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七章 三步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5 2019-04-30 12:06:00

  树影婆娑,门外的风沙沙响,屋里烛火摇曳。

  两个小厮东张西望,时刻担心那烛火会被风吹灭了,跪在灵堂前惴惴不安,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来近,最后依偎在一起。

  这时突然窜出一只夜猫。

  “啊!”

  吓得两个小厮一阵哆嗦,紧抱在一起。

  夜猫跳到灵台上,打翻了一根烛火,两只发光的眼睛看着两人,爪子抓向烧鸡。

  一人说:“我听说猫的灵气很重,经常会被鬼魂附身,所以要是不幸有猫在附近,鬼魂就会附身在猫身上,那些对活着有强烈执念的鬼魂,往往会过度执着于一件事,或者是报前仇,或者是完成心愿,要是让它们附身于动物或人,一般都会伤害到活着的人。”

  另一人凶道:“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喵——”

  “啊!”两人一阵低呼,被吓得魂飞魄散,各奔东西。

  猫也被两人吓了一跳,赶紧跳下灵台一溜烟就不见了。

  苏寄予走出来,笑道:“两个胆小鬼。”

  他推开棺木,李太尉就躺在里面,脖子下有一处很深的勒痕,“李太尉是被勒死的!”

  一旦确定的事被人否定,而且那人甚至还理直气壮,换做任何人都会十分愤怒!那种被苍蝇卡住喉咙又吐不出来的恶心感觉!

  六王爷一巴掌拍在桌上,“说!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王要你好看!”

  苏寄予吞吞口水,他被迫多了一种威胁和压力,“王爷,草民去看过李太尉的尸体,他的脖子处的勒痕不是上吊留下的,上吊的吊痕应该是在下颚处,应该是往上斜的,而李太尉的勒痕是在咽喉处,而且那一圈都是勒痕,李太尉是被人勒死后挂到房梁上去的。那一切都是制造李太尉自杀的假象。”

  六王爷瞳孔徒然放大,“你这是在告诉本王,本王是个傻子?”

  苏寄予额头渗出些汗珠,深吸一口气,“草民不敢。勒痕和吊痕本就很难分辨,跟何况尸体已僵硬。草民只是一开始就不认为李太尉是自杀,朝着这个目的看尸体,就会发现很多破绽。”

  “那你还发现了什么。”他的语气平静,却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威严。

  苏寄予的手心里泌出汗水,说:“草民发现李太尉的手指甲里有淤青,那淤青还未散去也没有变黑血,那应该是刚弄的。我去的时候李太尉的灵前没有人守灵,府里人都不在乎他的死活,百善孝为先,这让我更加怀疑李太尉不是自杀。”

  “也许就是这样,他才会自杀呢?”

  苏寄予低下头长长吐了一口气,“王爷,落叶归根,如果连自己的后事都不确定有没有人料理就自杀,谁愿意被抛尸荒野?如果是我,我会安排好一切后才死。可若是能好好的活着,谁又会自掘坟墓呢?”

  李府的管家说道:“明天老爷就出殡了,今晚可不要出什么岔子,你们几个好好看好了。”

  灵堂里守灵的人答道:“是。”

  管家走到假山背后,递给一个妇人一块黄金。

  妇人诚惶诚恐的接过金块,目光带着悔恨。

  这一切被躲在暗处的苏寄予和六王爷看得一清二楚。

  夜深人静,妇人已休息。

  苏寄予扮成李太尉的鬼魂模样,准备吓吓妇人,用这计说出真相。

  他走到妇人的床前,妇人的面色极其痛苦,他试图摇醒妇人,让妇人一醒来就看到这张恐怖惨人的脸。

  他刚触碰到妇人,手如触电般猛烈收回,他摸向妇人的脖子,脉搏已停止跳动。

  六王爷走出来,“怎么了?”

  “她死了。”他表面平静,内心却十分愤怒、痛恨,他的拳头握得更紧。

  六王爷查看尸体,咽喉处堵了一块东西。他们划开来看,是块黄金。

  妇人吞金自杀。

  苏寄予无奈道:“现在只有跟着管家了。”

  次日,管家送李太尉上路,一切都安顿好后,一头撞在了李太尉的墓碑上。

  严少玺一副笑意,“六王爷,你这消息是越来越闭塞了,左都尉齐奕已失踪好几天了。”

  “那你是右都尉,李太尉府上发生的事你应该知道一些,禁卫军没有记录吗?”

  严少玺依然笑道:“我一向不管事的,以前都是左都尉在管,有没有记录我就不知道了,我不介意把这个禁卫军借给王爷翻翻。”

  六王爷叹了一口气。

  苏寄予被六王爷提拔做了讼师,六王爷说:“你只适合给别人申冤,不适合判案。口才好,能说会道的人不一定做事手段就雷霆。”

  齐奕醒来看见自己躺在床上,帘外坐了一个人,一袭红衣,是个女子。

  他挣扎着坐起来,他上身赤裸,绑着布带。

  帘外的女子听见动静走进来。

  齐奕诧异,“你救了我?”

  孟芙笑道:“这很难看出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命的可贵。”

  那晚,齐奕被男子一脚踢倒,男子又狠心踢了两脚,“我让你瞪!我让你瞪!”

  “啊!”

  突然一声惨叫,几人都蒙了,惊恐的保持警惕。

  突然从围墙上跃下几个黑衣人,他们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弩箭射死。

  孟芙看了一眼地上的齐奕,问上官谨,“还能救吗?”

  上官谨看了看,“能。”

  齐奕说:“那晚你一直都在?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为什么要等……”

  孟芙笑了笑,“我为什么要早点出手?原本我已经放弃你了,可在你死的那一刻,我又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

  “心脏上方半寸处有个穴位,被尖锐物体刺入是不会死的,只要及时止住血。”

  齐奕一惊。

  孟芙继续说:“你知道你没有了退路,所以你赌了这一把。这也是我改变救你的原因。”她顿了顿,“你知不知道你以前有多可悲有多可笑?你的这些悲惨遭遇都是因为你蠢。”

  齐奕握紧拳头,他大笑出声,笑得癫狂。他认真瞧着孟芙,她的坐姿很优雅,也很高贵,她明明坐着,却总比他高出一筹。他看向她的眼睛时,慌乱移开,他不敢和他对视,那双眼睛很有神,感觉十分有力,就像一把利刃。

  “你一开始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孟芙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说:“我这人喜欢捡便宜。”

  “是谁要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