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五章 一步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204 2019-04-29 12:02:00

  场上的人感同身受,他们也是战士,也有着和齐奕一样的苦衷。可他们没有齐奕的勇气,敢站出来和皇上理论。

  皇上许久之后拍起了掌声,“说得好!听你一番话,朕才幡然悔悟。”他看向男子,“你叫什么!”

  齐奕不卑不亢说:“卑职叫齐奕。”

  “好!朕身边正缺你这样直言不讳,敢于指出朕错误的人,朕要留你在身边,时刻监督朕,不仅要监督朕,连文武百官也要监督!如今正好缺个左都尉,你明天就上任吧!”

  民间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齐奕顺利说服皇上收回成命,不仅没死,还做了禁卫军左都尉。他跑来河边,他想谢谢那个女子,是她帮他进入狩猎场的,是她给他出的注意,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他想谢谢她。可河边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接连来几天,也依然没有人。

  齐奕自言自语说:“她不可能不知道消息,是不想来吗?还是不想沾染是非?”

  齐奕又再等了几天,前前后后一个多月,最后再也没来。

  “姐姐,你为何不去见那个齐奕?”

  “不敢啊。”

  孟芙慢悠悠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谁知道他是真想谢我呢还是挖坑等着我去跳呢?没准他正想设计拉出我后面的人,然后一网打尽,在皇上面前表现呢?”

  “那姐姐为何会帮他?”

  “你姐姐我何时做过亏本的买卖?若这件事不成功,激起皇上的愤怒,敢挑衅皇上的威严,不是作死吗。

  皇上会用很多方法展示他的威严,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民愤越来越汹涌,朝廷分崩离析,各路英雄崛起,天耀逐渐被瓦解,我们在从中获利。若成功,齐奕必一步登天,成为皇上的宠臣,我们要什么没有呢?”

  “可现在姐姐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啊。”

  孟芙笑道:“很快就是了,我们只需要等。”

  郝剑是个年轻、勇敢、充满了活力的人!人如其名,他是个剑客。剑法极高,很多人都很想找他一比高下,却无一人战胜。在江湖上,人人都称他“好贱”。

  他对“勇敢”这两个字的意思似乎并不能全部了解。他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常常破坏别人的好事,只要他撞见了,不管好坏,一定要破坏。

  人要救,事要做。

  他认为这就是勇敢,却不知这种勇敢是多么愚蠢!

  “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

  慌慌张张的人群,四处奔跑。

  一个妇人想冲进去,突然被郝剑抓住,“你想死吗!”

  妇人哭泣道:“你放开我,我的孩子还在里面,你放开我!”

  郝剑把她拉回来,冲入火焰。火势很猛烈,汹涌澎湃,毫不留情吞没一切。

  突然一根房梁塌下来,郝剑闪身躲过惊魂瞬间。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一根钢丝刹那间勒住郝剑的脖子,他的脖子立马出现鲜红的红线,钢丝抽回,脖子一片猩红,倒在地上,他嘴里不断吐出鲜血,身子抽搐,身体慢慢被掏空,他恍惚间看见那人似乎是个女子。

  一根房梁砸下,永远沉睡。

  齐奕果然上任之后六亲不认,一开始就向皇上提出分配、整顿、清查禁卫军。

  齐奕是左都尉,若他想彻查禁卫军,还需要右都尉配合。

  “右都尉你意下如何啊。”

  皇上这虽是问话,却只是通知一声,试问谁敢薄了皇上的话?

  右都尉严少玺有着一双丹凤眼,眉间英气逼人,嘴角不经意间露出的微笑惹人沉迷。

  严少玺笑道:“臣无异议。”

  齐奕风风火火查禁卫军。这期间全是齐奕独断专行,严少玺并未参与半分,仿佛他这个右都尉只是挂牌而已。

  齐奕进宫向皇上汇报情况,正遇上李太尉。

  “哎呀,齐都尉现在可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啊。这是要去说什么事呀?”

  “这好像与李太尉无关吧。”

  李太尉笑道:“齐都尉此举就不怕得罪人?禁卫军那么多人,又有多少朝廷官员涉嫌其中,这些齐都尉都要查清楚吗?”

  齐奕嫉恶如仇道:“贪污腐败、栽赃枉法,既然做了,就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我既然是左都尉,就要履行职责!”

  “可又有多少人能独善其身呢?查出来了对你没好处的,何不做个逍遥自在的都尉呢。”

  “就是有太尉这样不作为的官员,朝廷才会一蹶不起。朝廷腐败严重,那就更得查了!”

  李太尉抬步离去,“行吧,希望你有命活着,能凭借一己之力改变……”

  后面的话齐奕听不清了,他向前走去。

  苏寄予文采斐然,样貌俊秀,是个典型的青年才俊,只是少不得志,没有门路,无钱无权,空有报负。

  他独自走在京城的街上,懊恼而悔恨,怨自己不争气,却哪料到一抬头,竟遇上了贵人。

  如今他走投无路,忽然灵机一动,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上前厚着脸皮道:“草民苏寄予见过六王爷。”

  六王爷一愣,看着苏寄予,“哦”了一声抬步就走了。

  苏寄予愣了愣,哦就完了?他追上六王爷,“王爷,草民听说您在招贤纳士,草民恳请王爷收了草民。”

  六王爷停下,“我为什么要收了你?”

  “王爷,草民饱读诗书十余载,一身抱负因少不得志,草民恳请王爷给个机会。”

  六王爷手指若有若无的在桌面上敲打,给正在书写自己宏伟抱负的苏寄予心里带来了很大压力。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心脏砰砰剧烈跳动,手也抖得厉害,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时间到,六王爷说了停。

  六王爷认真看着苏寄予的答卷。

  苏寄予后背已经渗出冷汗。最后六王爷没给他满意的答复,只是将他安置在府里。他抹了一半头上的汗,好歹也算有个栖身之所,只是不知道多久会被赶出去。

  禁卫军已被齐奕削去一大半。贪污枉法、受贿草菅人命、知情不报,通通被他一治到底。而这些人都是前任两位都尉的人,而前任两位都尉是七王爷的人。

  他们收到消息不是先告诉皇上,而是先通知七王爷,七王爷说上报,他们才上报。

  七王爷几乎垄断了朝廷,他抓着许多大臣的把柄,让他们直接倒戈相向。而这些人现在对皇上都是阳奉阴违。

  京城归七王爷指挥的人至少三万以上,财产更是多得数不清。

  他看着桌上的这一桩桩案件,无疑不是告诉他官场有多黑暗腐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