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四十三章 渔翁得利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060 2019-04-21 12:05:00

  “干杯!”

  一群人半夜三更在望福客栈庆祝!

  “来,大家再敬我们的大蓉姐一杯。”

  大家又碰杯走起!

  孟芙说道:“好了好了,我酒量不好,如果你们不想我醉倒街头就停止敬酒了。”

  大家都意犹未尽的停止。

  “蓉姐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目前没什么事了,现在就负责赚钱,赚钱,赚钱!我们要开分店了,把每个店都扩大,分店的量也扩大,尽量做到遍布整个京城。正好可以用上从邱家和宋太傅那收刮来的钱。”

  大家在心里找到自己的位置点点头。

  “首一就回去继续盯着,时临将两家赌场合并,都归你管了!还有……”孟芙扬眉,“黑市。”

  “好嘞,我懂,蓉姐!”

  “如今堂圆恐怕不好营业吧?”傅首一说道。

  “不!恰好我们要趁机大捞一笔,堂圆如今成了烫手山芋,谁都不敢接,现在人人都知道堂圆曾经是宋太傅的,而宋太傅死于七王爷之手,人人都会以为七王爷会收了堂圆,不敢动堂圆,谁收谁动就是和七王爷作对,那些个百姓不过是仗着人多起哄罢了,若要干大事,有几个敢站出来?而七王爷却偏偏不能收堂圆,他若收了,就彻底失民心了,现在他只能撇得干干净净。”

  众人点点头,都竖起大拇指。

  “时临,你们以后藏深点,就怕七王爷顺藤摸瓜呀。”

  秦时临一惊,眼珠转了转,瞬间会意,“好!”

  孺子可教也,孟芙笑着点点头。

  李译问道:“蓉姐,你怎么知道七王爷会被我们摆一道?”

  孟芙笑道:“因为七王爷一直要的都是民心跟皇位呀。宋太傅不是仗着他寿辰,就多收我们的银子吗?那我们就在他寿辰这天送他份大礼!这天七王爷肯定会来,宋太傅既是七王爷合作伙伴,又是七王爷的左右手,左右手的寿辰怎么可以不到呢?这样正好可以一箭双雕了,让他们狗咬狗,我们做事七王爷背锅。就送他们一份寿礼和民心好了,一个坏人,如果做了件好事,那么别人就会说其实这人其实也蛮好的,如果一个好人做了件坏事,别人就会说,这个人看起来挺好的,没想到竟如此歹毒,这就是人心!”

  “那七王爷是不是失了民心?”

  孟芙摇摇头,“不一定,人心这种东西,若你一直对它好,一直给它甜头,它很快就把你的坏忘记了。”

  突然一阵沉默,气氛瞬间冷下来。

  陈振故意找话题,打破这沉闷的气氛,委屈的说道:“蓉姐,你怎么选李译上台啊,偏心!上台去多威风啊!”

  孟芙笑道:“呵呵……李译那心浮气躁不怕死的脾气,不上台去发泄,留着干什么,换做你,可能做得就没他好。在台上要的就是他这种一股劲往上冲的气势!”

  李译仰仰头,朝着陈振耀武扬威。

  “不过我挺佩服七王爷的,事情闹成这样都还能压下去,手腕不错。”孟芙夸奖道。

  “七王爷隐忍谋划这么多年,这点手段应该还是有的,而且,他身边从不缺出谋划策的人。”

  孟芙好像明白般点点头。

  几人还在屋里吃吃喝喝,气氛一下子又回到高昂激动的情绪里。

  孟芙来到楼台,“怎么了,在想宋文代?”

  “呵……”傅首一一笑,“哪有的事。”

  “没有就好,我就怕你因为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站错了位置。”

  “我和她不过一面之缘,哪有那些。”

  孟芙玩味心起,“不是还有一个词叫一见钟情?”

  “呵呵……”

  “呵呵……”

  两人都一阵尬笑。

  傅首一突然正经的看着孟芙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有心爱的人。”

  孟芙一愣,别开脸,尴尬的笑笑,“是吗?恭喜啊。”

  “呵呵……”傅首一独自笑笑。

  “你真的很心机啊!也很心细,把所有人都算进去了。”

  孟芙摇摇头,“不是我心机,而是我想的是一个过程,起因、闹事、脱身。我们得能全身而退。除邱家,宋太傅背锅,除宋太傅七王爷背锅。得为自己的人想好退路,把损失减到最小。虎门无犬子,宋文代敢爱敢恨,自然会为了自己父亲的死申冤,而我们要用她来脱身,就得让她知道她的父亲死于七王爷之手,让七王爷当我们的替身!而且宋文代是宋太傅的女儿,更容易让人相信,一介女子,更能惹人心疼,激起民愤。”

  傅首一倚靠着护栏,一直盯着孟芙。

  孟芙拍拍傅首一的肩,挑起一抹玩味,“学着点!”进入屋里。

  今晚的星星很美。

  次日。

  孟芙大摇大摆从肆夜楼走出来,最近都偷偷摸摸的,累死她了!

  她进入一家店铺,老板见她来了,眉开眼笑道:“姑娘你来了。”

  孟芙点点头,“老板,前久我让你帮我做的箫,做好了吗?”

  “做好了。”老板转身拿出一个礼盒,递给孟芙。

  孟芙打开一看,是她想要的箫,她给了老板钱,“谢谢老板。”抱着礼盒回去。

  好巧不巧,遇见了段大人!

  孟芙假装没看见他,绕道而行,但段大人却看见了。

  段大人说:“你果然不简单!”

  “简单了段大人不注意,复杂了段大人又抓不到,这怪我太狡猾还是段大人太无能?”孟芙说话毫不留情,她可还记着段大人打了她十扳子呢,虽然她和段大人没多少敌意,但终归做不成朋友,何不如撕破脸皮痛快些。

  “你!!!”

  孟芙懒得和他争辩,抱着盒子离去。

  “我总有一天会抓到你把柄的!”

  孟芙头不回,“那等你抓到再说咯。”

  段大人目光狠厉,在原地手握拳头!

  现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装修房子的商铺。

  孟芙皱眉,这一切都太容易了!在京城能把生意做起来而且还没有人找麻烦,这不太可能!可偏偏就发生在她身上了,这一切都太容易了,容易到让她怀疑!这背后一定有人帮她顺路,上官谨?看着不太像啊,他不过一个大夫,况且在这边又没什么势力。

  她猛然抬起头,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