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七十九章 惩罚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54 2019-05-13 11:42:47

  牡丹在后院等着孟芙处理完事情回来,她对着孟芙依然是一脸的厌恶。

  孟芙说:“你为什么要帮我?”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帮她?今天不是除掉她的好时机吗?

  牡丹冷笑,一脸的嘲讽:“我帮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想跟你换一样东西。”

  孟芙诧异,问:“什么啊?”

  牡丹说:“上次南宫公子是不是留了一样东西在你这?”

  孟芙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你是说那把扇子?”

  牡丹说:“我要它!”

  孟芙回屋里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出来,牡丹一把拿过,视若珍宝。

  牡丹又抬起头来说:“我们两谁也不欠谁,你该庆幸,你能和他的东西等价!还有,我讨厌你!”她说完转身就走,不愿意和孟芙多待。

  孟芙此时像秦时临犯错的女儿一样乖乖的端坐在他面前。

  秦时临十分生气!他凶道:“蓉姐!你怎么突然改变注意了?而且你还亲自出来,不怕死啊!”

  孟芙抬起头来小声地说:“我只是想给段正一个措手不及。”

  秦时临更凶了,“措手不及!你这措手不及可玩的真好,差点把自己玩死!”秦时临骂起孟芙来丝毫不留情面,满嘴的讽刺!

  孟芙委屈的说:“我哪知道段正会悄悄安排人暗中保护大公主啊,而且他们还很聪明的知道回去通风报信搬救兵,还知道隐藏自己等我们先暴露。我只是想杀了二皇子,段正他们不是防着我们,我就是要公开挑衅他,就算知道我们目的又能奈何。”

  秦时临嚎着大嗓门:“那凭什么就能你能想到别人就想不到呢?你吃到屎了!你不是常常告诉我们要把一切行动都摸清了在动手吗!你这次是吃到屎了?”

  孟芙小声地说:“吃屎那不是你的事吗?”

  秦时临一脸怨愤的看着孟芙,“匆忙决定就算了!还自己出去!你是有三头六臂怕别人砍不完是吗!有点小头小脑就自作聪明!自作聪明的人是最愚蠢的!今天是谁给你的自信!你今天是水喝多了在吃屎,脑子里一片浆糊是吗?把你脑门黏上了?”秦时临的嘴像个机关枪似的,哒哒哒不停。

  孟芙被秦时临哪一脸泼妇骂街的气势吓得乖乖的坐着。

  秦时临滴滴不休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次莽撞行动害得我们多担心!你知不知道你出事我们怎么办!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们!”

  孟芙抬起头来想说话,“我哪有……”

  秦时临突然一声暴喝!“你给我闭嘴!”他继续凶道:“你有几条命!够别人砍吗!我们费了多大劲才走到今天你都忘了吗!你说人不能太得意,而你是在用亲身实践告诫我们太得意的下场吗!”

  “我对你很失望!蓉姐!”这句蓉姐饱含了他太多的感情!“你知道我们接到你独自出任务时有多震惊吗!我们马不停蹄带着人去支援,当时我们内心有多煎熬你知不知道!我们只求你不要出事,甚至都不敢抱有太大希望!你是我们的支柱,而你说胡来就胡来!你有考虑过我们吗!蓉姐,你不是一个人!你是我们的顶梁柱,我们的核心!你出事了,就等于猊院覆灭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我们希望!”他越说越气!

  孟芙都快被秦时临骂哭了,这说得她一无是处,她低头忽然发现傅首一站在旁边,她眼神示意傅首一,快帮她劝劝秦时临啊!

  傅首一严厉地说:“你求我也没用,我是没有时临那天赋,那口才,不然我一定骂得比他还狠!”

  孟芙:“……”

  秦时临看着孟芙就是一肚子火气!“蓉姐,你一直告诉我们做大事切忌心浮气躁,要经得起时间的沉淀!而你这次是干什么?若大哥在晚到一步,我们现在就在风风火火举办你的葬礼了!”

  孟芙一直低着头,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秦时临有泼妇的潜质呢?

  “啪!”秦时临突然一啪桌子!

  吓得孟芙一个机灵!

  秦时临说:“你说,你今后要怎么办?这种错还犯不犯!”

  “不……不犯了。”孟芙结结巴巴的回答。

  秦时临说:“你说做事有赏就有罚!这次该怎么罚你!你自己说!”

  孟芙想了想,小声说:“关……关禁闭吧?”

  “好!”秦时临一口笃定,“就好好关你个十天半个月的禁闭!哼!”

  皇上第二天一早就听到二皇子暴尸宫外,死在街头!

  他气得脑门儿嗡嗡响!作为一个年老体衰的老人,还有什么比丧子之痛更加让人悲惨!

  皇上几多查证,知道二皇子是被大公主连累,她在宫外惹了仇家却连累二皇子。而大公主作为侯家的儿媳却对她不管不问,甚至还把她赶出侯家,让她去洗衣局公主,还美名其曰的给侯家祈福!

  皇上一怒之下灭了侯家九族!侯家的面子可真大,让一个皇族人给他们祈福,胆子都大到可以翻天了!

  皇上可以把大公主不当人,对她不管不问,可不代表侯家,或是其他人也能把她不当人,甚至作为侯家的儿媳,侯家还敢给她罪受,把她不当人!

  侯家被诛九族,就凭他们敢以下犯上的本事,再加上目中无人,把皇家脸面放在地上使劲摩擦的本事,就足够他们死上千百回!

  人就是不能给脸,皇上不管,大公主不作为,一直任人欺凌,也难怪侯家敢蹬鼻子上脸,不把大公主当人看!

  段正被停职三个月,罚俸禄一年。六王爷也被停职三个月,禁足三月。苏寄予直接被剥夺讼师的称号,终生为民!

  皇上这次也算勃然大怒,可对这仨也是从轻处理,没有下令崭了这三!皇上这一气之下,急火攻心就躺床上休息了好几天!

  孟芙看着猊院的新人训练,傅首一站在她的旁边。

  无论任何组织都和人一样,时时刻刻都需要新的血液补充,否则它不但会衰老腐败,而且随时都可能崩溃。

  傅首一一直在训练新人。

  孟芙说:“你把任务给秦时临说一下,让他接手,我带你去个地方。”

  傅首一说:“去哪?”

  “出去避避!天天被他骂我会疯掉的!把所有事都扔给他,让他把精力全花在这些事上面,让他忙,天天忙!省得他整天想着如何骂的我!”

  “他也是为你好,担心你!不骂骂你怎么吸取教训!换做别人,他管都不会管!”

  “哎打住!你快去交待事吧!我可不想再被你念叨!”孟芙一副烦躁的样子。

  傅首一重重吐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