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四章 狗皮膏药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4 2019-05-03 12:02:23

  十四王爷紧紧咬住牙齿!

  孟芙继续说,“不过这些道理你这辈子是没机会领悟了。”

  孟芙挥挥手,身后的黑衣人上前……

  十四王爷怒瞪着黑衣人,“你敢!”

  王府着火了。

  熊熊烈火横扫一切,一夜之间,将王府里烧了个干净。

  百姓围在王府外,议论纷纷,十分纳闷,“为什么王府里没有一个人逃出来啊?”

  “这是深夜着的火,大家都睡得熟,谁救火啊!”

  “可火灾的烟熏那么大,你睡得死不带表别人也睡得死啊。”

  十四王爷府邸一夜之间变成一堆灰烬,王府里的人也全都被一场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傅首一十分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玉如意。玉如意色泽金黄,似乎闪耀着淡淡光晕,外形晃眼一看就是一只张牙舞爪随时会腾飞而去的神龙。

  玉如意八面威风,散发着令人敬畏的气势。

  “怎么样?”

  “这玉如意你从何处得来的?”

  “昨晚在十四王爷的府邸收刮来的。”孟芙急切道:“怎么样?你知道它从何处来的吗?何处打造的?”

  傅首一摇头,他也无能为力。“我重未见过这等宝贝,无论是色泽还是外形,都十分精致,简直鬼斧神工,恐怕天下找不出第二件来。”

  “那你喜欢吗?喜欢你就留着吧。”

  傅首一拒绝道:“这东西给我就是浪费,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也不懂的欣赏,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那好吧,你不要我就留下,你帮我留意一下这东西的来历,没准这以后还能做份大礼。”

  傅首一点点头,“好。”

  曲楚箫优雅的喝了一口茶,手中纸扇一扇一扇的,他的对面坐了个人。

  邻桌的一个人说道:“那个采花贼最近怎么都没消息了?是被抓了吗?”

  另一个人凶道:“没消息还不好?你一直惦记着他,小心他那天采到你家头上!让你后悔都来不及!”

  男子被恐吓得吞吞吐吐:“我……我这不是就是怕他突然那天到我家来祸害我闺女嘛,才一直惦记着他。”

  “不过说的也是,的确很久没听见采花贼的消息了。”

  唐风抬起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曲楚箫,继续吃饭。

  曲楚箫咳嗽两下,继续打开纸扇扇扇风。

  唐风吃完了,拿起桌上的剑立马走人。

  曲楚箫赶紧跟上,“唉兄弟,你等等我呀。”

  唐风走到衙门前,回头看了一眼曲楚箫,曲楚箫笑笑,“放心,我不会打扰你办公的。”

  唐风抬步进入衙门,曲楚箫笑笑。唐风前脚刚进衙门,曲楚箫后脚就进入了唐风办公的地方。

  唐风一进来,就看见坐在椅子上吊儿郎当的曲楚箫,曲楚箫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曲楚箫得意的说:“你不想被别人看见你公私不分,随意带人进衙门,我可是自己进来的哦,而且没人看见。”

  唐风不理他,自己开始做事。现在曲楚箫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整天缠着唐风不放,甩都甩不掉!

  没办法,为了他自己的性命着想,他只能死皮赖脸的跟着唐风。他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红痕,无奈的笑笑。

  一个衙差进来,“大人,季小姐来了。”

  “请她进来。”

  曲楚箫手中的纸扇一收,冷哼一声,“那个季小姐是不是来的太频繁了些?”

  唐风放下公案,抬起头直视曲楚箫,“有吗?”

  曲楚箫不满地说:“昨天来送点心,前天来送衣服,我看她今天来送什么!”

  季小姐眉目羞涩,“唐捕头,你办案辛苦了,这是我亲手熬的鸡汤。”季小姐给丫鬟使了一个眼色,丫鬟吃笑一下,把鸡汤放唐风的桌上。

  “季小姐费心了,这本就是我的任务,谈不上辛苦。季小姐也不必如此为我着想,太劳烦你了。”

  季小姐赶紧说:“你……你是嫌我扰了你?”

  唐风赶紧说:“哦不,只是小姐待字闺中,我又是衙门的捕头,这要是被人胡弄是非,被人传出嫌话对季小姐影响不好。”

  “没关系的,我不怕,别人要说就让别人说好了,只要我们行的端坐得直。你替我赶走了采花贼,我都没好好谢谢你,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如今这些都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曲楚箫一直坐在旁边吊儿郎当的看着两人,他将一切都尽收眼底。

  “这些都是我该做的,我本来就是为民除害来的。”

  “公子你快尝尝吧,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喝了。”

  曲楚箫突然打趣说道:“唐捕头刚吃过饭,恐怕现在没有肚子喝鸡汤。”

  季小姐看了一眼曲楚箫,她这才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男人,笑道:“你是唐公子的兄弟吧?你看我做事就是不周全,没多拿双碗筷,抱歉,我下次一定预备好。”

  曲楚箫笑着说:“不,我们是仇人。”

  季小姐一愣。

  “季小姐先回去吧,我要办公了!”唐风开始整理公案,意图明显。

  季小姐泫然欲泣道:“我刚来你就要我走?”语气带着可怜和不可置信还有淡淡的忧伤。

  曲楚箫混迹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是女人们的本事,他从椅子上起来,“唐风,你的案办完了?江南七雄,四大江洋大盗还抓不抓了?”

  季小姐知道男人们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过问他们的事,尤其是公事,谁会要一个干政的女人呢?她不好再说什么,见好就收,“那我先回去了,唐公子,鸡汤你记得喝。”

  季小姐一走,曲楚箫赶紧抱起鸡汤往一旁坐,唐风看了他一眼,坐下去继续办公。

  “我帮你试试有没有毒。”他喝了一口,眼珠转了转,“你反正也要办公,这凉了就不好喝了,我帮你喝了吧。”

  唐风头不抬继续做自己的事。

  唐风把江南七雄的资料了解透彻,起身去整理包袱。

  曲楚箫看着他突然收拾包袱,开始有些恐慌,又有些好奇,“你要走了吗?”

  “我要去抓江南七雄。”

  “我跟你一起去。”他时刻没忘自己的命在唐风手上,唐风走了,他的解药怎么办。

  唐风放下手中的活,看向他,说:“江南七雄可不是那么好抓的,你确定你不怕死?”

  “我轻功比你好,你有危险我可以带着你跑。”

  唐风出事死了,他不也就也跟着死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