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四十四章 猊院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382 2019-04-22 12:05:00

  又过了一个月,分店已全部开动,密道也差不多完工了。

  “把那些工人分配到个个分店,在分店里挖地道,这个不用急,不用赶工,人少一点没事。”

  傅首一从不问为什么,点点头去吩咐。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有很多人离奇失踪,尤其是妇女小孩,还有那些患有残疾的人。”

  “对对,我听说了,不仅这些,还有一些强壮的男子,那些体态轻盈的女子也失踪了。”

  一个女子带着哭腔说道:“怎么办呀?我们不会也出事吧,我好害怕。”

  “怎么办?我看最近没事还是少出门吧。”

  几人点点头离去。

  深夜。

  孟芙来到密道。

  里面关了很多的百姓,个个惊恐的看着她。妇女,孩童,残疾人关在一屋,男子关在一屋,女子关在一屋。

  孟芙指使人给他们强行灌药。

  她蹲在一个妇女面前,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刺骨,“害怕吗?”

  妇女被她的眼神慑住,嘴唇不停的蠕动。

  她抬起妇女的下巴,妇女惊恐的看着她,“害怕,就好好学习,为我办事,这样你就不用受这些皮肉之苦了。”她站起来,用手中的刺刀敲打牢笼,里面的人吓得往一个地方躲。

  “你们不用怕我,以后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只要你们努力学习,通过考验,自然不用受那些皮肉之苦,三个月后都有解药,你们也不会死,若你们还是依然不听劝告,和我反着来,那么,该受什么罪就受什么罪吧。”

  孟芙的眼神似乎有种魔力,不由之主的深陷其中,被牵着走。那些人一个劲的点头。

  她说完走向另一边,这里关着绣娘。

  “我要你们教会那些人刺绣,时间,三个月,若三个月后任务没完成,你们就等着毒发咯。”

  一个绣娘缩在一角,担惊受怕的说道:“刺绣是个技术活,三个月她们根本学不会啊。”

  孟芙冷冷的瞥向她,吓得她一阵哆嗦,“你只管教,学不学得会是她们的事。”

  绣娘们个个连连点头。

  她走到另一个牢笼,老者十分配合的说道:“我一定在三个月内教会他们鸟语。”

  孟芙笑笑,“很好,不过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哟,先想想你家几口人,他们转移的速度快,还是我们屠杀的速度快。”

  老者一惊!吓得冷汗直冒。

  另一个牢笼里关着无数只麻雀和燕子。

  “这些燕子麻雀,三个月后我要看到它们能传递信息。”

  一个老者深皱着眉头,“信鸽要从幼雏时就开始培养,你这些麻雀燕子都已成形,如何驯化?”

  孟芙瞥了他一眼,目光冷淡,“那是你的事。”她转身离去,“记住,只有三个月。”

  老者叹了一口气,抹了把汗,人就是不能太自负,他曾经自认为他驯化鸟类的功夫无人能及,太自负,这不,被人盯上了。

  孟芙来到大殿,大殿中央,台阶之上落座着一把椅子,气势恢宏,威仪万丈!

  她走到第一个台阶处坐下,她坐下是因为她腰疼!

  她身后的人都左看右看一脸的疑惑。

  秦时临说道:“蓉姐,上面那把椅子就是特地为你修建的,你……”

  孟芙闻声坐着回头看了一眼,不痛不痒的说了声:“哦。”她又面对大家,用平和语气说着:“那又怎样?”

  “蓉姐,你是我们的头,你坐上那个位置当真无愧啊!”

  孟芙仰着头看着他们,疑惑的说着:“我为什么一定要坐在那个冰冷的椅子上?坐在那上面,和你们的距离都远了。我们大家都是一体的,分什么高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孟芙说到最后一本正经,义正言辞。

  大家都沉默了。

  突然大家又整整齐齐跑到的坐在孟芙的两侧,她坐在台阶上,所以比其他人高出一个头。

  孟芙无语的笑了,“你们非要让我高你们一等是吧?”

  “呵呵……”

  大家也都跟着她一阵尬笑。

  孟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行吧,现在汇报下情况。”

  “抓了燕子麻雀各一千只。”

  “妇女,孩童,残疾人五百人。”

  “男子五百。”

  “女子两百。女子符合要求的人数太少了。”

  孟芙说道:“没关系,两百可以了,我们不需要太多的人,我们要的是精!精中求精。”

  傅首一说道:“这些人都是按你的要求抓的,大多都是外乡或是无亲人的人。”

  孟芙点点头,“很好。现在就专门训练了,男子训练成死士,女子为刺客,那些妇女、孩童、残疾人为细作。”

  “蓉姐,为什么要选她们?细作要十分精明,她们能行吗?”秦时临问道。

  “首先,她们目标小,其次,不逼一逼,你怎么知道她们不行?人在逆境中,被逼发的潜力是无穷无尽的。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秒会爆发出怎样惊人的威力。”她顿了顿,“就好比你被人包围,所有的亲人朋友战友都死了,只剩下你一个的时候,你就得扛起所有的压力,你要活下去,要为他们报仇,就必须得拼尽全力,用自己手中的武器杀出一条血路。”她说完看向他们,个个目光憎恨,手握拳头咬牙切齿。

  孟芙疑惑,“你们怎么了?”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没事,蓉姐,你继续说。”

  孟芙看了看他们,继续说道:“训练死士是为了保护细作,躲在暗处时刻保护她们,保证她们绝对的安全,必要时舍卒保车,培养细作是我们要时刻知道敌人的动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知道敌人的动向,就要派人去刺杀,而女子就是刺客。”

  孟芙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继续说道:“男子的爆发力强,但是女子的柔韧轻捷和灵敏是男子不可比拟的。刺客要做到来无影去无踪。”

  大家点点头。

  “现在我们也算是一个帮派了,帮派自然要有一个名字,从今以后,我们就叫猊院。我,便是猊院的院长,狐狸。你们是猊院的元老,也都给自己取一个代号。”

  “猊,狻猊。狮子的别名。好!以后我们就叫猊院。”

  孟芙笑笑,“现在要做的是在他们每个人胸口处刺一朵彼岸花。这是他们一辈子的印记,一辈子作为猊院的人,为我们效力的印记。他们代表着黑暗、死亡,就像地狱里走出来的死神,血腥、残忍。”

  “那些麻雀燕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传递信息啊。”

  季越一惊,“传递信息不用信鸽吗?”

  “你都知道它是信鸽了,别人会不知道?”

  季越无言以对。

  “燕子在民间代表着吉祥,燕子到来代表是喜事,合家安康。麻雀就用在野外,满野外的麻雀,谁知道哪只是传信的呀。”

  大家商量了一会,分配好任务。

  “好了,现在就去专门训练他们吧,给他们每个人一个代号,有名无姓,他们的过往一切通通死去,他们不能有任何情感,无心无情。在他们眼中只有杀气、冷漠、血腥,如死神无二。他们活着的目的就是服从命令,完成任务。”

  “收到!”大家整齐答道。

  孟芙转头对着傅首一说道:“记住,要训练他们绝对的忠心!”

  “嗯!”傅首一手握拳头,眼神坚定如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