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八章 翻身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34 2019-04-30 14:03:32

  孟芙笑道:“这就要靠你自己去查了。”她拿出几张纸,“这是那晚躲在暗处的禁卫军画下的。上面的大概内容是你抢了右都尉的权利,提酒过去赔不是,而你却多管闲事管右都尉府里的事,右都尉怨恨积压已深,右都尉叫人杀了你。”

  齐奕疑惑了,他不知道是皇上想杀他嫁祸给七王爷呢?还是他查出了七王爷的罪证想杀人灭口。“我还能再回去吗?”

  孟芙笑道:“我既然能送你进去一次,就能送你进去第二次,好好养伤吧。”她起身离开,“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少不了有一张底牌,要有自己的势力,若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过了许久齐奕喃喃道:“你们一定要后悔,我虽不杀你们,但总有一天要叫你们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死掉!我要叫你们活得比死还痛苦十倍。”他的眼里充满怨毒,脸上却还很平静。

  孟芙出来后园中有三个人,孟演、红袖、上官谨。

  孟芙对上官谨说:“好好养好他。”

  “我是你的援助,不是你的下属。”

  孟芙愣了一会儿,已经很久没有人违抗或是和她顶过嘴了,“有区别吗?不都是要帮我救人吗?”

  上官谨凝视着孟芙,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进药房。

  孟芙突然被甩了脸色,心里顿时一股无名火蹭蹭往上长!

  “上官一定很忙,红袖你去帮上官。”

  红袖顿时乐开了花,隐藏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容,“好的。”马上脚不停追上上官谨。

  孟演过来拉住孟芙的手,“姐姐你怎么了。”

  “没啥,突然被一只菜鹅咬了一口。”

  “姐姐,你之前说齐奕很快就和我们一条心了,是现在吗?”

  孟芙笑着点点头,“能让一群人团结起来的需要的不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而是共同的目的。就像我们和傅首一他们一样,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他们愿意听我的指挥、安排。而我,也能让他们信服。齐奕缺的就是有一个和我们一样的目的。”

  唐风很好奇也有些惶恐,蓉姐自从上次让他不再管赌场以后,就很少重用他,他不知道蓉姐这次为何会突然单独叫他。他近来已很少在做错事。

  “唐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过来吗?”

  唐风摇摇头,“唐风不知。”

  孟芙笑道:“因为你穿着朴实,态度冷静,义气干云,是个很优秀的助手。”

  一个男子牵出一条马。

  唐风惊讶道:“汗血宝马!”

  孟芙笑道:“看,我对你好吧。”

  唐风苦笑,“要是真对我好就好了。”

  唐风连夜驱马离开京城,策马奔腾,他要在明日午时前赶到京泸。京泸是离京城最近的地方。

  齐奕不知道这个府里藏了多少人,但他知道,只要他敢有半分不敬,一定会立即变成一个刺猬!

  被暗器、弩箭射中的刺猬。

  所以七王爷才敢放心大胆的让他走在身后,因为他根本杀不了他。

  “为什么要选择来这?”

  “因为跟着王爷,能活得长一些。”

  七王爷发出爽朗的笑声。

  午时三刻已到!

  县太爷说道:“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突然——

  一把剑飞过来崭断了刽子手的大刀!

  一个快马加鞭的人大喊道:“刀下留人!”

  县太爷愤怒道:“大胆刁民,竟敢扰乱刑场!”

  唐风下马,将一封文书拿出来。一个官差接过递给县太爷,“大人。”

  县太爷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从椅子上跳起来,“你是京城禁卫军左都尉齐大人亲笔点的捕头?”

  唐风答道:“正是。我这次来奉了齐大人的命令,前来重审此案。”

  县太爷走过来赔笑道:“大人,这案子已经查明真相了,就是这毛威杀了刘家一十三口性命。”

  唐风眉目一横,“既然已查明真相,怎么还有人往上告,又怎么会被齐大人知道呢?”

  县太爷迫于唐风的压迫之下,说话结结巴巴,“大人,这……”

  这时一辆马车打马而来。

  苏寄予从马车上跳下来,手持一把纸扇,风度翩翩,“我是六王爷府上的门客,也是京城第一讼师。”

  县太爷的心沉了又沉。

  日子过得太好,吴起元发福了。以前他是个英俊潇洒的秀才,中了状元后,更是锋芒毕露,被四公主一眼就相中。

  而现在肚子凸起,身子变得臃肿肥胖,紧绷的脸也垮下来。

  四公主看到他这副样子忍不住直呕吐,吐得几天都吃不下饭,为了补偿自己,招了几个男宠,不把吴起元当回事了。

  吴起元整日喝酒,喝得烂醉如泥,除了喝酒他找不到其他可以发泄的方式。他想出去寻欢问柳都不行,公主不把他当回事,不代表他也能把公主不当回事。

  吴起元闯进房间,音乐戛然而止。男宠们个个轻蔑不屑的看着他,主坐上的公主淡漠的一瞥,神情冷漠高贵,“驸马有事?”

  吴起元一阵愤怒,忍不住想要上前掐死这个女人!可他还是忍住了,不仅忍住了,还能强颜欢笑!

  吴起元笑道:“茜茜,现在夜已深了,该歇息了。”他的声音极其温柔,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宠溺。

  公主冷漠的移开眼睛,仿佛多看一眼吴起元就会被恶心死!一听到这恶心的声音,就全身不舒服,胃里一阵翻腾,“滚!”

  吴起元扭曲着脸,心里的愤怒如滔滔江水般奔腾不息,他的身体在发抖,手忍不住握拳。

  “呵呵……”一个男宠低笑出声。

  吴起元走过去一拳打在男宠的脸上。

  “啊!”男子吃痛的嚎叫,趴在地上捂住被打的脸。

  几个男宠见这阵势顿时安分许多,公主一拍桌子,愤怒的大叫,“吴起元你干什么!”赶紧过来扶起男宠。

  “吴起元,你敢打本宫的人?活腻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别忘了你的一切都是本宫给你的,本宫随时可以叫你圈铺盖滚蛋!”

  吴起元绷紧的那根玄突然断了,脑子里嗡嗡响,他悲凉的笑着……转身出门去。

  “明天撤了驸马的一切,让他搬到偏殿去,以后这府里就当没有他这个人!”

  吴起元浑浑噩噩走回房中,他找出一壶酒,倒在地上又继续喝。

  “还喝?还嫌自己不够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