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十章 普天同庆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5 2019-05-01 21:22:35

  普天同庆。

  如妃娘娘诞下龙嗣,皇帝大喜。

  朝堂上,皇上说:“想不到朕这把年纪还能再添子嗣。”

  御史大夫胡为说:“皇上正值壮年时期,威风凛凛,再添子嗣这不是很平常嘛。”

  皇上顿时眉开眼笑,“朕再添子嗣,可喜可贺啊!”

  丞相哥处翰说:“皇上,储君位子空置了许久,如今皇上已再添子嗣,是不是……”

  皇上嘴角的笑僵硬,心里一阵心肌梗塞,心情从欢乐的顶峰跌落崖底,“七弟,这件事你怎么看。”

  “皇上,您现在正值壮年,储君之位只是个摆设,无需挂心,立不立也罢。可如果站在百姓的角度,立储君能让他们安心,国不可一日无君。臣弟愚钝,不能为皇兄分忧解难。”

  陈家老店,陈年老酒。

  这酒店是个很热闹的地方,南来北往的人,经过时总会被外面的招牌吸引,进来喝几杯老酒!

  老酒下了肚,话就多了,酒店当然就会变得热闹起来,热闹的地方,总是有人喜欢去的。

  这里通常都是高朋满座,那位本来就很和气的陈掌柜,当然也通常都是笑容满面的。

  “好了,我们该走了,今天我们至少要走到覆州,不然你就只能露宿郊外了。”

  两人背上包袱拿着桌上的剑离开酒店。

  “那里有条小溪过去歇会。”

  张仲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正是晌午,太阳最烈的时候。他点点头,“好。”

  两人喝了几口溪水,洗了个脸顿时舒服多了。

  “啊,救命啊!”

  一道恐慌的声音响起。

  “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叫救命?”

  张漫天舒服的躺在石头上小憩,“哪有?大哥你别疑神疑鬼的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不行,我得去看看。”

  张漫天不耐烦的坐起来,瞪了张仲一眼,收拾东西走人,他晃眼看向下游,他顿时眼前一亮,“你去吧,我肚子不舒服,我过会儿来追你。”

  张仲凝视着他。

  张漫天心虚道:“真的,可能是喝这溪水的缘故,你快走吧,很臭的,虽然剑术我没有你好,但是论轻功,可没有几人能比得过我。”

  “好,你可不要忘了我们身上的任务,我们要去哪,是去做什么的。”张仲说完往求救声音地方离去。

  张漫天看见张仲走了顿时心花怒放,他跳到下游,悄悄走过去。

  溪水潺潺,阳光若隐若现,照在水面上,像蒙了一层纱。

  清凉的水扑打在脸上,顺着脸颊滑落至精致的锁骨。

  张漫天喉结滚动一下,心里想着:“下一点,往下一点,再下一点。”他好热,全身燥热得厉害,他开始宽衣解带,不自觉跳进了水里。

  扑通!

  惊扰了水里正在洗澡的仙子,“啊!”

  张漫天游过去,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美人。”

  美人尖叫:“你是谁,你走开!走开!”

  “美人你别怕,我是蜀州的张漫天,全天下玉器最出名的张家的三房二公子张漫天,我会负责的。”他心底咒骂自己该死,都怪他那个大哥,这一个月来都不让他碰女人,他见到女人这才会如此急切。

  张漫天慢慢靠近美人,把美人逼到角落,无路可逃,“你别害怕,我会负责的。也不能全怪我,这大白天的,你在这洗澡,你又长得这么漂亮……”

  美人环抱住自己,嘴唇泛白不停的颤抖,“不,不,你不要过来,不要……”

  张漫天突然朝着美人扑去,美人如泥鳅般潜入水底。

  张漫天气急!他也潜入水底,他快速向前游去,抓住美人的脚踝,用力一拉,美人无助的往后退,她灵机一动翻身用脚踢张漫天的手上,在水里,她所有的力气就像挠痒痒一样,张漫天突然放开她的脚踝,向前一游,美人被他拦腰抱在怀里,他吻上美人的嘴唇渡气。

  美人的手慢慢扶住男人的肩,抚摸男人平滑的背。

  张漫天心里暗笑,成功征服美人的喜悦。

  突然美人的指甲插进男人的脊背,整只手深陷下去,脊椎立即被掐断,张漫天睁大眼睛,后悔已来不及。

  张漫天当场毙命。

  美人一脚踢开他,游出水面,穿上衣服,湖中间红了一片。美人找到张漫天的包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对着湖面冷笑一声离去。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求救的声音越来越小,有气无力的。

  张仲走过来,发现是一个女子掉到坑里去了,这一片常常有人打猎,挖了个坑不足为奇。“姑娘,你还好吗?”

  姑娘听见有声音,赶紧惊喜的抬头,“啊!”她高兴的尖叫,尖叫过后开始哭泣,“终于有人来了,我以为永远不会有人来了。”

  张仲四处看了看,“姑娘你等着,我弄几根藤条拉你上来。”

  “好好好,你慢慢来,慢慢来不急,我多的时间都等了,不急这一刻的。”

  张仲笑了笑,他想这姑娘一定在里面被困了很久。那喜出望外的心情激动,还有害怕他走掉的担心,急切求救的眼神,让他放松了警惕。

  他把姑娘拉上来后,姑娘说:“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姑娘只差给他跪下了。

  张仲拦住姑娘,“这本来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行此大礼。”

  “好,恩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仲笑了,“我喜欢听话的姑娘。”

  姑娘一怔,顿时羞红了脸,不知所措。

  张仲大笑,“我开玩笑的。”

  姑娘顿时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尴尬的笑笑。

  “姑娘怎么在这?”

  姑娘这才想起她是干什么的,她放下背萝,“我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见到公子,这是我挖的珍贵药材,公子可以随便挑,这是曼陀罗,白芨……”

  张仲打断姑娘说:“不用了,这些你给我我也用不着,你留着吧。”

  姑娘遗憾的说:“那好吧。”

  张仲回头看了看,没见着张漫天的身影,姑娘说:“公子你等人吗?”她继续说道:“这一片很少人的,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困了一天一夜,天哪,一天一夜。”她一阵哆嗦,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天一夜怎么过来的,“晚上还有……哇,不讲了,不讲了。”

  张仲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好丰富,忍不住被她逗笑,“你叫什么名字?”

  “猊罗。”

  “你好香啊?”

  姑娘愣了愣,“你说这个吗?”她接下腰间的香包,“这里面是芸香草,防虫驱蚊的,送给你,我好饿,要回家了,假如你下次路过这里的时候,需要我帮忙,这个香包我一辈子都认的。”

  张仲爽快的接下,“好。”

  张仲跑回来找张漫天,张漫天已不知所踪,他在下游找到他的包袱,包袱被翻的乱七八糟,东西不见了,他心底的恐慌更深,恍然看见一具尸体漂过来,他下水去捞起尸体,尸体突然翻身一根银针射穿喉咙。

  张仲呆呆的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猊罗。

  张仲倒在水里,猊罗解下他身上的包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看着他死不瞑目的样子只觉得可笑。

  皇上封了四皇子做太子。

  “这四皇子今年也才七岁吧。”

  “年纪小,不懂事,也才能更好的控制。”

  “二哈,那个三皇子还是没查到?”

  秦时临摇摇头,“抱歉蓉姐,是我太无能了。”

  “没事,你慢慢查,不急这一时,皇宫高墙内院的,防备又严实,这不怪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