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八十八章 浑水摸鱼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1 2019-05-22 23:49:56

  唐风回到京泸后,假装成葛优的人,对洛燕帮各种骚扰,抢生意,抢地盘。

  孟芙留在了蜀州,命人冒充洛燕帮的人对葛家各种骚扰,抢生意,抢地盘!而她现在正在张家坐着。

  张老说:“姑娘这次来还有事?”

  孟芙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说:“张老认识葛优这个人吗?”

  张老说:“认识是认识,但不熟。这个人年轻有为,这几年把葛家大理得井井有条。”

  孟芙玩着手里的茶杯说:“既然不熟,那张老就想想办法让两家熟起来。”

  张老眉眼微眯,“姑娘是什么意思?”他的口气很不好听。

  孟芙看着茶杯淡淡的说:“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去拉拢葛优,看看能不能成为我们这边的人。”

  张老一手拍在桌上,“胡闹!让老夫低三下四去求人,绝不可能!”

  孟芙放下茶杯,抬头看向张老,张老被那眼神看得心头一震!如蛇蝎般的眼神。

  孟芙说:“我让你去求了吗?只是让你去跑一趟,成败与否,无所谓。”

  张老吞吞口水,看来他只有跑一趟了,为了张家的将来。唉!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一把年纪了还要出去丢脸!

  葛优正在府里查账本,最近洛燕帮无法无天肆意妄为,毁了他不少生意,可他现在连对方底细都还没有查清楚。

  葛夫人贤惠的端来一碗汤,“相公,歇会儿再看吧,先喝碗汤。”

  葛优抬头,“夫人来了,放着吧,我待会儿喝。”说完他又低头继续看账。

  葛夫人看着他愁眉不展的脸担忧的说:“相公,是出什么事了吗?”

  葛优突然把账本合起来,“没事,夜深了,夫人先去睡吧。”对于他外面的事他只字未提。

  葛夫人知道他有些生气了,他不喜欢她过问他的事,她只需要在家等着他回来就好。她吞吞吐吐道:“相公,我们……我们生个孩子吧。”

  刚刚脸还算和气的葛优,突然冷脸,“我说过多少次,我们现在不适合要孩子!”

  葛夫人急了,说:“我会好好待他,不要你花多大心思在他身上,你可以继续忙你的事,我绝不会让他来烦你,等他长大了也能为你分担一些事啊。”她很想要一个孩子,一直都想,至少在他出门时,有个骨肉陪着她。

  葛优冷漠的说:“我不需要!孩子这件事不许再提!你下去吧!”

  葛夫人不敢忤逆他,只好出门,到门边时,葛夫人来一句:“既然不想要孩子,那你娶我做什么?”

  葛优大气!“你!”

  这时一个小厮跑进来说:“老爷,张家家主来了。”

  葛优疑惑,“他来干什么?”他想了想对着小厮说:“去请他进来。”

  葛夫人走出门外,她在走廊上看着张家主进入葛优的房间,然后关上门。

  葛优直接了当的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张老这次来有什么事?”最近心烦事多,刚刚又被自己妻子气,他态度很不好。

  张老也不在意葛优的态度,他是来求人的,他说:“我听说最近洛燕帮在找葛家的麻烦?”

  周围空气忽然变冷。

  葛优眼神审视着张老说:“是又怎样?”他语气里带了淡淡的不屑,似乎不把这件事放心上。

  张老说:“想必张家和洛燕帮发生纠葛的事,你应该听说了。”

  葛优轻藐的看着张老,继续不屑道:“所以?”

  张老站起来说:“所以,我想你和我联手,我们一起对付洛燕帮。”

  张老这话说的自信满满,铿锵有力,仿佛两人一起联手就一定能获胜一样。

  “哈哈……”葛优大笑,“就你?张家还有什么能拿出手的吗?刚到的那两百两银子?你确定你不会拖后腿?”

  “你!”张老又被人鄙视了一次!

  葛优说:“一个洛燕帮,既然他敢惹到我这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我不需要和谁联手,张老请回吧。”

  张老灰头土脸的从葛家出来,他对着孟芙摇摇头,一副尽力了却挫败的样子,“葛优硬气得很,不同意。”

  孟芙说:“我知道了。”

  她留下傅首一在蜀州秘密成立吕屠,继续监视葛家、小幅度骚扰葛家,一点一点吞噬,然后她回了京泸。

  唐风此时正把洛燕帮的人引来荒山野外,他在往蜀州方向逃命,突然窜出一群黑衣人,几下把洛燕帮的人解决了。

  孟芙说:“把尸体送回去给洛燕帮。”

  洛燕帮帮主手握拳头,咬紧牙关,脸沉得如黑罗刹一样!

  底下的人个个低头不敢看洛帮主,个个感觉腿脚在发抖,在发软!

  洛帮主说:“这个葛优是何许人也?”

  一个手下状着胆子说:“一个靠着自己一身蛮力,用拳头打下江山的人。他的地盘主要在蜀州。”

  洛帮主冷笑说:“竟敢把手伸到我的地盘上来,派人到蜀州去问候问候他,给他点颜色看看,年轻是好事,可太年轻了就不好了。”

  底下人个个不敢停留,马不停蹄去召集人手,这件事看起来十分严重了。

  洛燕帮一波又一波的人被埋伏在半路的孟芙截了。

  他们日夜兼程,又累又饿,刚歇下来就被人截了窝。

  最后洛帮主忍无可忍带动一大队人马赶往蜀州!

  而孟芙却收队回了吕屠。洛燕帮坐镇的人离了山,不就是她动手的好时机嘛!她开始一点点吞掉洛燕帮的财产。

  猎物,是需要诱饵才会上钩的。

  葛优说:“你最好能令敌人低估自己的力量,否则你就最好不要有敌人。我不知道洛燕帮有多少势力,所以只能让他低估我的势力。”

  只有乡下人才会将全部家产带在身上。只有傻子才认为他能背得起自己。

  真正的富人不屑于将财产穿在身上给别人看,只有那些似乎很富有但骨子里还是穷人的人才会迫不及待地显露自己有多少钱,像个爆发富一样。有钱拿出来炫耀的不一定富有。

  手下说:“那我们就放任洛燕帮一直抢夺我们的地盘?”

  葛优点点头,“洛燕帮的大军还未到蜀州时,我们要忍住气!在这期间养精蓄锐,调集人手,各种埋伏,圈套,等他认为可以一举拿下我们的时候,他大军一到,我们就反擒他!”

  属下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下去安排人手,召集人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