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六章 两步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84 2019-04-29 12:08:00

  高坐上的皇上说:“难免会有人钻空子,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一查,一个准,都脱不了干系,但是有他存在的必要,适当时候查一查,以平愤怒。”

  “禁卫军近几年得罪的人太多,需要让人消消气,所以皇上才会准许臣彻查禁卫军?不是准许,而是一开始皇上就打算让臣这么做!”

  皇上抬起眼皮,语气威严道:“齐奕,注意你的态度!”

  可齐奕丝毫不畏惧,“皇上封臣为都尉,也只是想牵制,并未想根治?所以,臣不知不觉间成了皇上的牺牲品?”

  “精忠报国,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齐奕手握拳头,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愤怒之气,“皇上这样如同官兵剿匪。皇上不招安,给土匪发安家费,官匪平分,养肥了土匪,就开始造反。”

  “那又怎样?朕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朕能让你坐上这个位置,也能把你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齐奕面上没有一点表情,心里面却给自己打了个劫。

  齐奕出来时天已经黑了,他不知自己怎么出的宫,他现在只想喝酒!一醉方休,什么事也不想。

  他到了酒馆,独自喝闷酒又没意思,他这才发现他连个能喝酒的人都没有。他提了两壶酒来到右都尉的府邸,里面人通报了他才得进去。他跟着家丁来到园中。

  严少玺负手而立,似乎就是在等齐奕一般,又似乎他在院子里移动一步就会全身难受一般。

  齐奕把酒放石桌上,坐下,“不请自来,严兄不会介意吧。”

  严少玺笑道:“来者皆是客。”

  齐奕打开酒壶,递给严少玺一壶,严少玺说:“我不喝酒,喝酒误事。”

  “现在还能有什么事。就是来找你喝酒的,你却不喝酒,真扫兴。”他打开酒壶仰头喝了一口,目光黯淡下来,“你很聪明。一开始就将自己置身事外。”

  严少玺沉默。

  “呵……”齐奕突然冷笑,他想说什么,严少玺开口道:“你醉了,醉了就该闭嘴回去睡觉。”

  齐奕一怔。

  “救命啊!救命!救命!”

  突然出现两个男子慌慌张张的冲到齐奕面前,两人立刻用乞怜的目光向他求助,“大人,救救小的。”

  齐奕站起来,“发什么事了?”

  严少玺定定的站着,好像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能令他动一动颜色。

  后面窜出两三个大汉,个个一脸凶相,“大人,这两人偷吃厨房的食物,按照府里的规矩,要被活活打死,还请大人把他们交出来。”

  两人躲到齐奕的身后,“大人不要啊,我们两天没有吃东西了,饿了受不住,这才想去厨房偷的,求求大人不要把我们交出去啊,我们会被打死的。”

  齐奕看了一眼严少玺,对着几个大汉说道:“不就一些食物吗?至于把人打死,这事就这么算了!”

  严少玺似不经意道:“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会有麻烦找上身的。”

  齐奕一阵愤怒,“你就这么不把人命当回事!”

  一个大汉趾高气昂道:“大人,这里是右都尉府,大人想管右都尉府里的事?”

  “呵……”齐奕冷笑,“这就是你的地方!你的待客之道!”

  严少玺笑道:“我何时说过,这是我的地方?”

  齐奕一怔。

  大汉眼神忽闪,“你两还不赶紧爬过来!”

  两人惶恐不安,手紧紧抓住齐奕。

  一个大汉立马大步走过来抓人,突然一拳打在齐奕胸口,齐奕闷哼一声,刀光一闪,抓住他的男子袖子里匕首出鞘一刀刺向他。

  齐奕大惊!

  两把匕首同时刺向他,他侧身,一把刀从胸前划过,一把刀从腰间划过,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踢向大汉胯下,大汉痛呼嚎叫,齐奕用力把困住他的两人往中间一拉,三人撞在一起,他借助大汉借力使力一个后空翻挣脱两人的钳制,大汉被蹬得连连后退。

  齐奕刚落地,一把软骨散向他洒来。

  齐奕捂住胸膛跪倒下去,胸膛腰间都渗出血迹,他双眼赤红,说:“你们什么人!”

  刚刚装饿的两人此时一脸凶相,“杀你的人!”

  刚刚这一切只是一出戏!

  一旁的严少玺事不关己道:“不是自己的地方就是麻烦,总有些阿猫阿狗往上跳,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会疼的。”

  一个男子凶狠道:“严少玺,既然你不识好歹挡了道,就别怪别人拿你做替身了!”

  严少玺笑道:“随意。”一下子不见了身影。

  几人一阵惊诧,没人看到他是如何离开的,只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人又盯回齐奕,一把匕首朝着他刺来。

  齐奕想闪避,但全身顿然无力,身体四肢都已不听他指挥。

  他好恨!

  他不甘心!

  他恨自己冲动,狠自己不识人心!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不甘心死在这些人手里!

  求生的欲望往往能令人做出他们本来绝对做不到的事。

  他奋起扑向持剑人手中的剑,剑从他胸膛前刺入,背后穿出。

  鲜血随着剑尖溅出。

  他怒瞪着杀他的人。

  男子立刻忍不住激灵打了个寒噤,手发软,松开,可一想到这已经是个死人了,他怕什么!拔出自己的刀,一脚踢倒齐奕。

  李太尉死了。

  刑部的人一早就去李太尉家中。这本来是衙门的事,可李太尉是朝廷命官,刑部参与调查。

  李太尉悬空吊在梁下,舌头伸在外面,脚下有一把踢倒的凳子,身子已经凉透。

  李太尉的身子被放下来,那张狰狞恐怖的脸,眼珠还瞪着,惊疑、害怕、恐惧!没人知道那双眼睛生前看到什么,他就这么瞪着。

  “李太尉除了脖子处的勒痕外,身上没有其他伤痕,也没有任何中毒迹象。”

  六王爷问丫鬟:“昨晚李太尉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丫鬟的下颚微微颤抖着,说:“昨晚老爷吃过晚饭后就回屋了,说要早点休息,谁都不许吵他,可谁知,今早我服侍老爷起床时,一推门进来……就……看见老爷上吊了。”丫鬟的声音带着颤音,不难听出她的确是被吓得不轻。

  确认了李太尉是自杀以后,李府开始着手办丧事。

  深夜,苏寄予偷偷躲在灵堂外。他白天就来到李府,混迹到晚上,偷偷藏起来。他知道李太尉死后就来李府了,他可不相信一个身居高位的人会轻易自杀,反正他不会。他正想用这件事让六王爷看到他的价值。

  只有两个小厮守灵。

  “这李太尉死了连个亲人守灵也没有,也是悲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