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七十四章 勾心斗角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3 2019-05-09 20:40:07

  秦时临查探了几天,终于把段正这几天的来龙去脉查清楚。

  秦时临说:“段正被六王爷叫去王府训骂一顿,然后王府就回来一个苏讼师,那是王爷亲自派人去召回的。而那个刚回来一个讼苏师叫苏寄予。苏寄予以前只是一个平民,后来六王爷广招贤才,他毛遂自荐去到王府。后来就被六王爷提拔做了讼师。唐风去京泸的时候他也被一起派去了。”

  孟芙问:“谁派他去的?”

  秦时临说:“六王爷。是六王爷派他去的。”

  孟芙问:“六王爷为什么会派他去京泸?”

   秦时临摇摇头说:“不知道。他和唐风曾经一起办过一场杀人案,后来唐风去抓江南七雄后,他们就分道扬镳了。”

   孟芙皱眉,手指一直拍打桌子。

  秦时临继续说:“唐风说这个人很聪明,头脑很灵活,常常能观察到别人不易察觉的细节。那日他们三人在屋里讨论许久,一来苏寄予就让六王爷并退左右,不知道他们讨论了什么。段正一从王府出来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保护大公主一家。”

  孟芙说:“好,我知道了。”

  秦时临说:“蓉姐,大公主被赶出侯府了。”

  孟芙一惊,“被赶出来了?她不是公主吗?”

  秦时临说:“侯家人说她克死了她母亲,克死她丈夫,然后还想克死侯家一家,嫌她煞气太重,就把她赶出来了。就算她是公主,可皇上不管她啊,甚至都当她不存在,皇上就差明着说:‘朕没有这个女儿’了。可想而知,皇上对她母亲厌恶到何种地步。”

  孟芙说:“那她现在身在何处?”

  秦时临说:“在一家洗衣局当工人,那家洗衣局管吃管住,她目前也算有个安身之地。”

  孟芙说:“堂堂大公主,沦落到去洗衣局当工人?”

  秦时临也不大相信的点点头,“好几个眼线传过来的消息都是这样。侯家当晚就决定把大公主赶出来了,而那晚,侯家二儿子曾半夜三更去调戏过大公主,大公主不忍受辱就答应搬出来了。”

  孟芙说:“这大公主摊上这么一个母亲,惹得父亲讨厌,年纪轻轻就守寡,如今又被赶出来,也是可怜。”

  秦时临说:“那现在怎么办?大公主还动吗?”

  孟芙说:“动!”她顿了顿又说道:“但要摸清楚是怎么回事。既然苏寄予这么聪明,那么大公主出门这事就有蹊跷了。他们前几日还风风火火的要保护,如今又放任不管,不觉得很奇怪吗?”

  秦时临说:“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孟芙说:“什么也不做,我亲自去看看。”

  “不行!”秦时临突然说道:“蓉姐,猊诧可是道出了你的名号!猊院的带头人是一名长相倾国倾城的女子,代号狐狸!现在他们肯定防着意图不轨的女子,你此刻出去很危险!万一你出事……”我怎么向大哥交待?这句话秦时临没说出来。

  孟芙皱眉,“你慌什么?他们又不知道我就是狐狸!仅仅只是知道一个代号罢了。别忘了我还有另一个身份,肆夜楼的老鸨,这个身份是可以见光的,只是不光彩而已。”

  秦时临还是不放心道:“可万一出事怎么办?”

  孟芙说:“可现在只有我亲自去看看了,不铤而走险怎么知道他们在弄什么把戏呢?”

  秦时临想再说什么,孟芙抢先说道:“行了!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就按兵不动等我的消息。”

  皇宫里,皇上闭着眼睛舒服的躺在龙榻上假寐,如妃温柔贤惠的给皇上揉着太阳穴。

  如妃忧心挂肚的说:“皇上心系天下,操劳国事,但也要注意龙体呀。”

  皇上闭着眼睛说:“无碍,朕只是感觉近日有些乏累了,休息几日就好了,别担心。”

  如妃担忧的说:“要不还是唤太医吧,皇上的龙体可马虎不得。”

  皇上笑道:“还是如妃贴心啊,那就宣太医吧。”

  诸葛半里被招见来给皇上请脉,“皇上近日是不是时常赶到乏累?”

  皇上闭着眼睛懒得搭话,如妃在旁边说:“皇上近日的确很乏累,时常提不起精神。”

  诸葛半里笑道:“皇上只是筋脉堵塞,血液流动不循环,所以感觉乏累。”

  如妃开始有些焦急,“那怎么办?”

  诸葛半里说:“如妃娘娘请放心,微臣给皇上针灸一下,便可立即痊愈。”

  如妃凶道:“那你还不快点!”

  诸葛半里马上给皇上针灸。

  过了一会儿,皇上说:“嗯不错,诸葛太医果然妙手回春,朕确实感觉轻松许多了。”

  诸葛半里收拾好东西,站在台下说:“谢皇上夸奖。”

  皇上说:“诸葛太医医术精湛,就升为太医院的太医令,以后就是朕的御用太医,专门为朕诊治。”

  诸葛半里跪下来说:“臣遵旨。”

  如妃适时的说:“好了,诸葛太医就下去吧,明天再来为皇上请平安脉。”

  诸葛半里说:“是,微臣告退。”

  七王爷今天才刚到九都边界,他们停止前进,他们决定在此安营扎寨,让军士们养精蓄锐。

  七王爷身边的陵将军说:“王爷,我们这一路上都太顺利,连个刺客也没有,这五王爷和九王爷在搞什么?”

  七王爷说:“你觉得他们在搞什么?”

  陵将军说:“难得五王爷和九王爷真的愿意招安?被京城的阵势吓怕了?”

  七王爷冷笑道:“如果你决定倾尽全力做一件事的时候,路上遇到艰难险阻你会放弃吗?”

  陵将军笑道:“我当然不会放弃,既然都倾尽全力了,那就死拼到底,结果如何那就让天定吧!”

  七王爷说:“那既然你也知道拼一拼,造反难到是小事?不需要深思熟虑再决定?”

  陵将军一阵疑惑。

  七王爷说:“既然要决定干一场大事,那他们又岂会轻易妥协?这一路上无波无险,他们只是不想打草惊蛇,吓跑我们,他们想要一口吞掉我们。想来也是贪心啊,还没学会爬就想跑了。”

  陵将军一惊,他反应过来以后打心底佩服七王爷,“王爷英明。”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那招安这件事就没那么容易了。”

  七王爷冷笑道:“无碍,本王也没打算真的招安,本王来这只是做做样子。”

喵人粪

今天烦事超多,我看看晚点能不能写出二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