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七十三章 杀手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6 2019-05-08 22:32:39

  杨氏突然踢门进来,“好啊,你两半夜三更居然偷偷背着我乱来!”

  侯二儿子突然被吓了一跳,瞬间就怂了,尴尬的笑笑,“娘子还没睡呢?那我先去睡了。”他一溜烟跑不见了。

  杨氏看着大公主惊慌失措的样子笑道:“大嫂还是收拾东西吧,毕竟你明天就要被赶出去了,你不会还想赖着不走吧?”

  大公主说:“你放心,明天我会走的。”

  杨氏冷笑离去,她最讨厌大公主这一副高傲的样子,被欺凌成这样还不愿意低头!

  苏寄予十分郁闷,他一回来就听到女刺客死了的消息!

  扮上官谨的家丁说:“苏讼师,我该做什么?”

  苏寄予对着他一阵劈头盖脸的骂:“做什么做,人都死了!用不着你了,给我滚!”

  家丁一下子被吓得赶紧跑掉。

  几人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十分烦躁!

  段大人说:“虽然我们没问出她们的藏身之处在哪,但我们可以来一出引蛇出洞!”

  两人一惊,“怎么个引蛇出洞法?”

  段大人说:“如今我们知道她们的目标不是王爷您就是大公主一家,大公主一家都只是被大公主牵连的,她们的主要目标是大公主,那我们可以把大公主保护起来,但又不是保护。”

  六王爷问:“什么意思?”

  段大人笑道:“我们把大公主移出来,让她在我们的保护范围内,但又不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刻意为之,我们放长线钓大鱼。那些人一定还会再来的。”

  一个官兵进来报:“王爷,大人,刚刚传来消息说二公主被赶出侯府了。”

  段正拍手叫好,“真是好及时啊!这样就更能让敌人相信了!大公主古今孤立无援,杀她是不是更容易呢?”

  六王爷点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办。”

  大公主背着包袱,走在街上,她身无分文,不知何去何从。想她堂堂大公主,竟然沦落如此。突然有个妇人撞到她,那人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大公主笑道:“没关系。”

  妇人看着她背着个包袱说:“嫂子是要去哪啊?”

  大公主勉强的笑笑:“我……我……”

  妇人说:“嫂子是有难言之隐还是没有去处?”

  妇人看大公主半天不说话说道:“我是一家洗衣局的工人,哪家人还差洗衣服的工人,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和我一同到哪里去,他们管吃管住,月底还有银子拿。”

  大公主喜出望外,“好,真的可以吗?”

  妇人说:“他们正在四处招工人,你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过去,只是有点辛苦。”

  大公主说:“没关系的,我能吃苦的,我现在就可以过去。”

  妇人笑道:“唉,哪你跟着我走吧。”

  大公主和妇人来到洗衣局,妇人去打招呼,“总管,这是我新拉来的工人。”

  总管点点头,“给,你拉工人的赏钱。”

  妇人接过钱高兴的去忙自己的事。总管走过来,“新来的,跟我来吧。”

  大公主跟着总管来到另一间洗衣局,“这里面的都是新人,那些老妈妈会教你们怎么洗。”

  大公主连忙答道:“唉好!”

  猊罗被打断四肢瘫在地上,眼神怨毒死死盯着孟芙。

  孟芙云淡风轻的看着她,冷笑道:“你以为你能逃到哪?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啊。”

  孟芙说:“我喜欢聪明人,可一点也不喜欢聪明过头了的人。你以为你利用猊诧就能毁了我们?呵……你真天真。”

  猊罗一直在笑,笑得悲凉,“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我从小到大苍蝇都没杀过一只,是你们!是你们把我抓来这个地方!给我吃毒药,要我给你们杀人!替你们卖命!”

  “这些人和我既不相识,也没有恩怨,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可我却要去杀了他们!我不杀就会被你们折磨,我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杀了他们!”

  “我每当杀了一个人,每当剑看着锋刺入别人的心脏,鲜血沿着剑锋滴下来的时候,看着他们在我面前死去,在我面前挣扎,鲜血淋漓的时候,你们知道我有多痛苦吗?而我为了活命,就要忍受这些痛苦!我曾一次又一次的幻想着逃跑,可不行,你们不死,我不会有自由,就算我跑脱了,三个月后我也要死了。可我愿意用一生的寿命来换三个月的安稳舒坦。”

  孟芙说:“没人一生下来就喜欢杀人的!既然你已经被命运选中,为了生活,你只能把这种痛苦转化为乐趣!因为你是杀手!”

  “哈哈……”猊罗大笑,“乐趣?把杀人当作乐趣!哈哈……”猊罗躺在地上放声大笑,“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女人!这次不能毁了猊院,以后总有机会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背叛你!哈哈……你杀了我又能怎样,你能杀了猊院所有人吗?哈哈……真可惜我看不了猊罗覆灭的那一天了。”

  孟芙冷笑,“你以为别人都会有勇气背叛我?人的野心欲望是会长的。”

  猊罗停止了笑,“什么意思!”

  孟芙说:“什么意思与你无关了。”她命令黑衣人道:“把她做成人彘,挂在悬崖边让他们好好看看!这就是背叛的下场!”

  猊罗一惊!她挣扎着怒吼:“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孟芙笑道:“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轻易死掉?我还要用你一直告诫提醒他们身在何处呢!”

  猊罗在地上咆哮,“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孟芙站起来,一脚踩在猊罗的手上,越踩越用力,她笑道:“我不得好死?我能说你在祝福我吗?好人不长命,祝别人长命百岁,却早早就死了。你咒我不得好死,看来我会活得很长久而且比别人还要好!”她提起脚离去。

  孟芙一个人走着,没有人生下来就喜欢杀人的,如果可以,她又有何尝不想做个平凡人呢?从她记事以来,她就在杀人!因为她是杀手,她活着,就是为了杀人!

  有时一个人活着并不是为了享受欢乐,而是为了忍受痛苦,因为活着也是种责任,谁也不能逃避。

  她只能把杀人的痛苦转变成乐趣,比较别人死时痛苦挣扎的神态,然后想想她死时会不会也会是这个样子?

  这就是她的生活,永远活在黑暗里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