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八十一章 收服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7 2019-05-15 20:43:54

  曲楚箫一直带着唐风不要命的往前逃,后面这女飞贼怎么甩也甩不掉。这一闹,天就亮了。

  唐风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吊在曲楚箫身上,“丢下我,你自己走吧。”

  曲楚箫心烦气躁的开口:“你给我闭嘴!”

  突然一个汉子骑马堵住了他们,后面陆陆续续追上来三人。

  两人一惊!轻功再好,两条腿的人也抵不过四条腿的马!

  前有敌人后有追兵,他们这下逃不掉了。

  女飞贼狂妄大笑:“你轻功不错,可一山不容二虎,只能我的轻功天下第一!既然如此,我就废了你的双腿,看你以后还怎么蹦!”

  三人下马看女飞贼修理他俩。

  女飞贼说完立即攻击曲楚箫,唐风把曲楚箫推开,和女飞贼厮杀,“你快走!”唐风早已是强弩之末,没两下就被女飞贼踢到在地。

  曲楚箫大急,他冲进战场攻击女飞贼,女飞贼大惊一个闪身退出战场,她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一掌劈向曲楚箫,曲楚箫被打到在地!女飞贼一个闪身跳到唐风面前,使出飞镖,曲楚箫大喊:“你不是要废了我的腿吗,你来啊!你就是个菜鸟,就你这样还天下第一,我托着个人都跑得比你快!”

  女飞贼勃然大怒!“好,那我就废了你的腿!”女飞贼跳到曲楚箫身前,一脚踢向曲楚箫,唐风趴在地上大喊:“不要!”突然一个汉子跳到唐风面前,一锤砸向他!

  忽然!

  好几个烟雾弹砸向他们,一根链条栓住女飞贼的脖子,把她往后一拉,她一脚踢空还被拖倒在地!

  突然一个男子把唐风往边上一拉,汉子锤子砸空,锤子重重砸在石头上,震得他手麻!突然有人一脚踢在汉子的身上,他被踢退数米,后面突然窜出三四个人踢在他脚弯,他吃痛的叫一声,一颗药丸精准无误射进他嘴里,他重重跪下去,几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浓浓的烟雾,什么也看不见。

  女飞贼突然被拖走,她惨叫一声一下子不见了踪影,一个汉子大叫:“四妹!”

  剩下两人背靠背,他们无法顾及女飞贼及其它人,只能先自保。

  唐风也在浓烟之中,他一脸的懵,突然有人捂住他口鼻把他往外拉,他下意识反抗,那人说一句:“是我!”唐风惊喜!这是傅首一的声音。

  曲楚箫被人扔在一边,他摸索去找唐风,突然有人拉住他,他下意识反抗,来人立马把他绑起来往外一丢,他被扔出浓烟外。

  他慌乱爬起来,唐风被人扶着站在一边,孟芙向曲楚箫伸出友好的手,曲楚箫不明所以握住,孟芙一用力把他拉起来。

  曲楚箫走过去扶着唐风,傅首一放手。他们见差不多了准备好架势攻击剩下的两人。

  两人背靠背,始终保持警惕,他们突然暗叫不好!“这烟有毒!”他们捂住口鼻时已晚,他们身子开始无力瘫软!

  突然有人攻击他们,他们各自散开。

  三四个人夹住一个大汉,大汉用力一绷意图把这些人甩开时,傅首一一脚踢在汉子的胯下,汉子惨叫一声,一颗药丸丢入他口中。

  提剑的人一听惨叫,心紧紧提起来,突然一根链条圈住他脚踝,他大惊!他挥刀意图一刀砍断链条,突然刹那间有人一脚踢飞他,他倒地被人一脚踩住手臂,他嚎痛一声,一颗药丸丢进他嘴里。

  浓烟渐渐散去,女飞贼被人用刀架在地上,一个汉子跪在地上被刀架住脖子,另外两人被人押着跪在地上。

  孟芙对曲楚箫和唐风说:“那个女人交给你们处置。”

  曲楚箫说:“交给我们处置?我们怎么处置啊?”

  孟芙说:“她刚刚不是要打断你的腿吗?你就打断她的腿。”

  曲楚箫一惊,他虽然走江湖多年,可这么残忍的做法他没干过啊!

  曲楚箫不敢,可唐风敢!他愤恨的走过去,女飞贼大惊!她看出孟芙是这群人的老大,她对着孟芙说:“你别杀我,我可以为你卖命,我轻功很好的!”

  孟芙冷笑,“你那叫好?谁给你的自信,你一个人追他们俩都追不上,还好意思说自己轻功好?再说了,你也说了一山不容二虎,既然如此,留你作何?”孟芙看了唐风一眼,示意他可以动手了!

  唐风动起狠来也绝不留情,他一刀就废了女飞贼双腿,女飞贼疼得大叫!他再挥刀断了女飞贼一只手!只因刚才她打了曲楚箫一掌!女飞贼因断肢之痛被活活疼死!又加上这是野外,晚上有野兽出没,死无全尸!

  提剑的汉子问:“你们是谁!”

  孟芙懒得和他们废话!“看看你们的手臂。”

  几人一看,顿时一惊,他们的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红痕。

  孟芙说:“现在你们有两条走!要么给我卖命,要么,死!”

  三人一阵愤恨!“你休想用毒控制我们!我们不会任你摆布的!我就不相信没人解不了这毒!”

  孟芙冷笑,“忘了告诉你们,这毒是神医上官家的下任家主上官谨制的,对了,刚刚那烟雾弹是我的提议,他制的。”

  几人一阵惊讶!天下神医制得毒,还有谁能解?鬼医吗?让他们走的安详?

  一个汉子说:“你别吓唬我们!上官家隐居多年,你一个小丫头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物!”

  孟芙说:“我不认识他啊!是他来认识我的。”孟芙这话说的可真是大实话。“总之随你们信不信吧,跟我你们可以活的长久,不跟我,你们最多活三个月!”她说完挥手,那些黑衣人就放了他们。

  最后无奈,只得跟着孟芙!他们走南闯北就为了混口饭吃,如果连命都没了,还混什么混!

  曲楚箫扶着唐风,他看着孟芙的一举一动,“阿风,他们是谁啊?”

  唐风说:“他们和我们是一伙的,她就是我给你说的芙蓉,他们知道你,我和他们提过你。”

  曲楚箫了然的点点头。

  唐风带着他们来到总舵,江南七雄一看老大回来个个出来迎接他们,可怎么一下子来这么多人?

  唐风介绍江洋大盗,介绍傅首一,到孟芙时,孟芙制止了他的介绍,她自己说:“我叫孟芙,我们都是一伙的。”

  几人点点头。唐风的身份本来就是个迷,突然多出这么多人也不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