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九十六章 假痴不癫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055 2019-05-31 22:22:27

  七王爷坐在椅子上看着齐奕,目光带刺。

  齐奕从容不迫的站在一边:“王爷是觉得我做的这件事做得鲁莽了?”

  七王爷依然沉着脸,“那你觉得你做得很好了?你公然和段正作对!你知不知道段正是六王爷的人,你这样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齐奕说:“我并不觉得我做得有何鲁莽之处,相反,我觉得反而重重打击了六王爷,即使是打草惊蛇,六王爷也不会想到是我们干的。”

  七王爷沉声道:“说下去。”

  齐奕走了两步说:“那些人我追查出来是六王爷安排的人,而他为什么安排人去那所青楼?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目的的,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做那件事。而我突然出现,反而搅了他的局。”

  七王爷说:“那些抓到的人还说了什么?”

  齐奕阴笑道:“六王爷怀疑当初刺杀他的那群人和青楼里的人有关,所以他千方百计想要除掉那青楼。”

  七王爷脸上不动声色,“青楼?那青楼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齐奕冷笑道:“青楼里的还能是什么人?一群女人。青楼鱼龙混杂之地,那些人不过是为了找个幌子到青楼里去罢了。”

  深夜。

  六王爷府里的人突然大惊失色,大呼小叫道:“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

  六王爷府里的人个个慌慌张张到处跑取水救火。

  六王爷听见动静跑出来一看,他抓住一个家丁问:“怎么了!”

  家丁说:“王爷,柴房突然着火了,引燃了厨房,火越烧越旺。”

  六王爷跑来一看,火势蔓延到了后院,他雷霆暴怒!“巡逻的守卫都是干什么吃的!”

  突然一直弩箭对着六王爷爆射!

  六王爷灵光一闪,仿佛能预知未来一样刹那间拉住旁边的人往自己身前挡,家丁胸口中箭,整个人失去知觉倒下去。

  六王爷急急大喊:“来人来人来人!”

  漫天的箭雨,六王爷又拉着另一个人挡在身前躲进屋里。其他的家丁丫鬟被无辜射死。

  所有的守卫都立即警惕跑过来保护六王爷。

  六王爷进屋后把尸体一扔躲到桌下!屋里弩箭乱射。

  突然一支弩箭射在桌前,吓得六王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惊失色,整张脸被吓得惨白。

  围墙上突然跳下一群黑衣人,他们和王府里的守卫厮杀,意图闯进屋里,被守卫拦住。

  六王爷听着房屋外面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吓得全身发抖,心脏怦怦剧烈跳动!

  这时王府里的官兵终于赶过来,他们迅速拔刀加入战场,黑衣人见局势不对立即撤离!

  官兵首领赶紧说:“追!”

  一大群官兵浩浩荡荡跑去追黑衣人,首领跑进屋跪在六王爷面前,“末将来迟,请王爷责罚!”

  六王爷从桌底下爬出来,愤恨的一脚踹在首领身上,“废物!”

  火势蔓延,这间屋子也被引燃,首领从地上爬起来说:“王爷速速撤离这里,这里太危险了。”

  六王爷赶紧跑出房间,火焰就像一把刷子,“刷刷刷”把后院涂的得黑漆漆的。

  六王爷躲在房间里,身边围了很多人保护,他胆战心惊的,头里那根玄绷得紧紧的,再勒紧一点就会立刻崩掉!

  苏寄予和段正收到消息后匆匆赶来,六王爷一看他们来了,瞬间看到希望,他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手死死抓住他们!他恶狠狠的说:“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是他们来报复了!”

  苏寄予和段正对视一眼。

  苏寄予急切的说:“王爷,那群人抓到了吗?”

  一旁的首领说:“没有,那群人很狡猾,逃脱了。”

  六王爷说:“我们打草惊蛇了,他们来报复本王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急得在屋里团团转。

  苏寄予说:“王爷你别担心……”

  “啊!”

  毫无预兆,六王爷突然转身一脚给苏寄予踹过去。

  苏寄予被六王爷一脚踹在地上,六王爷凶狠的说:“不担心!杀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担心了!”他一想到这一切都是苏寄予出的馊主意,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又狠狠踹了苏寄予一脚!“都是你,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苏寄予咳嗽两下从地上爬起来,心里的恨意滔滔不绝!手握拳头。

  六王爷说:“这宫外太危险了!这宫外不能呆了!”他心里盘算着一个想法!

  天未亮他就急匆匆跑到宫门前等候,他求见皇上,可太监说皇上不在皇宫里,移居到苏州了,要夏日过了才回来。

  他又去找太子,他坑蒙拐骗道:“太子殿下年幼,皇叔只是为了能更好的辅佐太子殿下。”

  现在皇宫上下太子殿下最大,六王爷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骗到了太子,太子准许他留住在宫里。

  孟芙疑惑,她收到的情报是宫里安然无恙,可现在这情况,宫里怎么可能安然无恙!难道是消息封锁得太死,为了不天下大乱故意掩人耳目?

  秦时临跑进来说:“蓉姐,刚刚得到消息,昨晚六王爷被行刺后,他躲进了皇宫!”

  孟芙疑惑道:“皇宫?谁刺杀他?”

  秦时临说:“是七王爷,齐奕说的。”

  “七王爷派人刺杀六王爷,六王爷吓得躲进皇宫?”

  秦时临点点头,“太子允许的。”

  “太子?为什么是太子?”

  秦时临吞吞吐吐道:“这消息也不知道属不属实,我们的人没有探测到准确情况,只是听说皇上现在不在宫里,去苏州了。”

  孟芙大惊!“什么时候走的?为什么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

  孟芙好像突然失去了眼睛一样,没有方向,也看不见前方是什么挡了路,而且这种情况目前还得在维持下去。

  孟芙重重呼了一口气,“派人去苏州看看,皇上是不是真的到了苏州!”

  “好。”秦时临又问道:“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要不要去宫里看看?”

  孟芙沉默了一会儿,“不!我们现在要装傻充愣!”

  秦时临一愣,“为什么?”

  孟芙笑着说:“不知道,直觉吧。”

  她感觉这一切就是个圈套,引她一步步进入圈套,但这些她不会说出来。

喵人粪

我自己在写啥我都不知道了,反正也没人看,我随便写写了,胡编乱造的本事越来越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