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十章 刺杀1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1 2019-04-26 18:05:00

  右都尉高官诚的府邸守卫深严,有四波人巡逻,他们中间隔了一盏茶时间,他的房间外有四五十个护卫家丁一直晃荡,看起来随意散漫,但都是有规律的,他们不会出院子,一个走完这边去到另一边,另一个又来到这边,一直不停。两个时辰后换人。

  房间外有三四个家丁守夜,一般都是自己睡一屋,高官诚不好女色,除了妻子外只有一个妾。高官诚吃饭、洗澡、上厕所身边都有人维护,丝毫不给人侵犯的机会。

  秦时临说:“这些都是明处的,不知道暗处有没有埋伏。”

  “他出门呢?”

  “出门都是坐轿子,但有两辆轿子同时出门,各走一边,两辆轿子都有官兵护卫保护。那些人个个武功一流。”

  孟芙忍不住感叹了,“他有那么怕死吗?”

  秦时临笑道:“他这种人,仇人千千万,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不止是我们想杀他,别人也想杀他。他当然得做好准备。

  窦伟雄一身武功,是个蛮夫,体态魁梧,力大无穷,有着一身的蛮力。身边一直围着一群人保护。

  府里妻妾成群,但是有种癖好,就是做事的时候喜欢给男人和女人下些微量的药,让他们一直清醒而且十分兴奋,让他们看着他做事,但是不能做任何事,只能看着。他对一个女人厌倦后,就会把她们赏给他的属下,然后就会被轮死。他这人不喜女人勾引他,不然五马分尸都是轻的。不进妓院不去赌场,他不喝女人端的酒水,尤其是妓女。不去和那些没有身份的人鬼混。

  他的性子和他的外形成对比,毫无耐心,性烈如火,脾气暴躁,但是毫无畏惧之心。他最恨不干脆拖泥带水的人,他安排的事,哪怕晚了半刻钟,他就会十分烦躁,就会乱杀人。即使已经完成,而且完成得十分漂亮,他也会毫不犹豫拔刀杀了你。现在留在他府邸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但他这种人不知道七王爷用什么方法控制了他,还让他对他死心塌地。窦伟雄的这些脾气对七王爷都除外,他愿意等七王爷,无论多久都可以,愿意为他卖命,一生追随七王爷。

  窦伟雄每日都有二十个人围着他,个个武功高强。出门时有四大金刚、十二太保保护。”

  今天是二月初二,龙抬头。

  皇帝御驾亲耕,禁卫军、御林军双双候在旁边。太阳西下,皇帝起驾回宫。

  高官诚坐着轿子回府,突然街上热热闹闹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都有。他掀起窗帘,外面有很多小贩摆摊,混沌摊,馒头摊,拉面摊,炒栗子摊,烤鱿鱼的,还有炒辣椒面的,有卖鲜花的,卖水果的,榴莲味极其难闻。

  高官城皱眉,他现在很生气,这些味道夹杂在一起太难闻了,“往日怎么没这些小贩摆摊,今天怎么这么多!”

  走在高官城窗边的一个官兵说:“可能今天是二月初二,大家都想出来赚钱,热闹热闹。”

  高官诚瞪了一眼,“传令下去,以后不许弄得这么乌烟瘴气的!本官经过的路都不许摆摊!”

  “是!”

  高官诚凶道:“还不让他们走快点!”他把窗户门帘都捂严实,让这些气味少传些进来。

  外面一道声音吆喝,嘹亮清晰,“水街到嘞,快来吃一碗水饺嘞,错过这条街就没机会嘞。”

  高官城忽然觉得有些困,可能是今日陪皇帝有些累了,他闭目养神。

  高官诚此时此刻绝对想不到有个杀手就藏在他的椅子下。

  杀手确定了轿子里的人就是高官诚,她吹出迷烟,捂住口鼻。她藏在轿子里两天一夜,等得就是这个机会,绝不能有丝毫错误,因为她只有一次机会。

  不是高官诚死,就是她死。

  高官城突然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滚出来,他惊醒,低头一看,在这一瞬间,没有留意别的,因为这一瞬间实在太短。

  一道剑光闪过,瞬间刺入高官城的咽喉,脖颈被刺穿。

  高官诚眼睛睁得大大的,目中还是充满了怀疑和不信。

  他不信自己会死!

  杀手迅速拔出剑,将眼睛睁得大大的高官诚靠着轿子,把窗帘轻轻拉开,让里面迷烟的气味散去,自己又躲回椅子底下那个狭小的空间里。

  今天是二月初二,窦伟雄准备来到京城最豪华的帝豪酒楼。他认为,二月初二就是男人展现雄风的时候。

  帝豪酒楼箫声不绝于耳,听了莫名让人亢奋又沉迷,就像一根弦拴住心脏,被操控牵引。

  掌柜一看是窦伟雄来了,赶紧跑过来点头哈腰招呼。

  窦伟雄抓住掌柜,“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都给我拿上来。”

  掌柜赶紧弯着腰连连点头,“是是是。”赶紧吩咐人跑去抱酒。

  窦伟雄往椅子上一坐,整个动作粗鲁大力,身边的护卫站在他旁边,其他客人一看这阵势,赶紧开溜,但是全被窦伟雄的人按在住肩,乖乖坐在椅子上,“今天我请客,每人一坛酒,死也要给我喝完!”

  小二接二连三抱出好几坛酒,窦伟雄掀开酒概,抱着坛子就往肚里灌酒。

  门外一位白衣女子,蒙着面纱,披着斗篷,抱着一把素琴踩着莲花步进来,她就像深夜绽放的昙花,孤傲、美丽、威慑四方。她轻轻一瞥,眼神冷漠、疏离,给男人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窦伟雄露出怨恨、憎恶的眼神,“好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他眼神一转,“到底是冷若冰霜,还是淫荡下贱,我干过再说!”他大步上前去。

  “老板,有客房吗?”女子的声音冰冷。

  “二楼就是。”

  突然窦伟雄抓住女子的手腕,“手腕这么软这么细,被很多男人干过吧!”他二话不说拉过女子,女子的琴掉在地上,他抱住女子的腰往身后桌子上一压,女子一个旋转挣脱窦伟雄的钳制,斗篷被被扯了去。

  窦伟雄不满道:“腰力这么好,练武的?正好,待会儿在老子身下使劲扭!别一上就是滩烂泥,一点味道都没有!”他淫笑道,一口黄牙让人看了恶心。

  “滚!”女人冰冷的开口。

  窦伟雄更加兴奋了,“你叫老子滚,待会儿你会求着老子要你!狠狠的要你!把你个臭娘们干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