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二章 扑朔迷离1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50 2019-04-27 18:05:00

  (为了不撑字数,那些参见皇上、参见某某的废话就不写了。)

  六王爷如今没有任何权利,但有皇上的口谕,办起事来也容易得多。

  “那日我们像往日一样从房间里抬着都尉上轿,到了耕地以后,轿子都有重兵把守,都尉上轿时旁边都有人遮挡,上方有遮伞,根本没人能看到都尉上轿。”

  六王爷问:“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高都尉遇害的?”

  “到房间后,我们给都尉掀开轿子,发现都尉已经……”护卫懊恼的低下头。

  “轿子还在吗?”

  六王爷来到停放轿子的房间,“这里有人看守吗?”

  “有的,这里白天夜里都有人看守。”

  六王爷推门进去,有四顶轿子,“这些都是都尉的?”

  “不是,有一顶是夫人的,有一顶是少爷的。”

  “这些轿子近期都有动过吗?”

  护卫想了一下说:“二月初二前一天,夫人的娘家办喜事,夫人和少爷一早就去了,晚上才回来。”

  六王爷坐进轿子,左看右看,踢踢脚,脚下没有踢倒后面有木板,他蹲下来掀开布,里面有个小空间。

  “这些轿子都是统一打造的?”

  “是。”

  帝豪酒楼。

  店掌柜说:“那天都尉追着一位白衣女子,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谁能想到……”

  “没人阻止他吗?”

  掌柜惊讶道:“都尉呀!谁敢拦,又不是不想活了。”

  六王爷来到窦伟雄死的房间,“这家店是你的吗?”

  “不是我的,我只是负责管理这家店。”

  六王爷打开窗户,后面有一条走廊,他这才发现有后门,不过后门锁住,“这里为什么有条走廊?”

  “这是专门为客人们修的,他们在房间里乏了可以出来透透气,后门也是住进这间屋子才有钥匙,和前门一样。”

  大殿之上,三日之期已到。

  六王爷迟迟不到,大臣们议论纷纷,“三日之期已到,庶民王悟源却不见人影。”

  “兴许是查不到什么,躲起来了吧。一介莽夫,又能指望做到什么?”

  七王爷说:“肃静!朝堂上岂能乱嚼舌根!”

  朝堂上顿时安静下来,七王爷的威严不可侵犯,甚至还高过高坐之上的皇上。

  “草民来迟,请皇上恕罪。”

  哥丞相说:“三日之期已到,而你迟迟不来,是把皇上和文武百官当猴耍吗?”

  “皇上,草民之所以来晚是因为去带证人,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笑道:“无妨无妨,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六王爷命人把轿子搬上来,“皇上,这是高都尉那日乘坐的轿子。”他掀开轿子,里面有些血迹,他指着椅子下的那个小空间说:“这里面可以藏人。”

  一个臣子不信的说道:“藏人?这么小?”

  六王爷看了一眼他,“带高夫人和她的婢女进来。”

  六王爷要婢女砖进那个狭小的空间。

  婢女有些疑惑又有些惊慌,小心翼翼的躺进去,正好可以完全藏住。

  众人一惊,开始屏气凝神。

  婢女出来以后脸色苍白,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恐惧冲刺着她的内心。

  六王爷问:“小莲,那日宴会你为何会突然离去,过了两天一夜后又和夫人一起回府?”

  小莲结巴道:“我……我,那日我得知我父亲病了,就向夫人说,夫人给了我两天时间,我回家照顾父亲去了。”

  六王爷问:“父亲得了什么病?”

  “麻……麻疹。”

  六王爷点点头,“得了麻疹会发热、咳嗽、眼部红肿、身上出现斑迹。需要带面纱,这很合理。”他又问:“那么得了麻疹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呢?”他面向太医院请来的太医,显然问的是太医。

  太医说道:“轻则一至三月,重则致死。”

  “那叫小莲的父母进来吧。”

  两个中年人胆战心惊的进来。小莲十分惊讶,“爹!你的病好了?”

  男子不满责骂道:“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一见面就说我病了?”

  “小莲说前几天她回家去过,两位没见到吗?”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啊,这丫头狠心着呢,自从进了高府,就没回过家。”

  小莲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爹、娘,你们……”

  一个臣子嘲笑道:“你不会是怀疑一个娇滴滴的女娃就能杀了高都尉吧?”

  六王爷笑道:“正面杀肯定不可能,但如果高都尉中了迷烟呢?”

  太医进去查探一翻后,“里面还残留着迷烟的味道。”

  “众所周知,中了迷烟会全身乏力昏睡,到时候想做什么不行?”

  小莲惊恐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什么迷烟,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些东西?”

  六王爷看了一眼,“传郎中。”

  一个民间大夫匆匆而来,“那日那女子蒙着面纱,不知是什么样,不过看样子应该挺水灵的,身上的布料也比寻常百姓好些。”

  六王爷伸手遮挡了小莲的脸,大夫激动的说道:“是她,是她!”

  “不!”小莲尖叫,声音尖锐嘶哑,“不是我!我没有杀老爷,我怎么会杀老爷?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不是我啊。”

  婢女害怕的哭泣,孤独无助的她惹人怜悯,但一想道这样的女子居然是凶手,内心竟如此恶毒,就让人一阵反胃,只觉得恶心。

  “你当然没理由杀高都尉,那要是别人指使呢!”他把矛头对向高夫人,“高夫人,二月初二前一天你娘家袁府办喜事,听说你早早就去了,亥时后才回来?”

  高夫人捏紧手中的绣帕,点点头。

  “那日你和你父亲刑部尚书袁腾在屋里待了一炷香时间,出来后婢女就匆匆离去,之后你遣散了守轿子的轿夫和守卫,为什么?”

  “那日需要搬东西,人手不够,我叫他们去帮忙。”

  “刚从屋里出来,又没有通知人手不够,你怎么就知道人手不够了呢?”

  高夫人刚想说话,六王爷抢先说道:“好吧,就算你知道,那高都尉遇害以后,本该操办丧礼的你,怎么还有心情出去听戏?回来时还带回了小莲?”

  “府里那日闹哄哄的,我想出去散散心排排心中的苦闷都有错吗?况且我虽是夫人,可府里大小事物都是老爷和管家操管,我这个夫人形同虚设,有什么好操办的。”

  “所以你指使小莲杀了高都尉?”

  高夫人急了,“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何时指使过她杀人了?”

  六王爷对着刑部尚书袁腾说:“听说袁大人被高都尉发现了很多秘密,被高都尉要挟要黄金一万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