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七十六章 活鱼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66 2019-05-10 23:14:49

  秦时临不懂,为什么孟芙要让他想办法让二皇子出宫。

  孟芙说:“大公主就算再不济,她身上流的是皇家血吧?”

  秦时临说:“可为什么要想办法让二皇子出宫呢?”

  孟芙看着秦时临,脸上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大公主是二皇子的姐姐啊,告诉他姐姐在宫外的艰难生活啊,然后让二皇子收拾收拾侯家,侯家再八抬大轿把大公主抬回去。”

  秦时临纳闷,“我们不是要杀大公主吗?为什么要帮她?”

  孟芙说:“谁说我帮她了,我只是看不惯侯家的做法,而且我还不想让六王爷、段正、苏寄予他们三如意。”她笑道:“他们想钓我?那可是别人家的鱼塘,主人想不让他们钓他们又能如何?”

  “哦……”秦时临恍然大悟,“大公主现在在他们的保护范围下,是他们的诱饵,引诱我们上当的诱饵,而你是想让二皇子把他们保护的权利收回来?直接让他们连鱼都没得钓?把他们赶出鱼塘?”

  孟芙拍拍秦时临的头,笑道:“二哈终于开窍了。”

  秦时临高兴道:“唉,我马上去安排!”

  “唉二哈!”孟芙叫住秦时临,“记住,让她们把大公主的情况说得越惨越好,大公主就算再不受宠,那也是二皇子的姐姐,看在他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二皇子一定会出来看看他姐姐的,结果一看,他姐姐在洗衣局当工人,那后面的戏就好看了。”

  “嗯嗯。”秦时临朝着竖起拇指,然后转身就走。

  “呵……”孟芙冷笑,“想跟我斗?我的狐狸白叫的哟。”

  六王爷按耐不住问道:“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的计谋了?这么多天过去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连个苍蝇都没有!”

  苏寄予说:“可能他们上次刺杀不成功,想着我们肯定有防备,所以想等我们放松警惕后再动手。那这样比的就是谁的耐力强了。”

  段正坐在一边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六王爷看向他,“段正,你在想什么?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段正站起来,“王爷,狐狸,我怀疑一个人,这个人极其聪明,而且长得也十分倾国倾城。”

  六王爷和苏寄予对视一眼,六王爷紧张的从位子上站起来,“谁?”

  段正说:“肆夜楼的老鸨。肆夜楼是个青楼,而这个老鸨以前只是一个花魁,自从这女子来到京城后,京城就接二连三的死人。只知道她是不是一个外乡人,至于是哪人不知道。此女子长得极漂亮,而且伶牙俐齿,一来就成为了肆夜楼的头牌花魁。下官调查过她,但最后也只得不了了之,她很聪明。而且她前几天来过洗衣局。”

  六王爷凶道:“你既然知道这个人怎么不早说出来!”

  段正把头低得低低的,“下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她是狐狸,只是猜测。”

  六王爷说:“既然有了猜测,那就八九不离十了,把她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看她说不说!”

  苏寄予和段正两人同时说:“不!”

  苏寄予说:“王爷,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这只是猜测,随意就把人抓起来,打草惊蛇不说,惹了众怒就麻烦了。所谓众怒难犯。”

  六王爷一阵晦气!

  段正说:“王爷,办案要讲究证据的。我们要是这么做,要是她真是狐狸就好,万一不是,那些人抓着这点大干一场,把事情闹大了,我们不好收场。”

  “对!你们不说我都忘了。”六王爷突然想起七王爷曾经也惹了一次众怒,那次可是死了好几个大臣和百姓,还是七王爷地位高、手段雷霆把事情压了下去。如果换做是他,可能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别说把事情压下来,他连自保都难!

  六王爷心有余悸的说:“那我们怎么办?”

  苏寄予说:“既然现在都已经有怀疑的人了,那我们就暗中派人混到青楼里去盯着她!”他扇子一收,目光狠辣,“我亲自去会会她!”

  六王爷说:“安排人,也只能让人充当嫖客,无法知道青楼里的情况,既然她真有这么聪明,如果这时候安排家丁丫鬟进去会被她发现吧?”

  段大人笑道:“王爷放心,我们已经有了一个现成的人,她会替我们监视老鸨的。”

  “谁!”六王爷和苏寄予同时说。

  段大人说:“此人叫牡丹。她是肆夜楼曾经的花魁,这个老鸨一来后,就抢了她的花魁之名,她和老鸨积怨已深,曾经也为了一些事闹到我的公堂上来过,我们只要去给她提一提,然后再给她一些好处,妓女要的无非就是钱财,到时候老鸨的一举一动她不都盯得死死的?”

  六王爷和苏寄予对视一眼,六王爷下决定说:“好!段正你去安排盯老鸨的事,苏寄予你去安排嫖客的事。”

  两人答道:“是。”

  二皇子左拥右抱,怀中的美人一杯又一杯的劝酒,满屋歌舞升平。

  一个丫鬟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

  丫鬟说:“二皇子,求求你去救救我家公主吧。”

  二皇子不耐烦的说:“父皇都不管,关本宫什么事?滚一边去!”

  丫鬟爬到堂下:“二皇子,求求你了,我家公主太可怜了,她现在每天在洗衣局洗衣服,手都磨起泡了,每天吃不饱穿不暖,还遭受洗衣局里面的人毒打,她满身伤痕,公主细皮嫩肉的,怎么忍受得了这些,二皇子,奴婢求求你了,去救救我家公主吧,她现在身子一天比一天弱,奴婢怕她熬不下去了。”

  二皇子一阵烦躁!

  二皇子怀里精明的女人互使眼色,一个又劝了二皇子一杯酒,一个说:“没听见殿下叫你滚吗?你还不快滚!”

  丫鬟继续哭着说:“二皇子,奴婢求求你了,奴婢只求你去看一眼公主,马上就八月十五了,公主好久都没有见过家人了,奴婢只求您能出宫去看一眼公主,奴婢求您了。二皇子,公主是您的姐姐呀,求求您去看一下她吧,奴婢求求您了。”

  “行了!”二皇子凶道:“本宫去不去以后再说!来人,给我把这贱婢拖出去!”

  丫鬟叫道:“二皇子,求求您了,您就去看看我家公主一眼吧,就一眼……”

  二皇子心烦气躁的喝了一杯酒,怀中的女子说:“殿下,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得。”女子的声音酥掉骨。

  二皇子突然又像被勾了魂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