。

  孟芙来到孟演的地方,她一跃翻进屋,孟演好似知道她要来似的,坐在窗台上等候。

  孟芙一进来,孟演就微笑着说:“姐姐来了?”

  “嗯。”孟芙淡笑着,她走过去,孟演把脚一收,给孟芙让了个位置,孟芙爬上去坐下。

  两人坐在窗台上,天上的圆月正对着她们。

  她好像从没有和孟演这么安静的坐在一起过,以前她太过严厉,后来他忙生意,她忙猊院的事。

  “演儿为什么要去把红袖带回来啊?”她一开口就说煞风景的话,可她好像找不到其他话题了。

  孟演笑道:“姐姐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她是为了来看看他?姐弟感情生疏来缓和?让他知道他永远是她弟弟,她永远最挂念的人?孟芙点点头,“上官谨今天来找过我了。”

  孟演笑道:“那姐姐是为了上官谨来,还是为了红袖来呢?或是为了我来?”

  孟芙吞吞口水,尴尬的笑道:“都有吧。”

  孟演笑容扩大,“那姐姐的心还真大。”

  孟芙咧嘴一笑,“嘿嘿……”她又继续说道:“你为什么把红袖带走啊?你一直把红袖放在上官谨那吗?”

  孟演点点头,“我让红袖过去,只不过是想让红袖帮他的忙。我想着上官谨帮我们,他帮我们制毒应该需要人,总有忙不过来时候,就叫她过去搭把手。不过我好像低估他了,这些事对于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简简单单的事。”

  难怪她每次来都见不着红袖,原来是被他派过去了。孟芙试探道:“所以……你看他不需要帮忙了,他自己能搞定,就把红袖带回来了?”

  “不是。”孟演反问孟芙,“姐姐今晚在这三个人中,为谁来得多一些呢?”

  “啊?”孟芙一愣,三个人,红袖、孟演、上官谨,红袖在他们之间是算个中间人吧?事情的根源吧?“我……红袖。”

  孟演脸上笑着,可眼里丝毫不见笑意,“我把红袖带回来,是因为我发现她好像喜欢上别人了。”

  孟芙一惊!张口结舌道:“演儿,你……你……”她心里忍不住感叹,红袖这么抢手的吗?

  孟演转过头看着明月,嘴角挂着笑:“姐姐,这很吃惊吗?觉得红袖不会喜欢上别人。”

  “不不不,她喜欢谁那是她的权利,只是……”孟芙看着他,红袖应该是除了她以外和他最亲近的女人吧,“红袖,侍妾就好。”

  “为什么?”孟演转头看向孟芙,眼里情绪不明。

  孟芙断断续续说:“她……姐姐也不是说她不好,只是感觉……她上不了大台,撑不起来,不适合做主母,既然喜欢,收房就好。”

  孟演又转过头不再看孟芙,“又不是所有女人都和姐姐一样能干。”

  孟芙自嘲道:“你是说姐姐太男人了,你嫌弃姐姐?”

  孟演认真盯着孟芙看了半响,一脸郑重,转过头,保持沉默,他不打算回答孟芙这个问题。

  孟芙等得心痒痒,这是几个意思啊?“唉,那你怎么处理这件事?”

  孟演反问:“姐姐觉得该怎么处理?”

  孟芙眨眨眼睛。

  上官谨在溪水边试水,一个小厮走过来说:“主子,谢姑娘来了。”

  上官谨手一顿,“带她进来。”

  孟芙一进来忍不住大吃一惊!这里真是别有洞天啊,有山有水,四处绿油油的,她四处张望一番,上官谨在溪水边。

  “脱衣服。”孟芙还没走进上官谨,他就冒出这么一句,孟芙一怔!吓得她僵硬着站立,不敢再前进一步,她缓了缓尴尬笑道:“要不要这么劲爆?我刚来你就这么……这么热情!”

  上官谨侧头看了她一眼,“这里的水四季常温,治寒,能……缓解疲劳,促进血液循环,排些身体上的毒素。”

  孟芙抓抓额头,“噢。”她说道:“我就不用了,我怕我会脏了你这水,你要知道,我很脏的。”孟芙时刻提醒上官谨她身处青楼。

  上官谨冷漠道:“随你。”他抬步走起来,孟芙跟在身后。

  孟芙沉默了一会儿主动说道:“那个抱歉啊,红袖没给你带回来。”

  上官谨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孟芙嘿嘿一笑,整齐洁白的白牙十分好看,“我弟弟,他好像……也有那意思。”

  上官皱眉,“那意思?什么意思?”

  孟芙一怔,“就是和你一样的那意思啊。”

  上官谨沉默了一会儿后好像恍然大悟,他邪魅的笑着:“所以你帮你弟弟?”

  孟芙眼神上瞟,不言而喻。她弟弟,她不帮她弟弟帮谁啊!

  “行吧。”上官谨好像遗憾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你叫我来是想说什么啊?”孟芙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做纠结,直接道出她来的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