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七章 密怖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087 2019-05-05 13:26:43

  曲楚箫得意的扬武扬威说:“唐风,你看我没有给你帮倒忙吧。”

  唐风的手一直架着曲楚箫的肩,笑道:“没有没有,你可是大功臣。”

  “嘿嘿……”曲楚箫咧嘴一笑,自夸道:“我的轻功可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我的哦。”

  后面的雄二发牢骚般嘟囔一句,“要不是有你一直带着老大跑,我们也不会追不到他?一直被消耗体力。”

  “你们都得谢谢我,要不是我一直带着唐风跑,你们现在想哭都没地哭!”曲楚箫恐吓道:“唐风出事了,看谁给你们解药。”

  “哼。”雄二傲娇的哼一声。

  曲楚箫对着唐风说:“之后要去哪啊?”

  “还有四大江洋大盗没抓呢。”

  曲楚箫了然的点点头,“那走吧。”

  “先等等。”他看向七雄,“你们就继续留在这里拉帮结派,把我们的帮派壮大。”

  雄大说:“壮大我们的帮派,招打手买他们替我们拼命,可需要银子呀,我们没有银子。”

  “这点你们放心,你们拿着余下的钱先做事,设置我们的总舵。银子的事过段时间会有人给我们送来的。”

  “好。”

  有了银子,一切都好办了。

  唐风带着曲楚箫离去。

  曲楚箫好奇道:“唐风,你刚刚说的有人给我们送钱,是谁呀?”

  “她叫芙蓉。”

  曲楚箫不知道,也没听过这号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风想了想说:“她是一个睿智,冷静,有勇有谋,绝不会让人失望的人。”

  “那他这种人是不是很高傲?”

  唐风摇摇头,“不,她很平易近人,和她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她是个很让人尊敬的人。”

  “好吧,这样的人希望我也能见见。”

  唐风搭着他的肩,“放心,你迟早会见到的。”

  曲楚箫点点头,他左敲旁听:“唐风,你给我们吃的什么药啊?”

  “血滴子。”

  曲楚箫扒开自己袖子看看,“这毒有解药吗?发作时难不难受啊?”

  “每三个月会给你们一次解药,难不难受我不知道,反正看着那些人挺痛苦的。”

  曲楚箫小心翼翼试探道:“这毒能根治吗?”

  “我不知道。”

  曲楚箫疑惑烦闷的说:“你怎么不知道呢?这毒是你给我们下的,不是应该知道解药吗?”他问半天都没问到有用的消息,能不烦吗?

  唐风突然正声道:“你问这么清楚,是有什么想法了吗?”

  曲楚箫突然暗叫坏了!他突然咧嘴一笑,“嘿嘿……没有没有,我哪敢啊?”他为自己的机智抹了一把汗。

  七王爷准备着离开京城前往封地招安。

  哥丞相问道:“王爷何时动身?”

  “明日。”

  “王爷你这一去何时才回京?”

  七王爷沉声道:“用不了多久的。我给你见个人。”七王爷对着门外说了一声:“进来吧。”

  门外进来一个翩翩佳公子,黑衣黑发,脸上的笑有些惨人。

  哥丞相诧异,他问道:“这是……”

  七王爷介绍道:“这是诸葛半里。”

  哥丞相一惊,“诸葛半里?这是号称天下鬼医的诸葛世家的诸葛半里?”

  诸葛半里笑道:“正是在下。”

  “我走之后你想办法将他送进太医院,成为皇上的御用太医。”

  哥丞相顿时一惊,“王爷是想……”

  王爷笑道:“正是。”两人眼里的神采相似。

  七王爷看向诸葛半里,“你要多久才能让皇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卧床不起?”

  “王爷想要多久呢?”

  七王爷沉声道:“一个月。”他并不想托很久,早解决早好。

  诸葛半里底气十足道:“好!那就一个月。”

  哥丞相看着诸葛半里那丝毫不谦虚的样子,他怀疑道:“你这么有把握?”

  诸葛半里笑道:“我诸葛世家号称天下鬼医,医活人可能需要费些脑子,可这医死人,可重来没有失手过。”

  七王爷冷嘲热讽说:“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对,还是小心一些好,别忘了,还有个神医上官世家凌驾在你们鬼医诸葛世家之上!”

  诸葛半里突然转身怒道:“别给我提上官家!”他又笑道:“王爷,当初要不是你失手,上官家现在还能活在世上吗?”

  “当年要不是谢家从中作梗,不然上官家早就灭亡了!”

  “说白了王爷就是无能,挖了那么一个大坑,都不能把上官家给埋了。”

  七王爷怒道:“诸葛半里,注意你的言词、态度!”

  诸葛半里轻藐不屑道:“算了,过去的事还提他做什么。上官家那一身孤傲的性子,谁都不放在眼里,自以为傲视群雄,是解救天下人的神医,如今,不还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吗。”

  “本王这些年也未查到上官家隐居在何处。”

  诸葛半里笑道:“查不查到又何妨?他们上官家不是号称天下神医?只要他们敢出来,我就让他们尝尝自己深中剧毒却无药可医的感觉!”他的拳头使劲锤了一下桌子!

  七王爷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太多时间了,他问哥丞相道:“还是没有查到那个严少玺是何来厉吗?”

  “没有,他这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只是突然就被皇上封了右都尉。而他这人没啥动静,挂着名头不办事,整天游手好闲,一点事也不管。”

  “告诉齐奕,让他在我回来之前把严少玺的身份查清楚了!”

  “是。”

  边疆,一个士兵匆匆进入大殿,“报,王爷,京城传来消息,七王爷拿着虎符来招安了。”

  九王爷一拳头锤在桌上,怒道:“我就知道是他,一直是他在搞鬼!”

  五王爷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九王爷说:“小十四遭遇不测,尤将军一心忠于皇上,如今,两人肯定都是死在他的手上,现在京城可是他的天下了!我可怜的小十四啊。”

  九王爷鬼哭狼嚎后,咬牙切齿道:“五哥,我们动手吧!”

  “慢!此时我们动手没准他们早已设好圈套,让我自乱阵脚,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

  “那怎么办?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那奸人都拿着虎符来招安了!”

  “既然他敢来,我们就让他有来无回!然后在一举夺下虎符!反正我们已经决定干一场大事了!”

  九王爷拍案叫道:“好!”

喵人粪

一入腐门深似海,爬不出来了耶(•ิ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