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六章 虎符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52 2019-05-04 15:53:24

  朝堂上,今日的皇上大发雷霆!

  “悟源!给朕查!是谁杀了尤将军一家老小,还有朕的二女儿!给朕查,给朕查的一清二楚!”

  六王爷站出来接旨,“臣弟接旨!”

  百姓们一阵惊恐,一夜之间死了三家皇亲国戚!

  五王爷府,九王爷府,二公主、尤将军府!

  “上次死的是十四王爷府,如今一夜之间死了三家。”

  “你们说说,上次四公主府的人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如今……”

  “如今怕是死了,没留下任何证据。”

  “那这皇家人岂不是快要死绝了……”

  一个男人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说什么呢!小心被人听见灭你九族!这种话是随便能说的吗?”

  “可我也只是说说嘛。最近京城死了好多人,动不动就死人。”

  “我好像听说最近兴起了一个杀手组织,给钱就帮你杀人……”

  “我也听说了,这个组织隐秘而且杀人手法极其残忍。”

  孟芙看着信签,“都截完了吗?”

  “只要经过的都全部截下了。”

  “很好。”

  秦时临问:“蓉姐,你截了九王爷他们的情报做什么啊?”

  孟芙笑道:“突然失去情报,断了联系,不知道动静。就像人突然失去眼睛,看不见前面的一切,会让人特别恐慌、害怕的,一慌就会方寸大乱,做出的事要么惊天动地,要么自掘坟墓。”

  秦时临似懂非懂的点头。

  朝堂上,哥丞相说:“皇上,九王爷和五王爷迟迟不进京,这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公然违抗圣旨!”

  御史大夫海潮说:“皇上,如今九王爷和五王爷做法太明显不过,可以招安了。”

  “皇上,如今招安恐怕有些难度,他们已暴露了自己的野心,如果不能派个有分量的人去招安,恐怕不能让他们相信也难服众,难胜大任。”

  “那依爱卿们所见,该派谁去?”

  尚书令说:“皇上,臣觉得七王爷在合适不过,七王爷有战神之称,派七王爷去更能服众,必要时发起战争,七王爷英勇善战,定能拿下叛贼!”

  “七弟,你意下如何?”

  七王爷站出来说:“皇上,臣弟一定完成任务,只是若五哥九弟他们不听,不愿意招安,发动战争,他们那五十万大军只服从他们的命令,臣弟的手上无一兵一卒,不好应付啊!”

  大学士说:“七王爷的封地襄阳不是有三十万大军吗?怎么就没有一兵一卒了呢?”

  七王爷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襄阳离九王爷的封地九都隔了十万八千里,等本王的军队赶到那里,恐怕九弟的兵早就攻城掠地,兵临城下了!本王的军队反倒累得七七八八,被九弟以逸待劳屠干净!”

  “那七弟你说,需要怎么办?”

  “如今能让九弟和五哥的军队归附的法子只有虎符!号令天下军队的虎符!”

  大学士说:“不可!皇上,那是您的虎符,不可随便给他人啊!”

  天策上将说:“皇上,如今招安是大事,七王爷用了虎符,顺利招安后,回京时再将虎符完璧归赵即可。”

  军机大臣说:“若真的意图谋反,那就只认五王爷和九王爷的命令,谁还会认虎符?心都不在了,谁还会要一个虚名虎符?皇上,既然都谈上谋反了,那虎符就算给了七王爷也做不了什么了,给王爷反而留下一个不好的名声,不如皇上就好好收好自己的虎符。”

  七王爷说:“皇上,臣弟只是以防万一,是臣弟多心了,臣弟速速就回。”

  丞相说:“皇上,七王爷忠心耿耿,虎符只是让他以防不测号令一方,这样也更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啊。”

  天策上将说:“皇上,丞相说的有理,等五王爷和九王爷招安后,七王爷在将虎符还回来就行了啊。”

  皇上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吵得朕的头都大了!那既然是为平定天下,虎符本来也就是号令天下的,虎符就暂且交给七弟,等顺利招安后再还回来。”

  “皇上不可啊!”

  皇上不耐烦的挥手,“行了!就这么定了!”

  七王爷赶紧跪下说:“臣弟谢皇上!”

  “来呀,把朕的虎符给秀儿奉上。”

  七王爷接过虎符,领旨谢恩。

  树林里,曲楚箫一脚踩在木桩上说:“如今你们愿意跟着唐风,听他指挥、命令,可也要讲究个先来后到。”

  雄二问:“怎么个先来后到法?”

  “你们叫唐风为大哥,就得叫我二哥!”

  七雄顿时不满,“凭什么?”

  一阵骚乱,个个脸上写着不服。

  唐风倚靠着大树,面无表情看着曲楚箫跟他们争大小。

  雄大靠着唐风对面的大树,笑着说:“你也挺厉害的,居然能抓到我们。”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雄大笑道:“我们走南闯北的,只为了混口饭吃。经常把命卖给别人,只要给我们钱,烧杀抢掠我们样样都做!”

  唐风笑道:“你们怕死,为了生存你们可以做任何事。”

  “对!小时候被饿怕了,为了能活下去,我们要饭、偷、抢,长大后我们炼了一身武功,只求能活着,能有口饭吃。”他看了看手上的红痕,无奈的笑笑。

  曲楚箫一脚踩在木桩上,理直气壮道:“凭什么不可以!我跟着唐风的时间比你们长!而且轻功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好,我做二哥,当真无愧!”

  “我们不服,唐风做大哥可以,因为我们的命在他手上,可你算什么,我们不服!”

  曲楚箫生气的看着雄三,两人就差打起来了,唐风的手突然架在曲楚箫的肩上,吊儿郎当的样子,整个身子靠在曲楚箫的身上示意他闭嘴。

  曲楚箫忍下一口气。

  “要不这样好不好,你们继续叫雄大大哥,雄二二哥,雄三三哥……这样继续保持不变,你们就叫我老大,唐老大,叫他呢……”唐风笑看着曲楚箫,“他就叫老二,曲老二。”

  曲楚箫一听,二哥和老二好像都是一样的。

  江南七雄一听可以,“老二,哈哈,好,以后你就是老二。”

  江南七雄爽快的说:“我们同意了。”

  他们这边的叫法不变,唐风做他们老大他们没什么异议,曲楚箫为老二,一叫别人为老二,莫名感觉自己就是老大,这方法可以!

喵人粪

哈哈,皮一下我很开心哟﹋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