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四十九章 皇家关系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77 2019-04-26 12:05:00

  四十九章皇家关系

  皇帝下令只要还未婚配,待字闺中的女子,一律进宫参加选秀。

  皇帝膝下有五女四子,大女儿前年刚死了夫婿,至今还在守寡中。二女儿是尤将军府的夫人。三女儿到赤牙和亲,四女儿两年前嫁给了新晋状元,五女儿尚未婚配。

  太子是长子,死了。二皇子不学无术,昏庸,胆小怕事没有担当。四皇子如今六岁。

  孟芙看向秦时临,“三皇子呢?”

  秦时临说:“三皇子不清楚,听传信来的人说,三皇子喜好诗词,整日在青竹园里吟诗作赋,从未出过青竹园,皇上也很少踏足那里,每次去都并退左右,没有人见过三皇子。”

  “不能查清楚那里吗?”

  “进不去,仿佛那里就像与世隔绝一样,只有皇上一个人能进去。”秦时临继续说:“不过我听说,三皇子的生母北辰璃十分喜爱青竹,皇上特地修了青竹园。”

  “生母?北辰璃死了?”

  秦时临点点头,“当年宫变,在王府中被乱臣贼子杀死了,那时北辰璃只是一个侧妃。北辰璃是皇上最爱的人,北辰璃死后,皇上修青竹园就是为了纪念北辰璃。”

  孟芙笑道:“这皇上还挺深情的。”

  “我想三皇子不露面,皇上也是想保护他吧,他的母亲死了,不允许他再有任何意外。”

  孟芙摇摇头,“哪有不透风的墙,一定要把这个三皇子查清楚了。”

  “好,我们一定尽力。”秦时临又说:“我们截获了七王爷的几封密函,是发给赤牙的,大概是让赤牙进攻天耀的信,还说什么老规矩。”

  “老规矩?”

  “对,只是不知道这个老规矩是什么了。不过赤牙应该快和天耀开战了。”

  “把这事盯紧了。”

  “我们知道。”

  “皇上如今有五个兄弟健在。五王爷,六王爷,七王爷,九王爷,十四王爷。五王爷和九王爷当年没有参加夺帝之争,早早去了封地。六王爷是皇上的同胞弟弟,当年夺帝,他的上头只有一个大哥了,就想取代他大哥,对他大哥起了杀心,可惜谋反失败。皇上念其亲情,把六王爷关进大牢,七王爷回京时才被放出来。十四王爷,当年皇上念其年幼,就养在了京城,一养就养了十年。”

  孟芙问:“皇上是真傻还是假傻?六王爷早不放晚不放,偏偏等七王爷回京了再放?”

  秦时临说道:“也许皇上和我们想的一样,知道七王爷的狼子野心,特意用六王爷来牵制七王爷。”

  “那个六王爷现在有势力了吗?”

  “目前没什么势力,待在自己的府邸安分守己,不过有人传来,似乎六王爷背后有一股力量在帮他。”

  孟芙一惊。

  “其实这些现在都翻不起浪花,最主要的是五王爷和九王爷,他们这几年好像都是在装疯卖傻,两人有书信往来,两人的军队加起来有五十多万,如果兵临池下,京城根本不堪一击。”

  孟芙笑道:“这皇上还贪图享乐,内忧外患,还选秀。”

  “皇上子嗣稀少,自前任太子死后,储君位就空了出来,也是大臣们催急了,皇上才会广招秀女。”秦时临笑道:“不过我想应该来不急了,谁会在等他个十多年在夺皇位呢,他也活不到那时了。”

  孟芙赞许的点点头,“五王爷和九王爷那轮不到我们操心,我们发现了,七王爷自然肯定也发现了,他又不是傻子。再说了,谁做皇帝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时临骚骚后脑勺,“也是。”

  几日后,赤牙果然进攻了天耀。

  “边疆战报,速速让开。”

  一匹快马穿过街市,看样子十分紧急。

  孟芙猜测应该是吃了败仗,请求派兵支援。

  几日后,又有一匹快马奔驰而过。

  大批的军草粮食送往边疆。

  这场战事来势十分凶猛,敌我悬殊。

  没过几天,皇上就命官兵四处抓男丁从军,不管是否愿意,一律前往边疆支援。

  都是些寻常百姓,什么看家本事也没有,赤牙都是些粗鲁的蛮汉,五大三粗,力大无穷,去了不就等于送死吗?男丁都躲起来了,一些老头自认为自己一把年纪了,官兵不会抓他们,他们去了反而是累赘。然而,官兵管你是否已到高龄,只要是男的就抓走,说:“管你多大年纪,不能上前线打仗,可以做后勤,喂马做饭,能尽一份力,胜利就多一分。”

  官兵连续抓了几天,百姓怨声载道。

  这时候七王爷站出来了,命所有官兵放了所有抓来的百姓,即使抗旨也要放了他们,说:“参军只求自愿,若不愿意,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这如何胜利?反而是军队的负担!”

  七王爷说了这一番话后瞬间博取了百姓的心。自己独自带着军队前往边疆去支援,肆死保卫边疆安宁,给百姓一个安稳!

  几日后边疆传来消息,七王爷大胜!以敌众我寡的势力,带着五万军队胜了赤牙二十万军队,把赤牙赶出了天耀境内。

  七王爷的名声大噪,一时之间传得沸沸扬扬,成了百姓心里的神。百姓还给他取了个封号:战神七王爷。

  “啪!”孟芙猛的一拍桌子,“怎么回事!”

  “蓉姐,赤牙的军队全是稻草人,稻草人穿上盔甲,盔甲里全是猪肉,还绑了血袋。只有一万人打头阵,五千人往后跑做逃兵退缩了,一万人混站在稻草人中打,五万人打两万人,这怎么算计也是赢的。”

  “这……就没人发现吗?”

  “出战的都是剩下的人,看见七王爷到了,信心倍增,狠心一定要拼个胜仗。况且又是晚上,官兵杀红眼了管他是谁,看见敌军就杀。”

  孟芙沉默半响,笑道:“原来这就是七王爷的老规矩。看来用了不止一次了。”孟芙的手指敲打桌面,“上次七王爷失了些民心,这次来个猛料啊!不仅又重新得了民心,还锦上添花。”

  “蓉姐,哪些京城派的粮草半路都被劫了,被偷偷运到了襄阳,而且七王爷这次还白收了五万精兵。”

  “所以京城的增援并未送到,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出现急报?”

  “嗯。”

  孟芙沉思了会说:“我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时临留下来。”

  孟芙拿出一张纸,“在七王爷班师回朝前查清上面的人,衣食住行,行为习惯,身边有哪些人保护,给我查得一清二楚。”

  秦时临打开纸条,一震惊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