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八十四章 心跳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080 2019-05-18 20:17:47

  宴会上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以后,唐风找到武林盟主,他把那玉如意拿出来,在场的人心头一震!

  这玉如意威面八方!之前那合二为一的玉就足够让人惊艳了,没想到世上竟还有略胜一筹的玉,而且还不在同一阶层,真的不可比。

  唐风说:“盟主,这是吕屠帮给您的贺礼。”

  武林盟主时刻盯着那玉,那眼神犹如豺狼虎豹,“多谢多谢。”

  唐风试探说:“盟主对这礼可还喜欢?”

  武林盟主眉开眼笑说:“哎呀,你这年轻人,真是有心了。”

  一旁管事的人只能眼红,说:“恭喜盟主收的此礼啊。”

  一个男子不满的说:“你既然带了这么好的礼来,为什么不一早拿出来。”

  唐风说:“我看场上这么多人,我提早拿出来怕给盟主招来祸端啊,这下人少了,我才敢拿出来的。”现在虽然人少了,可留下来的人,个个都是有份量的,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盟主开心得不得了,立刻就叫人收起来,“哎呀,你这年轻人可真想得周到啊。”

  唐风说:“盟主,吕屠帮刚成立,以后还得靠您多照顾照顾。”所谓拿人手段,吃人嘴软。

  武林盟主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唐风也跟着笑,盟主说:“一定,一定。”

  唐风和傅首一回来时,就看见孟芙和曲楚箫在院子里下棋,他们俩提早先回来了。

  傅首一看到孟芙就下意识想躲,唐风一把抓住他,“大哥你干啥呢?”

  傅首一说:“我累了先回房。”

  唐风语重心长的说:“累也不在这一时啊,你这一刚回来就回房,要不看见还好,可明明都看见蓉姐了还不过去打招呼,这不是让人误会嘛,女孩子,玲珑心思,容易多想。”

  傅首一看了一眼正在下棋的孟芙,赖不过只得叹了一口气,和唐风走过去。

  孟芙看着曲楚箫一脸的嫌弃,“你好菜呀。你真的不适合玩这种高端游戏。小小一点把戏你就入圈套了。”

  曲楚箫被孟芙虐得灰头土脸的,眉毛紧紧扭在一起,一脸的烦躁!他一心想着如何搬回一局!“别吵!你不就赢了几局嘛,有什么好得意的!”他现在头脑正冒烟,语气十分不好,输得不知东南西北了。

  孟芙显得就很随意,气定神闲,她也不介意曲楚箫的态度,继续说:“我说你怎么不去采花了?”

  曲楚箫一愣,不耐烦的说:“腻了!”

  孟芙意味深长的哦了一下,尾音拉得极长,“原来只是腻了啊。我还以为你是准备从良了呢。”

  曲楚箫气急败坏的说:“你还下不下,废话这么多。”

  孟芙赶紧说:“下啊。”她落下一子,“到你了。”

  曲楚箫挠挠头,他的头发被他抓得乱糟糟的,他好烦啊!孟芙一直掐着他的喉咙不放,他不知道如何自救啊。

  孟芙说:“以你多年这采花的经验,我这容貌算几等?”

  曲楚箫抬起头仔细看了看孟芙,“上上等,天下间恐怕没有几个人有这等容貌。”

  孟芙得意的笑着。

  孟芙说:“哎,你怎么跟着唐风混起来了?”

  曲楚箫眉飞色舞的说:“跟着他好玩,很刺激。”

  孟芙坏笑道:“有多刺激?”

  曲楚箫得意的说:“我们好几次在别人的刀下逃命,结果都没事,对方还被我们收服了,那种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的刺激!”

  孟芙兴致勃勃的继续问:“还有呢?”

  曲楚箫一愣,“还有?没有了啊。”

  孟芙脸垮下来,“唉,你觉得唐风这个人怎样?”

  曲楚箫想了想说:“老实!他这人老实,而且很讲义气。”

  孟芙眉毛动了动,示意他身后,曲楚箫回头,大吃一惊!唐风就站在他身后!

  孟芙和傅首一在唐风挑的基地里逛起来。

  孟芙随意四处看了看,唐风挑的这地方还真不错,但花的银子也不少。果然,金钱和任何东西都是成正比的。

  孟芙看了傅首一一眼说:“你怎么不说话,一直闷闷的走在后面。”

  傅首一咳嗽两下,“我怕打扰了你观景的兴致。”

  孟芙突然停下,回头看着傅首一,傅首一和孟芙刹那间四目相对,他心漏了半拍,心里激起阵阵悸动。两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对方,时间仿佛静止。

  孟芙不怀好意的说:“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

  傅首一反应过来后赶紧惊慌失措的后退几步,他的心脏狂跳!激动得难以接受。

  孟芙不怀好意的笑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哦。”

  傅首一使劲吞了吞口水,压制内心的躁动,“好看。”

  “嘿嘿……”孟芙笑道:“我也觉得我挺好看的。”她说完转身继续走,仿佛刚才的一切就没发生一样,什么事都没有。

  她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可傅首一不能!他的心里翻江倒海,迟迟安静不下来,心脏一个劲乱跳。

  孟芙说:“武林盟主答应给我们做后台了吗?”

  傅首一点点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答应了。”

  孟芙笑着说:“很好。”

  傅首一想问什么又忍住了。

  孟芙继续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吧?”

  傅首一看着她没说话。

  孟芙说:“每个人都一定要为自己准备好一条最后的退路,也许永远不会走到那一步,但必须要先有准备。以防万一。京泸离京城最近,如果猊院出事了,那我们就能很快转移到这,这就是我们的退路。”

  傅首一顿时恍然大悟。

  孟芙说:“所以呢,吕屠帮就是我们的退路,而吕屠帮一定要大,大到能罩住整个猊院。”

  傅首一笑道:“你想得永远比别人长远。”

  孟芙说:“我是不是很聪明?冰雪聪明说的就是我了。”她的眼里闪着金光。

  “呵呵……”傅首一笑道:“你还真一点也不谦虚。”

  孟芙说:“我为什么要谦虚?该自己表现的时候,就不能谦虚。要大胆一点,大方一点,别一直畏畏缩缩走在后面,别人看不见。”

  孟芙说完就回房了,留下傅首一愣在原地,迟迟不回神。她这是在提醒他?还是有其他什么意思?

  他的心脏狂跳!根本停不下来,频率快得他难以呼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