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三章 扑朔迷离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48 2019-04-28 12:05:00

  袁大人凶狠道:“胡说八道!本官何时行过苟且之事。”

  “那日,那一炷香时间你们谈了什么?”

  “父女两多日不见,叙叙旧有什么不可以?”

  “又没有证人,我怎么知道你们是叙旧还是讨论如何杀了高都尉?毕竟高夫人是高都尉的身边人,知道高都尉的一些习性,知道高都尉会坐那顶轿子,不坐那顶轿子。”

  “你胡说!”

  六王爷高声喊道:“叫轿夫进来。”

  抬高都尉的轿夫说:“那日,我们确实觉得轿子重了一些,想到高府守卫深严,应该是我们的错觉,就没有留心。”

  另一个轿夫说:“那日我们接夫人回府时,轿子也的确重了一些。”

  一个轿夫小声和旁边嘀咕:“奇怪,怎么我觉得我们那顶轿子也重了一些?”

  轿夫小声责骂道:“你别听风就是雨,小心祸从口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轿夫安静闭紧嘴。

  “小莲,你消失的那两天两夜都躲在轿子里吧。”

  小莲一下子跪倒在地,所有一切罪证都指着她,告诉她以及众人,她就是凶手。

  六王爷继续说:“而小莲是受高夫人指使,指使小莲躲进轿子,到了夜晚换进高都尉乘坐的轿子,得手后又躲回轿子,然后高夫人第二天找借口放出小莲。”他看向袁大人,“而高夫人是不是袁腾指使的,时间有限,草民还未查出来,请皇上恕罪。”

  高夫人和小莲还来不及狡辩,就被皇上定了罪,“最毒妇人心!高氏、婢女处腰斩之刑,袁腾涉嫌其中,又管教无方,降级发配边疆!”

  三人被拖了出去,哀嚎连连。

  一个官员心直口快,一根肠子通到底,“那这两日你怎么都是碌碌无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们以为你什么都没查出来。”

  六王爷笑道:“难道我要告诉你我查到什么,然后给别人动手脚把我的证人都杀了?”

  官员自知自己理亏,瘪瘪嘴,不在说话。

  “窦都尉死时被分割,一块好的血肉都没有,这个凶手是极其恨他的,不是被窦都尉杀了满门就是被窦都尉残忍折磨过。”

  大家听到六王爷的话,想想窦都尉的作风,确实如此。

  “京城有四大才女,其中苏荷香谈得一手好琴,也只钟爱素琴,但人十分冷傲,总是拒人千里之外。”

  苏荷香抱着素琴,一身白衣,脸上蒙着面纱,掌柜直呼:“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听说苏姑娘弹得一手好琴,为何十分钟爱素琴呢?”

  苏荷香不急不缓,声音清冷,“喜欢。”

  六王爷问向另一名男子,“公子贵姓啊?”

  “佟大为。”

  六王爷走近男子,用手抓抓脸,小声说:“公子认不认识梁云?”

  男子一惊,摇摇头,“不识。”

  “哦,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

  旁边的苏荷香说:“既然民女来到这里,请让我为诸位弹奏一曲吧。”

  琴音萧瑟,似乎沧海已成桑田。

  不要挽留,这次我先走。

  男子听出了这句话,他轻轻微笑着。

  一曲毕。

  女子突然口吐鲜血,把场上人都吓了一跳。她强撑着拿出一张纸,太监过来接下,她身子往后一倒,男人眼疾手快接住她。

  皇上打开一看突然脸色一变,将那张纸收起来。

  男人抱起正在沉睡的苏荷香离去。

  苏荷香畏罪自杀。

  皇上最后说道:“悟源判案有功,恢复爵位,重新入驻王府,参与政事,刑部尚书目前空缺,暂时交于六王爷管理。”

  六王爷回府后退去下人,他知道那人一定在帘后。

  “我照你说的做了,他们真的是凶手吗?”

  帘后的人说话温声细语,温柔之中又带着一丝锐利,“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张纸里写了什么?”

  “王权霸业。”

  六王爷沉默了一会儿,“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招贤纳士。”

  七王爷府邸。

  哥丞相和尚书令都聚在七王爷府。

  “六王爷如今恢复爵位,又掌管刑部,现在可以说是威风八面啊。”

  “皇上把刑部给了六王爷,我这个尚书令不就是个摆设嘛!想管也不敢管啊。”

  “刑部掌管京城的重大案件,朝廷里最不敢得罪的就是刑部尚书,一不高兴抓你没商量,咬文嚼字的功夫分分钟把你从死缓定成秋后问斩。刑部尚书绝对是个狠角色。可刑部尚书怕禁卫军,禁卫军抓住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往皇上那一说,这官是没法当了。”

  “可你说,明明袁腾知道高都尉和王爷的关系,而他却不来求王爷?”

  “哼!”七王爷冷哼一声,“袁腾不过一根墙头草,死了也罢。与其讨论一个将死之人不如想想该让谁坐上都尉,查清背后又有谁在帮那个废物!”

  没过多久,街上贴满告示,官兵四处传达。

  因为这场战事,国库亏空,国家粮食已不多,所以皇帝下令,粮食、贡品、赋税,是往年的两倍,填补亏空。增加国库,国库壮大,就是国家壮大。

  官兵又四处抓人,这次抓的都是寡妇和壮丁。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一律带走。

  粮草供应不够,就抓壮丁一起为国家劳作,因为是为国效力,所以没有工钱,自己的食物自己带,国家不供吃,早出晚归。

  抓寡妇是给远在边疆的战士做媳妇儿。

  皇上美名其曰道:“保卫国家靠的就是边疆的战士,没有他们,国家不可能安宁,有了他们,国家才可以高枕无忧。可他们远在边疆,有些连女人的味道都没有尝过,也没有一个家,为了犒赏他们,就把寡妇安排给他们做妻子。女的犯事,就轮为官妓。”

  官兵每天拿着名单抓人,有些已经重新改嫁的寡妇,只要名单上有名字,一律带走。简直惨无人道。

  百姓怨声载道,却又不敢说什么。

  春天是令人振发精神、意气风发的季节,是充满希望、显示自己力量的季节。皇上定在下个月初一外出打猎,增加志气和散散心,放松一下。

  习武之人大多都喜欢狩猎,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高兴,也都想要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

  孟芙一次外出,偶遇一个要跳河的男子。

  “有什么仇什么怨不能用拳头解决呢?自杀的人永远最窝囊,也最让人看不起。”

  “关你什么事,滚开!”

喵人粪

大家喜欢就动动你们的小手指加书架呀,投投推荐票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