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八章 内斗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6 2019-05-06 22:05:19

  顾柏沉揉了揉疼痛欲裂的头,他环顾四周,他又醉酒在坟山里睡了一夜。

  顾柏沉对着墓碑说:“欢欢,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他站起来,看见一个一身素衣的女子正在烧纸,他喃喃出声:“这么早的吗?”

  他经常到这片坟山来,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所新坟?

  女子烧完纸嘀嘀咕咕几句,应该是对着死去的亲人的道别,她拿着篮子站起来,正看到顾柏沉,顾柏沉也正看着她,因为醉酒的缘故,又在坟山里睡了一夜,顾柏沉看起来邋里邋遢的,两眼还有些猩红。

  “鬼啊!!!”女子惊恐的尖叫!

  顾柏沉苦笑,他如此英俊潇洒,也会被当作鬼。也是,他活着也好像死了,说他是鬼其实也挺贴切的。一个人的心死了,人也就死了,他现在正如行尸走肉,空有肉体,没有灵魂。

  女子纳闷,继续说:“你不是鬼?那怎么在坟山里,像个刚爬出来的鬼一样。”她捡起刚被吓掉的篮子,走过去。

  顾柏沉突然说:“站住!”

  女子被他这份气势吓得定定站住,“干……干嘛呀?”

  顾柏沉说:“我允许你过来了吗?”

  女子一听瞬间睁大眼睛,“哎,我说你这人很奇怪唉,我要回家了!我不从这走我从哪走?你和路一个方向,我走就是要去你那?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作多情?好笑。”

  顾柏沉呆呆愣在原地,女子说话的语气,表情,眼神,甚至说的话都那么像,那么像记忆中的那个人,他回头看了一下墓碑,是你吗?

  女子继续说:“唉,我走了啊!”她不愿在和顾柏沉纠缠,抬步离去,刹那间一道暗器朝着她飞过来,顾柏沉突然健步如飞把女子往他怀里一拉,女子成功躲过了暗器。

  顾柏沉清晰的听到心脏掉落的声音。

  他怀中的女子一下子跳到一丈之外,脸上挂着轻藐不屑的笑容。

  顾柏沉胸膛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正肆意侵染胸前的衣服,鲜红一片。

  他倒地,女子走过来一脚狠狠踩在他的脊背,嗓子里发出濒死的声响。女子把自己的刀拔出来,血涌着涌着冒出来。

  坟山里又走出一个女子,冷笑道:“以为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罢了。主子还派我们两来。”

  “主子一向谨慎小心,我们还是注意一些好。”

  “哼,猊罗,你不要以为你多杀了几个人就能对我指使来指使去!”

  猊罗抬起头看着她,“你也说了多杀了几个,那就证明我比你强,那怕只比你多杀一个,那也是比你强。”

  猊罗说完转身离去。

  猊诧十分愤怒!“猊罗,你找死!”她刹那间射出暗器,三根银针朝着猊罗飞射,猊罗瞬间一个后空翻躲过了暗器,暗器“咚咚咚”几下射进墓碑里。

  猊诧见猊罗躲过了她的暗器,心烦气躁,血气上涌!这次她下了杀手!她瞬间迸射出十多根银针,速度之快,“唰唰唰”直射猊罗,猊罗睁大眼睛连连后退,被吓得脸色苍白。

  忽然出现两个黑衣人,一个拉猊罗,一个接暗器,两人朝着同一方向移动,“铛铛铛”几下,黑衣人接住一边的暗器,另一边的暗器插进墓碑里。

  猊诧这才想起来,还有黑衣人在暗处监视着她们,既保护又监视!

  猊罗和猊诧被一脚踢跪在地上。

  孟芙坐在椅子上,手靠在桌上撑着头,她抬起眼皮,锐利的眼神里透着寒气,“谁先动的手?”

  猊诧吞了吞口水,被吓得脸色苍白,“主子……是猊罗先挑起事端的。”

  孟芙放下手,手指敲打着桌面,面无表情看着猊诧,“哦?怎么个挑起事端法?”

  猊诧被这样的主子吓得脸色苍白,她忘了有黑衣人时刻监视她们,不然她不敢任意忘形的!

  她刚动就被黑衣人用力按住肩重新跪下去!她想爬过去抱住孟芙祈求,“主子,我不敢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敢了!”

  孟芙漫不经心的说:“你们两这个月该拿解药了吧?”

  猊诧心一惊,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孟芙说:“既然喜欢动手,那么厉害,那就尝尝万蚁噬心的感觉。”他看向黑衣人,“去给你们孟少主说说,猊诧的解药晚半个月再给。”

  “是!”

  “不!!!”猊诧脸色惨白祈求道:“主子,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敢再放肆了,求求你给我解药吧。我不想要那种痛苦,我不要……”她慌乱的祈求,嗓子带着颤音,她曾经见人忍受不了那种痛苦自杀而死的。她好不容易坚持到今天,她不要死,她不要!

  她在试图求道:“主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以后都不敢再放肆了,真的。求求你给我解药,求求你……”

  孟芙皱眉,脸上一副不耐烦,猊诧心凉了凉,顿时跌落万丈冰窖。

  孟芙挥挥手,猊诧被黑衣人拖下去。

  隔得远远的都还能听到猊诧祈求的声音。

  孟芙说:“去告诉她们,再敢内斗,下场比这残酷十倍!”

  秦时在说:“是!”

  孟芙问:“那个大公主调查得怎么样了?”

  秦时临说:“大公主是皇上曾经王府里的小妾姬氏所生,当初宫变,叛贼杀到王府,小妾害怕就独自逃走了,等皇上坐稳皇位后想再回来,却被皇上一刀杀了。说来也好笑,这个小妾是北辰璃的陪嫁丫鬟,皇上安排了好些人保护北辰璃,可最后却被这个小妾糊弄,小妾代替北辰璃成功跑了,真正的北辰璃却死了。皇上知道后勃然大怒,等小妾回来时,一刀杀了小妾。大公主是小妾所生,自然也讨不得皇上喜欢,皇上随意给她安排个婚事嫁了就没在管过她,让她自生自灭了。她自从亡夫死后就一直未曾改嫁,膝下也无子。她有想过改嫁,可她也算一寡妇,又不得皇上喜欢,讨不到好处,谁会娶她呢。而她这人也傲,不甘愿做妾,堂堂大公主却要做妾,这一来就守寡这么多年。她的夫家也不管她,想她克死了她母亲,又克死她丈夫,说她不吉利,就让她搬去一个空宅子一个人住了,反正皇上又不管她,他们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