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八十五章 找水源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5 2019-05-19 22:14:46

  孟芙逛了好几个荒芜的山头。

  唐风在旁边说:“蓉姐,你是准备把这些山头都买下来吗?”

  孟芙点点头,“开的店再多,也不抵地皮好,这地皮千百年不变的。”

  他们在旁边点点头,只要地在手上,怎么变都还是他们的。

  孟芙说:“把这几个山头买下来吧。买下来种果树,茶叶,开荒种地,把这些山头用起来。”

  唐风说:“种这些需要水源,我们没有水呀,这山头容易干旱。”

  孟芙嘟嘟嘴,唐风说得在理,“先买下来吧,先种些耐旱的果树。”

  唐风点点头。

  孟芙又来到乡村街,唐风说:“蓉姐,你不会要把这条街买下来吧?这条街好破的。”

  孟芙说:“有何不可?破我们就自己修呀,我们把这里全买下来,把这里修成一个旅游圣地。”

  唐风说:“那这些村民呢?”

  孟芙左右张望了几下,“他们愿意留下来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的就让他们走,我们给他们装修房子,修成统一的乡村房,然后让他们帮我们照看这个旅游地,还用工钱拿哦。”

  唐风讪讪笑两下,“蓉姐,你条件这么丰厚,没几个愿意走的。”

  这一切买下来后都是用唐风的名义,这些全是他名下的东西,而他的东西全盘在吕屠帮名下。

  唐风召集村民在村头开会,他用了他捕头的特权。

  唐风嚎着大嗓门说:“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吕屠为大家修房子会收钱,我们一文钱不收,而且还会改造这个村子,让这个村子美化,让大家都知道这个村子。我们要把这里建成一个旅游圣地,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这个杏破村。在修建期间,大家可以帮我们种植果树,有工钱拿哦,而且种果树可以避免很多灾难发生哦。”

  大家在地下欢呼雀跃,有人免费帮他们修房子,去种植果树还有工钱拿,谁都高兴得要死!

  一个村民说:“自从唐捕头来了我们这里以后,为我们除害,还为我们服务,把我们村民的利益安排得妥妥的。”

  “是呀,唐捕头真是好人。”

  之后,唐风的名气越传越大,说从京城来了一个捕头,成立了吕屠帮,特地为民服务,很多英雄侠士都慕名而来,目的只是为了见一见这个为民服务的捕头,吕屠帮的领头人。

  孟芙和傅首一整天在山头游荡,有些村民从坡角打水挑上来浇菜,这凭挑水就废了不少力气。

  他们一直往上爬,傅首一在前面开路,越到上面杂林越深,孟芙一直走在他身后。

  到晚上了,不好辨别方向,他们只能在山上露宿一晚。

  傅首一去打了两只野鸡,孟芙捡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傅首一回来生火,三两下把野鸡剃毛用枝条串起来烤,孟芙一直坐在旁边看着。

  都说认真的女生最美,认真的男生也同样美,而且这男人长得也确实不差。

  傅首一实在忍不住孟芙一直盯着他看,他好不自在,感觉他就像个没穿衣服的汉子,他吞吞口水,喉结滚动,“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因为你好看啊。”孟芙手撑着头,脑回路都没转就说出来了。

  傅首一这下更害羞了,心脏怦怦跳。

  孟芙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傅首一,“傅首一。”

  “嗯?”傅首一愣了愣。

  孟芙说:“你还没叫过我哦。”

  傅首一纳闷,“叫你什么?”

  “名字啊。”孟芙想了想说:“你从来都没有叫过我的名字,都是你呀我的。”

  傅首一吞吞口水,舔了舔干涩的唇,拿着枝条的手不自觉握紧,“有吗?”

  孟芙说:“有。你真的没叫过我。”

  “咳咳……”傅首一为缓解尴尬咳嗽两下,他手心都是汗,还有发抖的嫌疑。

  孟芙说:“在不翻翻烤鸡,待会儿烤糊的那一半边你自己吃哦。”

  傅首一这下才注意他还在烤鸡。

  孟芙把她坐的石头移了移,移到傅首一旁边,傅首一直接吓得全身僵硬,屏气凝神,孟芙说:“哎,你在紧张什么?”

  傅首一脑子里刹那间想到一个话题,“你跋山涉水的来到这里给村民找水源,是为什么?”

  孟芙眨眨眼,“你看,又是你,你真的没叫过我名字,叫个名字很难吗?你好不礼貌!”孟芙又把石头搬回来,在哪太热了,在火边烘烤。

  傅首一则认为她是生气了。可他又嘴笨,不会说话啊,所以他还是保持沉默吧。

  孟芙说:“你不热吗?”

  傅首一刹那间抬起头,喉结滚动,他僵硬的转过头,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哈哈……”孟芙实在忍不住笑喷了,“我就问你热不热,什么什么意思,你坐离火那么近不热啊。”

  傅首一尴尬的笑着,心里松了口气,但好像又有些失落遗憾,“还好,我要烤鸡啊。”

  孟芙说自顾自的说:“找水源能帮助村民,我们也能用啊。吕屠帮只能靠群众撑起来,出了什么事,大家都愿意相信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再不济,是好是非他们总能按照心里的意思去做吧。那些靠蛮力,烧杀抢掠得来的地位,我不是说他们不好也不是地位不好,但总比不上群众拥护起来的吕屠坐得好,坐的直。我只是利用了人的善把吕屠撑起来。”

  傅首一点点头,“好了。”他把一只鸡递给孟芙,孟芙伸手接过,左看看右看看没下口。

  傅首一笑道:“怎么,你嫌弃啊?”

  孟芙说:“没有。我第一次吃这种野味。”

  傅首一笑道:“也是,以前你可是千金小姐。”

  孟芙说:“你以前家世也不错啊,都尉之子哦。”她突然想到什么,放下烤鸡,“我们来扳手劲吧。”她准备好就等傅首一握住她的手。

  傅首一愣了愣,“你和我扳手劲?你确定?”

  孟芙点点头。

  傅首一握住她的手,孟芙使劲全力,用了两只手都没扳动傅首一的手分毫。她烦闷的甩开手,“哎呀,不玩了不玩了。没意思。”

  傅首一笑道:“其实扳手劲就是男人的面子,你这是在挑衅一个男人的面子,我当然当仁不让的。”

  孟芙把位子朝边上移了移,“你坐过来啊。”

  傅首一犹豫道:“可以……吗?”

  “当然。”

喵人粪

两个被灭了满门的人一起相依为命,这里没写好,一点都没体现出来,可我却不知道从哪里改,实在抱歉!他们的恋情就从这开始了……嘿嘿……   \(*^ー^)/*【謹賀新年】*\(^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