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四十七章 反客为主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3 2019-04-25 12:05:00

  老鸨,道县人,三十多岁的年纪,风韵犹存。十三年前被父亲卖进青楼,被一个老爷看上,带回府里做了小妾,女人多的地方肯定不省心,精明的女人联合起来,趁家里老爷外出时,又打发人将她变卖,她感觉人生无望,打算在树林里上吊,可碰巧遇见了打猎的猎夫,她原以为能就此安稳了此残身的时候,不料却被黑衣人带走了他们,真是一波三折的遭遇。如今她在这肆夜楼已有七年有余。

  “是她吗?”秦时临说道。

  男人没说话,目光锁定老鸨的身影,她笑得那么温柔那么妩媚,丝毫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他眼里染了些雾,似乎有泪水打转。

  老鸨感觉到一道炽热的视线,温柔又深情的眼光,莫名的熟悉。她低低苦笑一下,她想,她应该是累了,竟然有这种错觉。

  孟芙给秦时临使了个眼色,秦时临会意。

  “林大哥,我们该走了,不然要被发现了。”

  秦时临拉着恋恋不舍的男人离去。

  孟芙打开房间门走了出来,手指敲打着护栏。

  如今肆夜楼已经确认为黑衣人的资产,而她的一举一动全被黑衣人知晓,与其被人监视,不如她直接“弃甲投戈”。

  孟芙转身离去,院子里在打扫的海棠没想到孟芙会这个时候回来,一时慌乱不已。

  “海棠,你不用怕我,我这个人是非分明,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

  海棠松了一口气,“芙蓉姐,对不起,我就知道你不会和我计较的,我抵不过牡丹,只能……对不起。”她低着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孟芙笑笑,纤细的手指勾起海棠的下巴,“我自然不会一般计较,只是,欠我的,始终都要还回来的。”

  海棠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孟芙。

  孟芙嘴角挑起弧度低笑一声,甩开海棠的下巴,转身离去,“既然有本事挑衅别人,就要一刚到底,挑衅别人了还来道歉,那是蠢。”

  海棠愣在原地,脸色一白一绿的。刚刚孟芙回头的那个眼神,看得她心头大悸!

  一早,海棠就向老鸨辞行,老鸨爽快答应了,白养在一个人楼里,现在这人要走她自然乐意得很。

  老鸨回屋,突然一惊,看着坐在桌边一副悠闲自在品茶的孟芙,顿时有些心慌,她假装没事一样关上门。“芙蓉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孟芙笑道:“妈妈怎么这么晚才回屋?”

  “那些客人还没走,不得招呼下嘛。”

  “哦……”孟芙的尾音拖得极长,她悠闲地放下杯子,“看着妈妈每日如此辛劳,芙蓉心里委实难受得很。”

  老鸨心里一惊,瞬间提起心脏,“芙蓉有心了,这不都习惯了嘛。”她走到芙蓉对面坐下,她站着,似乎就像个没穿衣服全身赤裸的女人,在芙蓉面前一览无余,这让她很不自在。

  孟芙转过头对着老鸨,似笑非笑,“妈妈有没有想过转行?”

  老鸨端起茶杯的手一顿,又轻轻放下去,嘴角的笑容凝固,“芙蓉,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她笑了笑,“妈妈在这肆夜楼也有些年头儿了,就没想过换一种生活?况且……”她抬起头直视老鸨,“妈妈也不是这儿的主人。”

  老鸨一惊,视线和孟芙对上,她慌乱的别开头,“芙蓉你在胡说什么,这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孟芙笑道:“妈妈的任务是管理好这个青楼和赚钱,还有……收集情报和监视我。”

  老鸨激动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翻了手边的茶杯,脸色一白一白的,“你……你怎么知道的?”

  孟芙不慌不忙的扶起翻到的茶杯,提起茶壶给老鸨重新倒了一杯茶,“妈妈这个探子做得很不称职啊,什么时候被我知晓了都不知道。”

  老鸨突然想起那日,孟芙用利器架在她脖子上时的凶狠,现在想起来一阵后怕,“你……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要你现在的位置。”

  “这怎么可能!”老鸨突然很生气,一口回绝孟芙,一阵烦闷,“这个位置是他们安排给我的,哪能如此轻易调换!”

  孟芙收起嘴角的笑容,表情开始严肃起来,“为什么不能。”

  “我……我是有苦衷的啊。”

   “苦衷?是因为你的丈夫林有成?”

  老鸨不可置信的看着孟芙,“你到底知道多少?”

  “你的全部。”

  老鸨眼里闪过一丝亮光,“他来过?”

  孟芙笑道:“他不仅来过,人还在我的手上。”

  老鸨呆呆看着孟芙许久,“想来,我上次见他还是在五年前。”

  孟芙问道:“在地牢里?”

  老鸨笑着点点头,“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我被蒙住了眼,在睁开时只知道那里类似个牢房的地方,而他就在我对面,我们相望,却不能相拥。他们说,只要我为他们好好做事,他就少些皮肉之苦。”

  “那你当时看他的时候,他的身上可有伤痕?”

  老鸨回想一下,摇摇头,“没有。”

  孟芙突然笑了,“你的丈夫也是这么说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让你们为他们尽心尽力做事罢了。”

  老鸨疑惑不解的看着孟芙。

  “你的丈夫是个猎夫,你曾经进过青楼,后来又被变卖,看透世间炎凉,这突然出现的温暖,你定十分珍惜。猎人生存能力强,视野开阔,能独立完成任务,十分敏锐。而他们正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为他们做事。青楼鱼龙混杂,由你来,而你的丈夫则去经管赌场。五年前生意蒸蒸日上,所以奖赏你两一次见面的机会。”

  “这怎么可能,那么多青楼女子,为什么偏偏是我?”

  “为什么不能?说不定,这一切早在十三年前就预谋好的。”

  老鸨惊讶的用手捂住嘴,“我父亲,他还好吗?”

  “死了。听说不知从哪发了一笔横财,逍遥几年后死了。”孟芙看了一眼老鸨,“难道你想在这青楼里待一辈子?”

  “可……可我有什么选择?”

  “你当然有选择!”孟芙走到她旁边,“跟你的丈夫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隐姓埋名不好吗?”

  “他们不会放我们走的。”

  “他们自然不会放你们走,所以,你们只能死。”

  老鸨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