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二章 王之藐视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31 2019-05-02 23:47:14

  深夜。

  望福楼客栈打烊了。

  “你这又跑客栈又跑赌场的,东跑西跑,辛苦了。”

  孟演笑道:“姐姐把所有的生意都交给我,就是对我百分百的信任,我可不能让姐姐失望了呀。”

  孟芙想摸摸孟演的头,发现孟演已经和他一样高了,甚至还高过了她,她手收回去尴尬的笑笑。

  “不过这深夜倒是闲下来了。姐姐难得来我这里一趟,不如我吹首曲子吧。”

  孟芙笑道:“好啊。”

  孟演拿出箫,“姐姐坐好,这是我刚学的曲子,姐姐莫要见笑。”

  孟芙笑道:“不会的。”

  孟演走到窗前跳到窗台上坐下,手持长箫,箫声响起,曲声高低起伏,抑扬顿挫。

  孟芙逐渐觉得有些困顿,睡意袭来,她看着孟演在专心的吹箫,她趴在桌上伴随着箫声入睡。

  一只弩箭剑突然暴射!

  拿铁大吃一惊!

  他眼疾手快刹那间把六王爷往身侧一扑。

  “啊!”

  一声惨叫!

  拿铁和六王爷两人双双倒在地上,身后的侍卫不幸中剑。

  其他侍卫反应过来,通通拔剑四顾,围着六王爷保护六王爷,拿铁把六王爷扶起来,把六王爷往自己身后拉。

  嗖!嗖!嗖!

  一根根弩箭暴射过来!

  “啊!啊!啊!”

  侍卫们通通被射倒在地,简直不堪一击!

  拿铁将六王爷护在身后,叮叮当当挡住爆射过来的剑。

  暗箭难防,一枝剑射进他的手臂!

  剑上有毒,毒素马上深入骨髓,疼的拿铁呲牙咧嘴,他的额头渗出汗珠,青筋暴起,脸色涨红。

  六王爷畏畏缩缩一直躲在拿铁身后,甚至还有拿拿铁当挡箭牌的嫌疑。

  拿铁拉着六王爷慌忙逃跑,“王爷快走!”

  突然跃下几个黑衣人,围住他们。

  一个黑衣人把刀架在肩上,说:“王爷,虽然你刚出狱,急切想立功表明你的忠心,可也用不着那么拼呀,深夜不回家,那是很危险的。”

  “你们什么人?想干什么?”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什么人关你什么事啊,难道你看不出我们是来杀你的吗?怎么这么蠢。”

  六王爷笑道:“你们要杀我,至少也要让我死的明明白白吧。”

  黑衣人想了想,“也是,看在你人之将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杀你的人……”

  六王爷打断黑衣人,急切的问:“是谁?是谁要杀我?”

  黑衣人说:“是谁?是谁!是我啊!你看不出来我是来杀你的吗?”

  六王爷:“!!!”

  黑衣人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上!”

  拿铁突然大声喊道:“且慢!”

  声大如洪!

  黑衣人们一下子停住,“干什么啊?”

  “你们这么多人,男子汉大丈夫,有本事单挑啊!”

  “能群殴干嘛要单调啊!你当我们傻啊!上!”

  黑衣人们蜂拥而上,拿铁大喊,“王爷快走!”说完冲进黑衣人群,和黑衣人厮杀!

  顿时刀光剑影!

  拿铁本能的一个移形换位,剑尖一划,接住黑衣人刺过来的剑,他凭借绝世轻功,凌空横移三尺,堪堪躲过黑衣人的剑,他回身一个旋转一剑划在攻过来的黑衣人的胸膛。

  “啊!”

  黑衣人惨叫一声。

  其他黑衣人见同伴受伤,不再嬉闹,认真起来了。

  突然黑衣人偷袭,刹那间攻出一掌。

  拿铁大吃一惊,闷哼一声,被一掌打出两仗之外,

  他迅速在地上一个翻滚,躲过黑衣人刺过来的剑。

  六王爷见拿铁先机已失,再无反转的余地,趁黑衣人正在和拿铁厮杀无人注意他,赶紧转身就跑,他想,是拿铁叫他走的,他只是顺从他的话而已。

  此时拿铁力道全失,剑剑落空,而他感到剑气凌利扑面,突然一把剑朝着他刺来,他急如闪电,身子一跃,腾空而起,借下坠之势,剑尖一划,砍下一个黑衣人的一只手臂,一个黑衣人眼尖脚利,朝着拿铁一划,拿铁腰部中剑,他落在地上一个横滚,又躲过一剑。

  他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了,上前一个无影脚踢退黑衣人,毒素已传遍全身,他跪倒在地上。

  一个黑衣人抓住机会一剑从他后背刺入!

  那一腿无影脚成了他最后一腿。

  六王爷慌忙逃跑,突然前面跃下一个黑衣人,他吓得后退三尺!

  “王爷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六王爷颤抖着嘴唇,“你,你,你不要……杀我,我封你做官,赏你黄金万两,金银珠宝无数!”

  黑衣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反派都是死于话多!

  黑衣人突然奋起刀剑直直朝着六王爷刺来!

  奔逸绝尘!

  六王爷吓得惊慌错乱,大叫道:“啊!救命啊!”

  忽然一个黑影闪过,将六王爷往侧一拉,黑衣人用力过猛,一剑刺空,身子急急往前,越过六王爷,他向前几步才站住,他的脖子上顿时出现一道血丝。

  刚刚那一瞬间,黑影手中的利器划过黑衣人。

  黑衣人倒下去时,第一反应是,原来反派话不多也会死!

  六王爷软摊在地上,大口大口出气,他感觉全身都被掏空,有气无力,他只知道他的心脏剧烈跳动!

  男人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神王之藐视!

  “哈哈……”六王爷大笑出声,劫后余生的笑!

  六王爷从地上爬起来,看向男子,他这才发现男子蒙着面,说:“多谢大侠出手相救,敢问大侠尊姓大名,他日好答谢。”

  “王爷还是快些回去吧。”男人说完不愿在多说一句,甚至不愿意多看六王爷一眼,刹那间不见身影。

  “高手啊!”六王爷感叹道,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左看右看,赶紧跑路。

  孟芙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秦时临在一旁说:“十四王爷这些年来一直不问王权,不问钱财,拿着自己的俸禄在府邸安分守己,偶尔传出些风流事也无伤大雅。他是皇上最小的弟弟,再者他也没做什么大事,皇上也愿意惯着他。”

  “我记得他和封地的九王爷是一母同胞?”

  秦时临点点头,“当年夺帝宫变,十四王爷还小,皇上登基后就让他留在京城。长大后,自然有大臣见不管他的作风,向皇上启奏将十四王爷请去封地。现在十四王爷养了一身闲骨头,自然受不住封地的苦,一直求皇上将他留在京城。皇上耳根子软,听不得那些可怜的话,就答应了。十四王爷也没让皇上失望,也不让人操心的做那些手脚,整天寻欢问柳,无所事事。”

  “找个时间通知齐奕,让他来见我。”

  “好。”

  六王爷一回到府邸立马召集人围住他的房间,他还是不放心,怕有人暗杀他!他把皇上赏给他的姬妾全都叫来,一个个围着他。

  一个姬妾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踢倒了凳子。

  六王爷立马如惊弓之鸟般看向姬妾,姬妾被六王爷的眼神吓了一跳,一阵惊慌。

  姬妾壮着胆子说道:“王爷对不起,是妾身不小心。”

  六王爷二话不说拉住姬妾往门外一扔,“给本王滚出去!”

  六王爷越来越觉得不安心,他把剑拿在手里,他明天一定要告诉皇上有人要杀他!

喵人粪

皮一下我很开心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