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九章 报复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1 2019-05-01 12:20:26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吴起元爬起来侧头看过去,一个女子坐在椅子上,他脑子里回转千百回,这人他不认识,他问:“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我是谁?这么快就忘了我了?也是,我们两也没见过几次,那她你应该还记得吧?”

  吴起元顺着孟芙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一惊,酒醒了不少。

  另一旁还坐着个女子,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云忻。

  突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将吴起元绑在椅子上,他被吓了一大跳,挣扎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忻儿,快救我啊。”他目光变得急切希翼。

  黑衣人手脚麻利,几下就把吴起元死死绑在了椅子上。

  孟芙按住云忻的肩,“他就交给你了,是死是活你自己决定。”

  黑衣人跟着孟芙走出房间。

  吴起元大惊!

  他紧张、恐慌的看着云忻,说:“忻儿,对不起,以前是我辜负了你,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是我识人不清,错认良人,对不起。忻儿,你放了我,我以后会好好疼你爱你,绝不会让你在受半点委屈。”

  云忻冷漠的看着他,突然笑了。

  吴起元心凉了凉。

  云忻笑道:“吴起元,你是不是很久没照镜子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可笑?”

  吴起元急切的说:“忻儿不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我不知道是怎么了,胃口大开,身子一天比一天重,我吃得也越来越多,身子也一天不如一天,我看过大夫,大夫说我这是水肿,过几天就好了。忻儿,你放了我,我过几天就会恢复了,我会减肥,我能在变得帅气的,你相信我。”

  “然后又靠我养你?我既然要养肯定要养一个比你帅比你强的,你刚刚也说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养个病秧子干嘛?病就不说了,还很丑,说你是蛤蟆都侮辱了蛤蟆。”

  吴起元的脸一会儿青一会白,他突然深情的看着云忻,“忻儿,你还爱我的对吗?”

  “曾经被狗咬了一口,可我又不能咬回去,因为我不是狗,可因为是被狗咬的,那道疤还在。”

  吴起元就这么看着云忻,那样深情又无助的眼神,急切表达爱意,沉迷缠绵的眼神。

  云忻居高临下看着吴起元,她一脸嫌弃,满眼厌恶。“别在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会恶心吃不下饭的。呵……我当初也会被你骗了,被你骗钱骗身骗心,居然被条狗骗了,我也是够蠢的。”

  吴起元痛心遗憾的说道:“忻儿,你恨我,那是因为你之前爱我。你爱我,我爱你,我们两都还年轻,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呢?我们两可以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一堆的宝宝,安稳幸福的过一辈子,好不好?”

  云忻半信半疑的说:“你真这么想的?”

  吴起元坚定的点点头。

  “可我不想。”她突然拿出一把匕首。

  吴起元吓得脸色苍白,“忻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以后会好好爱你疼你的。我不会让你再受一点伤害,我会好好保护你,我们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你相夫教子,我耕田种地,日子虽然清苦些,可也比在这乱世苟活强,那样的生活处处透着安稳和幸福,忻儿难道你不想吗?”

  “那样的生活我曾经想过,可是现在不想了,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站起来,拿着匕首慢慢靠近吴起元。

  吴起元睁大眼睛,脚步一直往后蹬,他希望离云忻远一点,越远越好,“忻儿,我们还这么年轻,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光阴在等着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浪费余下的时光,你为什么一定要选这条?你杀了我你也落不得好,你会被衙门判刑的,忻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

  云忻连忙罢手,“不不不,你没有机会了,我反而有的是机会,这是我第一次帮她的机会。”

  吴起元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他使劲挣扎,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大,他想要分散云忻的注意力,问:“她是谁?帮她什么?”

  “帮她杀人。”她的刀已刺入吴起元的身体,“你该庆幸你能进皇族,进入她的黑名单中。”她又刺了一刀。

  四公主府里的人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没人知道他们去哪了,是死了还是走了。

  皇上下令找回四公主一家,可依然了无音讯。

  “蓉姐,唐风那边成功破了命案,他即将要去抓臭名远扬的采花贼曲楚箫,那个毛威对他五体投地,准备一生追随他,这次他去抓江歌,毛威打算同他一起去。”

  孟芙笑道:“嗯,不错。告诉他,让他慢慢来,别追得太紧,江湖人可最讲究的就是义气了。”

  “好。”

  场上安静得只能听到心跳跳动的声音。

  棋盘上落子的声音显得格外空大。

  南宫尘依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态度,手中的纸伞轻轻摇着,稳重而潇洒。

  孟芙就显得有些小心翼翼,每走一步都深思熟虑。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尘说:“想不到多日不见,姑娘的棋艺竟提升得这么快。”

  孟芙笑道:“公子过奖了。”

  两人下成了平局。

  “已经很少有人能和我下成平局了。”

  “多谢公子承让了。”

  南宫尘起身,“我该走了。”

  孟芙起身送南宫尘离开,“公子慢走。”她晃眼看到桌上的扇子,“你的……”她回头人已经不见了,她抓抓额头,不知道这把扇子是南宫尘是故意留下的还是真的不小心。

  总之,这把扇子还在,南宫尘还会再来。

  孟芙在想,她该不该把那把扇子收起来。

  她出来时牡丹在走廊上站着。

  牡丹那双如毒蛇的眼睛,似乎随时都会咬死孟芙,她愤恨的盯着孟芙。

  “你们谈了什么?”牡丹的语气很严厉,她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扫向孟芙手中的纸扇。

  孟芙笑道:“下了一盘棋。”

  “还有呢?”牡丹步步紧逼。

  孟芙越过她,“还有?还有关你什么事?牡丹你别忘了,现在这里,我最大。”孟芙笑了笑离去。

  牡丹面色因愤怒而极度扭曲,她气得身子发抖,手紧紧有力捏在护栏上。

  她嫉妒!

  深深的嫉妒!

  只有有了爱的女人,才会如此嫉妒。

  她嫉妒得发狂!

喵人粪

有人看吗?   没人看我弃更两天,实在写不出东西了.·´¯`(>▂<)´¯`·.   有人看你们回应我一下,我也有个动力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