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五章 祸水东引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8 2019-05-04 13:22:46

  朝堂上,哥丞相说:“皇上,封地的九王爷和五王爷动静越来越大,有意图造反之势啊。”

  皇上觉得没多大点事,“管理封地本来就要招兵买马,而且封地穷乡僻壤的,他们翻不起浪花。”

  哥丞相担忧道:“皇上!星火不及时掐灭,会越烧越大的。”

  皇上不耐烦地问:“那如爱卿所言,要如何处理?”

  “应当立即招安!”

  “慢!”尤将军突然说道,他站出来,“皇上,还未查明真相,贸然招安,只会打草惊蛇。”

  “尤将军,等查明真相,五王爷和九王爷的大军已兵临城下了!”

  “皇上,又没有拿到五王爷和九王爷造反的证据,贸然招安只怕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加速了事情的恶化。”

  皇帝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争得不相上下,只觉得心烦,突然说道:“退朝!”这件事讨论无果。

  哥丞相和旁边人抱怨一声说:“这尤明怀最近是吃了炸药了?处处与我作对!处处看我不顺眼。”

  尤将军回到府邸,就对着齐奕说:“果然如此,他们先是立太子,现在又是收服边疆,再这么闹下去,江山迟早落到他们手中。”

  “将军无需介怀,只要我们脚跟站稳,看他们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嗯,不错,我尤明怀绝不会让他们无法无天!”尤明怀意志坚定,永远不动摇,他继续说:“可五王爷和九王爷一直这么养着也不是办法呀。”

  “将军,我倒是有个注意,将军明天只需告诉皇上即可,无论成功与否,那功劳都在将军这边。”

  “那你为何不直接告诉皇上?”

  “将军,我虽是都尉,可只是监视你们的都尉,是不参政的。”

  次日,勤政殿议事。

  尤将军说:“皇上,我们可以偷偷抓捕控制五王爷和九王爷的家人,已此要挟五王爷和九王爷,招他们进京,若他们不来,就用他们的家人要挟他们让他们来,然后我们在偷偷调查,若他们真的有反叛之心,那就将他们一举格杀,若无反叛之心,那就收了他们的兵权,让他们脱下军装,解甲归田以除后患。”

  哥丞相立即反驳道:“尤将军,你这方法卑鄙无耻,利用家儿妻小。”

  “这方法虽然卑鄙无耻,但是适用!那是他们的家人,难道他们会狠心到不管吗?”

  “七弟,你怎么看?”

  “臣弟觉得可以试一试尤将军的法子。若五哥和九弟没有叛乱,那他们的家人也不会有什么事,若他们真的有叛乱,那造反可是大罪,是要……”七王爷说着说着就停下了。

  哥丞相小声的说:“王爷,你怎么……”

  七王爷一个眼神,哥丞相马上闭嘴。

  皇上同意道:“好,这件事就交给尤将军去办。”

  “臣领旨。”

  尤将军胸有成竹的下去操办此时。

  尤将军带着自己府邸的兵还有皇上派给他的一支兵来到五王爷府邸,他让齐奕捉拿九王爷府里的人。

  “去,把里面的人通通捉起来!”

  深夜,箫声不断。

  府邸守夜的丫鬟说:“这大半夜的,还有人吹箫。”

  另一个丫鬟说:“如此诗情画意的夜晚,当然要吹箫陶冶情操了。”

  突然大门被一脚踢开,轰隆隆几下,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惊心动魄,骇人听闻。

  官兵无情的抓捕人,整个府邸鬼哭狼嚎,惊悚惨人。

  突然有官兵拔刀杀了家丁,官兵说:“这些人一个个不听话,还不如杀了痛快!”他手起刀落,把那些意图逃跑的人一个个都杀了!

  男人骨子里的杀戮、残忍、血腥通通被勾起来,越来越多的士兵动手杀人,他们杀红了眼,见人就杀!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他们喜欢鲜血,喜欢看人在死亡前一刻,面对恐惧挣扎的神态。

  人杀完了,最后他们自相残杀。

  尤将军阻止无果,他见事情不对,慌忙逃跑,他跑到九王爷府邸,齐奕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人自相残杀,纵容放肆,脸上的笑阴森恐怖。

  尤明怀不可置信却又不得不信道:“是你!”

  齐奕回过头,“是我又怎么样?”

  “今晚他们吃的那顿饭,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这才是他们心底最真实的自己,我只是让他们看得更清楚更了解自己罢了!”

  尤将军突然意识到什么,匆匆离去。

  他看着自家大门敞开,心里咯噔一下,恐惧漫无边际的袭来,他颤颤巍巍走进府里。

  府里尸横遍野,个个睁着眼睛,死不瞑目,那一双双眼睛透着惊恐、害怕、不甘……

  “啊!!!”他无能的坐在地上,咆哮、痛哭……

  “你利用别人的家人,可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家人呢?”

  一道声音响起。

  尤将军抬头,愤恨的说:“那不是我的主意,是别人建议给我的。”

  “别人建议给你的你就采纳?那别人建议你吃屎,你干嘛要罚别人呢?”

  尤将军一愣,这一愣被人一刀抹了脖子。

  哥丞相不满道:“齐奕!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说只杀五王爷和九王爷的家人吗!怎么连尤明怀和他的家人也杀了?”

  齐奕轻藐的说:“丞相,说话要讲究证据,我昨晚一直监督九王爷府,我难道有分身吗?”

  “现在人人都知道我和尤明怀争锋相对,他死了,别人肯定第一反应是我动的手!”

  “够了!”七王爷横扫两人一眼,“看来有人知道我们的计划,而且知道的一清二楚!”

  哥丞相大惊,“有内奸?”他的眼神在七王爷和齐奕之间看来看去,最后看着齐奕。

  齐奕笑道:“你们怀疑我?”

  “除了我们三人,只有禁卫军的探子知道我们的计划,可那都是你的人!”

  齐奕笑了,大笑出声,“都是我的人?丞相莫不是忘了我只是个左都尉,还有个右都尉呢!”齐奕越笑越大声,看哥丞相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两人一惊。

  他们居然忘了右都尉严少玺。

  齐奕笑道:“我能探查所有人的秘密,为什么右都尉就不能?你们知道我的人藏在哪,可那是我告诉你们的,可你们知道右都尉的人藏在哪吗?”

  两人对视一眼。

  齐奕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右都尉呀右都尉,当初你见死不救,如今,也别怪他见死不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