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四章 狩猎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87 2019-04-28 18:05:00

  孟芙不在意男子的态度,坐下来,“天涯海角很漂亮,多去走走,心胸会宽阔一点,烦心事也会少一点。”

  男子怒吼道:“你懂什么!如果你的家人饱受煎熬,而你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心情你懂吗?”

  孟芙淡淡的看着他,“我懂。”

  男子一怔。

  孟芙接着说:“我的家人一夜之间惨死,而我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她看向男子,“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烦、很乱、很无力,你想逃避,用死亡解除你的痛苦,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再忍受痛苦、煎熬,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而你就这样死了,是不是很不负责任?难道不是很懦弱?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而你……”

  男子低下头,“我又能怎么办?我是一名将士,可这次回家探亲,才知……我母亲死了,我有一个寡妇姐姐,去年重新嫁了。父亲和姐夫都去给国家做苦工,每天吃不饱,穿不乱,还要被鞭打,姐姐也被带走,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孟芙突然问道:“你会骑射吗?”

  “我会。”

  打猎的人能欢欣愉快地忍受劳累,因为他们有猎获野兽的希望。

  一群人在猎场上策马奔腾,英姿飒爽。

  皇上近几年来养尊处优,体力不支,早已累得气喘吁吁。

  “不用管朕,大家尽情的玩,谁的猎物多,朕重重有赏。”

  留下一队人马保护皇上,其余人向前策马奔腾而去。

  这时,草丛一阵骚动,草丛很深,看不清是什么。

  “过去看看。”

  一个士兵跳下马走过去,还没等看清来的是什么,士兵慌慌张张尖着嗓子喊:“野猪!是野猪!”说完自己撒开腿就往回跑。

  野猪被人惊扰似乎很愤怒,顿时血脉贲张冲着士兵跑去,气势磅礴。马受惊,突然四处乱跑,皇上一时被吓得不轻,在马背上颤颤巍巍,随时会掉下来。

  野猪的动作凶猛恐怖,实力强横无比,对着士兵横冲直撞,士兵大喊救命,可人人自顾自逃命,无暇顾及旁人。

  野猪几下就把士兵顶撞在地上一动不动。野猪又攻击别人,它的凶狠简直出人意料,它瞪着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吼叫着,伸着它的长嘴巴大獠牙,不要命地往士兵身上扑。

  这些都是些京城吃闲饭的士兵,哪能和野猪抗衡。

  突然“啊”的一声,皇上从马背上摔下来,皇上惊恐的看向后面,野猪也正看着他,他眼底闪出一抹惊慌失措,露出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敬畏和恐惧。

  他冷汗直冒,手忙脚乱在地上胡乱爬,野猪突然风驰电掣奔向皇上,皇上眼中呈现绝望之色。

  千钧一发之际,野猪痛嚎一声。

  野猪看向射中它的男子,目光阴狠森冷的盯着宛若神明般的男子,似乎要将他吞没。

  忽然——

  野猪改变方向,斗志不减,怒气冲冲攻击男子。男子动作快如闪电,迅速抽出三只箭,搭箭、勾玄、开弓,三只箭齐刷刷射向野猪,野猪的嘶吼声响彻云霄,野猪用力过猛扑向男子,男子掏出一把匕首,飞檐走壁翻身从侧面抱住野猪的脖子,一刀插进野猪的咽喉,鲜血如喷泉般涌冒,喷了男子一脸,野猪倒地呼吸由重变弱最后消失。

  皇上双腿间湿了一片,其他士兵赶紧过来扶他。皇上惊魂未定,全身重量都压在士兵身上。

  突然野猪动了动,吓得他们如惊弓之鸟般又赶紧后退。

  男子爬起来,擦掉脸上的血,拔出自己的匕首擦干净收起来。

  “卑职保护不利,让皇上受惊了!”

  皇上稳了稳心神,“你叫什么名字。”

  “卑职叫齐奕。”

  这时一大波士兵将士过来,“臣等听说皇上遇害,前来护驾。”

  皇上火冒三丈说:“朕要是等你们来,早就见阎王了!”

  “这……”大家异口同声说:“臣等保护不利,请皇上责罚。”

  “罚!当然得罚!你们通通罚军饷半年!”

  大家忍气吞声道:“谢皇上。”

  皇上看向旁边的几个士兵,勃然变色,“把这几个人通通处死!”

  士兵跪下来,哀嚎着,“不要啊皇上,皇上恕罪啊!”

  “啊!啊!啊!”

  几人一下子被抹了脖子。

  “朕有赏有罚,这几人贪生怕死,死不足惜!到了战场岂不是破坏我军士气!”他看向齐奕,“你要什么,朕赏!”

  齐奕突然跪下来,“小的不求什么赏赐,只求皇上能解除寡妇制,减少赋税。”

  在场的人都是一惊。

  这是公开违抗挑衅皇上,在大庭广众之下触犯龙威啊!这男子的处境可想而知。

  “卑职知道,提这个要求就是大逆不道,违抗圣旨,冒犯皇上的威严,应当处死!”

  “你既然知道,还以下犯上!朕念你救过朕,当你没说过,马上滚!”

  “不!皇上,请让卑职说完。皇上,我是一名边疆的战士!一个国家如果想要能够稳定的发展,一定会拥有着自己的一把利剑,当被其他国家侵犯的时候,可以进行反击来维护自己的尊严。而我们战士,就是国家利剑,维护国家尊严的利剑!

  我们是战士,每天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我们随时待命,面临随时战死沙场。可我们无怨无悔,只有我们奋力一搏,国家才有希望,家人才能幸福!

  我们保家卫国,在异地他乡坚守岗位,守卫疆土,忍受孤寂、悲凉。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能让家乡的亲人家人能安居乐业,不受战乱的纷扰,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可皇上你都做了什么?增加赋税,大肆收后宫,随意分配寡妇,让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让我们如何做到无后顾之忧,如何一心一意守卫疆土?我们努力保护,可他们却连个安稳日子也没有。皇上,你这不是让我们将士们寒心吗?若家人一直遭罪,那守卫这片疆土,保护这个国家还有什么用!边疆战士拼死拼活,而你却贪图享乐!

  有小家才有国家,国家不是由无数个小家建立起来的吗?

  无小家何来大家?无大家何来国家?大家无小家支撑何来国泰民安?

  我们保大家,而你却欺小家,让边疆战士寒心,你这是在提醒我们,我们的做法到底有多蠢吗?

  我们是战士,我们一身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

  卑职说完了,卑职该死,请皇上惩罚,可卑职恳请皇上减少赋税,解除寡妇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