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七十章 撒网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6 2019-05-07 13:48:55

  六王爷说:“你怎么知道?”

  苏寄予笑着继续说:“四公主一家一夜之间消失,十四王爷一夜之间府里被烧了个干净,二公主一家惨死,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那第三次呢?”

  六王爷和段正对视了好几眼,信息量有些大,他们得缓缓。

  苏寄予说:“他们现在只针对生活在宫外的皇家人,因为是宫外,防卫没有那么好,不严密,就好动手,他们就算再狂也不敢把手伸进皇宫里。”

  苏寄予喝了一口茶,话说多了有点渴,而六王爷像热锅上的蚂蚁等着苏寄予继续说下去。

  苏寄予说:“七王爷去招安了,那现在生活在宫外的只有王爷您和大公主。也就是目标会是王爷和大公主其中一个。”

  六王爷一惊,他一想到那晚的行刺,后背直发凉,他现在想想,其实牢里也挺好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

  苏寄予说:“只是不知道他们接下来的目标会是谁。”

  六王爷惊恐的大叫出来,“是本王!一定是本王!”

  苏寄予说:“王爷为什么会这么说?”

  六王爷说:“本王被他们行刺过!”

  两人一惊,段正说:“那王爷您没事吧?”

  六王爷瞪了段正一眼,“本王要是出事了,你现在能见着本王?”

  段正吃瘪,安静的站在一边。

  六王爷说:“上次那场刺杀来势凶猛,要不是及时有高人相助,本王早就命丧黄泉了,如今,他们的目标一定会一直盯着我。”

  苏寄予说:“外面那些兵?”

  六王爷说:“那是皇上派来保护我的。”

  六王爷自从那次后,每日出门都是风风火火的,而且晚上一定不出门,替身都找了好几个,七王爷一派的大臣们看着皇上突然派了那么多兵给他,想着可能又要让他掌权了,就一阵嫉妒!能逮着机会整他就决不放过!

  苏寄予了然于心,他一进来就看见很多士兵围着王府,以为王府出了什么事。

  苏寄予说:“那王爷准备怎么办?”

  六王爷说:“怎么办?设置八面埋伏,只要他们敢来,我就敢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他的拳头一拳敲在桌上,目光狠毒!

  段正出来以后就想着暗中派兵保护大公主一家,六王爷这里就不用他担心了,他只要把大公主一家保护好就行,没准还能让他捡个便宜!

  秦时临急匆匆跑来禀告孟芙,“蓉姐,不好了!”

  孟芙看着他风风火火一脸着急的样子问:“怎么了?什么事啊,这么慌乱?”

  秦时临说:“刚刚传来消息,大公主一家不知怎的突然多了很多人,而且那些人应该来者不善!他们一天游手好闲,充当家丁,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是在巡逻,而且府外多了很多隐藏着的官兵。”

  孟芙皱眉,惊道:“怎么回事?有人泄露了消息?”

  秦时临说:“不可能是我们的人,我们的人若有一点点动静就会被发现的。”

  孟芙问:“那怎么回事?”

  秦时临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孟芙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沉默了好半天,“如果说我们的人都好好的,不是我们的问题,那就是有人猜到了我们的动机。”

  秦时临笑道:“不可能。蓉姐,谁能如此神机妙算能猜到我们的行动?你这么聪明,我们又布了这么宽的网,没人会猜中我们的。”

  孟芙说:“不不不,你之所以认为我聪明是因为你一直在局中,你是随着我行动的,我布什么局你就怎么下,你的意识是随着我在动,没有作为一个局外人的眼光去看待这件事,你没有看到整个局面。”

  秦时临皱眉,他不懂。

  孟芙继续说:“那么照这么看,就是有一个局外人看出来了,而且又给别人提了建议,而且还被采纳了,知道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了。”

  孟芙沉思,喃喃自语道:“这个人是谁呢?意见能被采纳的,那这个人应该有一定的地位,而且还十分被人信赖。”

  孟芙问:“知道那些官兵是从哪来的吗?”

  秦时临说:“是衙门的人。”

  孟芙说:“衙门?”

  秦时临点点头,“段正的人。”

  孟芙笑道:“不可能。那个草包没有这么聪明,等等!”孟芙突然想出了什么,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

  秦时临看着她一惊一乍的问道:“蓉姐,怎么了?”

  孟芙拍着秦时临的肩,“他没有那么聪明,但是别人有啊!”她笑道:“去,把段正这几天都去过哪,见了哪些人,把一切相关人员的底细都一并查清楚!”

  秦时临说:“是。”

  猊诧左蹦右跳,上下打滚,一会儿掐自己一会拍打自己,一会儿又使劲挠自己全身,全身伤痕累累。就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啃食她的心脏,她跳入水坑,想要把蚂蚁洗掉减少她的痛苦,可蚂蚁并没有减少,她反而觉得越来越多。

  她现在极度难受、极度痛苦,这种非常漫长的痛苦折磨还不如死了痛快!

  火!

  火能把蚂蚁烧死!

  她正欲跳入火坑的时候,猊罗及时拦住她!

  猊罗把她绑起来,等她痛苦难受这阵后,就会好一两个时辰再发作。

  猊诧头脑嗡嗡响,喘着粗气,全身瘫在地上,像一滩烂泥巴,一点生气也没有。

  猊罗说:“你现在是不是很痛苦?”

  猊诧想冷笑,她如今这样不都是拜她所赐吗?假惺惺什么?可她没有力气,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有一些模糊的意识。

  猊罗说:“我知道你很痛苦。看着你这样我也难受。可我又不能帮你什么,我没有解药。”

  她把猊诧的绳子解开,“我们没有解药给你,但你可以自己去拿解药啊。主子不给你,你就要自己去争取啊。”她看着地上的猊诧,“主子要动大公主一家了,你只要去杀了大公主一家,主子看你还有用,努力帮她办事,她一定会给你解药的。”

  “你提着大公主的项上人头来换解药,主子是个惜才的人,你杀了他们,还怕没有解药吗?”

  猊罗起身,“你如今有两个时辰的时间,你只要在这两个时辰内杀了大公主一家,就可以不用再忍受这种痛苦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好好想想吧。”

  地上的猊诧看着猊罗模模糊糊的背影,她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

喵人粪

随便取个名字都比几个主角的名字好听,惭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