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八十六章 修水泵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6 2019-05-20 21:09:33

  傅首一坐过去,两人靠着身后的树,都看在天上的星星。

  孟芙突然来一句:“我记得你当初说过,你有喜欢的女孩子,是谁啊?”

  傅首一心漏了一拍,他不敢看孟芙的眼睛,吞吞吐吐道:“有……有吗?我有说过吗?”

  孟芙说:“有,你有说过。你说出来啊,没准我可以帮你做媒哦。”她眼里闪着金光,兴致勃勃。

  傅首一又是一阵失落,“我……我……没有。”

  孟芙瞬间又焉了兴致,用手撑着头坐着。“哎,你以前有没有想过不一样的生活啊?”

  傅首一疑惑出口:“不一样的生活?”

  孟芙回头看着他,“嗯,就是和现在或是和从前不一样的。”

  傅首一沉默了几秒,“没有。”

  孟芙不死心继续问:“没有吗?你将来的生活你都没有幻想过?”

  傅首一摇摇头,“没有。为什么要想将来的,好好过好现在不是挺好嘛,幻想,终归都是一场空。”

  孟芙说:“你说的好有道理啊。”

  傅首一说:“没有,我只是看得比较现实。”他不敢想以后的生活,相对来说,他还是有些懦弱的。

  孟芙打了一个哈欠,她有些困了,她突然问道:“你要睡觉吗?”

  傅首一一惊,“什……什么?”

  孟芙皱眉,是不是两人独处的时候,男人对这种话题都特别敏感?“我困了,你不睡的话留意一下蛇,或是其他小虫子。”她提到这些东西就一阵鸡皮疙瘩。

  傅首一笑道:“你还真怕蛇啊?”

  孟芙没说话,她自觉的挽上傅首一的臂膀靠上去,傅首一全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孟芙真的睡着了,傅首一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他低头看着熟睡的她。

  早上,孟芙睡得脖子疼,她揉揉脖子,她的眼神还有些朦胧,隐隐约约带着倦意,傅首一有些愣神,他赶紧别过头笑道:“醒了。”

  孟芙一愣,他的声音沉稳,没有刚睡醒的沙哑倦意,“你没睡觉吗?你手臂不酸?”

  傅首一说:“还好。”他站起来,孟芙也跟着站起来。

  两人磨蹭了一会儿继续爬山。

  傅首一继续走前面开路,他说:“其实我们可以把水抽上来。”

  孟芙疑惑问道:“怎么抽啊?”

  傅首一说:“在水流湍急的地方建个齿轮泵,利用风力和急水的冲力把水抽上来。”

  孟芙呆愣的说:“那我们现在要回去弄吗?”

  傅首一突然笑了,“都到这了,不到上面去看看你不遗憾?”

  “也是。”孟芙赞同的点点头。

  他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山水井,两人喜出望外。

  孟芙说:“水往低处流,我们让村民把水引下去。”

  然后两人下山开始找水流湍急的河道,他们路过河流,傅首一说:“小心。”

  孟芙小心翼翼的过河,她说:“修齿轮泵,为什么以前没人想到啊?”

  傅首一说:“这个村子破,修这种东西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可能吃力还不讨好,没钱就没人提议修吧。”

  “哦。”

  他们找到河流的湍急之处,水声沙沙响。傅首一做了标记在找下一处。

  之后唐风召集人马上风风火火的开始引水,修齿轮泵,山上山下一起修。

  每个村民都积极参与,这是为他们修建的,又不用出钱,只是出力而已,还有人组织,他们当然愿意。

  每个村民都在自家菜地里挖一个水坑积水,防止水旱。

  孟芙看着他们挖水坑,她提议道:“我们修一条河道。”

  曲楚箫问:“怎么修啊?”

  孟芙眼里闪着金光说:“我们给他们修个开关,就是控制水源的开关,不用的时候就关上,用就打开。村民不用时,如果又赶上天降大雨,会积水,河流湍急,前面又堵住,可能我们的竹筒就会炸裂,我们修个河道,村民不用时,水就顺着竹筒流进河道里,河水又流回原地,就这样来回循环。而我们这个村子又得到美化,山清水秀哦。”

  唐风夸奖说:“不错,你两合作简直天衣无缝,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傅首一瞪了他一眼,咳嗽两下走向另一边去看看。

  孟芙说:“你修好后要教他们怎么用,可能有些不会。”

  唐风点点头,“好,我知道。”

  孟芙见着这边都忙得差不多了,目前也没有什么可忙的了,她把目标放到了合二为一那块玉上。

  唐风说:“我打探的消息是这件事武林盟主罚洛燕帮二百两银子赔给蜀州张家就完事了。”

  孟芙说:“张家呢?张家怎么说?”

  唐风说:“还能怎么说?只能忍气吞声了,张家这几年没落挺厉害的,不然也不会想到投靠武林盟主了,他们想再说什么又怕失了武林盟主这颗大树。而洛燕帮更狂了,就仗着武林盟主不敢动他,即使赔了二百两银子,他们也是赢的,而张家却灰头土脸的,头都抬不起来。”

  孟芙站起来说:“准备一下,我们去蜀州一趟,你派人在这边盯着洛燕帮,调查清楚洛燕帮,他们有多少势力,钱财多少,要查得一清二楚。”

  唐风点点头,“好。”他想了想后说:“蓉姐,你要动洛燕帮了?”

  孟芙说:“他可是收了我们一块玉,我的东西有白送的吗?吐也要给我吐出来,不仅要吐出来,我还要收利息。”她这人就这样,她喜欢捡便宜,不代表别人就能捡她的便宜,她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

  唐风说:“我们去蜀州,是去找张家吗?”

  孟芙说:“对,我们吕屠帮永远都是为名除害、为民服务的,我们除洛燕帮,就以张家的名义。等我们去收服张家以后,就可以开始动洛燕帮了。”

  唐风说:“可为了一个张家冒险得罪洛燕帮,我们会不会有点亏?可能会有点冒险,吃力不讨好,毕竟洛燕帮在江湖上有这么大名气,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不亏。张家虽然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现在张家是弱小的一方,有理的一方。我们如果成功剿灭洛燕帮,那他们的东西也会成为我们的东西。如果说冒险,我们哪件事不冒险?只要我们计划周密,行动迅速,一切都不是事。”

  唐风同意的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